新如意小郎君 > 历史军事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四百零八章 给我出来!
    赵蔓跑进来的时候,李天澜松开唐宁,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这个吻,我要你永远记着。”

    再次看了唐宁一眼之后,她便干脆的转过身,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赵蔓跑过来,眼睛里面满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水雾,说道:“她凭什么亲你,还亲的那么用力,你的嘴唇都破了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站在原地,只有眼珠和舌头能动。

    赵蔓抓着他的手臂摇了摇,问道:“你怎么不动啊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唐宁瞥了门外一眼,说道:“我被她点了穴道动不了,你去外面叫老郑进来。”

    赵蔓掏出手帕,帮他擦了擦嘴角的血丝,急忙道:“我马上去!”

    她一只脚跨出门槛,忽然像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想到了什么,转过头看着他,小声问道:“你现在不能动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她点了我的穴道,我当然……”唐宁解释了一句,话说到一半,看着缓缓走过来的赵蔓,忽然警惕道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赵蔓在房间里找了找,搬来一个小凳子,放在唐宁脚边,她自己踩上去,便和唐宁一般高了。

    唐宁眼皮跳了跳,急忙道:“你想干什么,你不要乱来……”

    赵蔓脸色红扑扑的,双拳紧握,深吸几口气,像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鼓足了很大的勇气。

    她闭上眼睛,抿起嘴唇,在唐宁的嘴唇上蜻蜓点水般的吻了一下,睁开眼睛,说道:“你也记住这个吻,我吻了你,以后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你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才跳下来,将小凳子移开,跑到外面,不一会儿就拉着郑屠夫进来。

    唐宁顾不得赵蔓了,看着郑屠夫,说道:“老郑,快点帮我解穴。”

    老郑走到他的身前,在他身上两个穴位处点了点。

    唐宁除了痛之外,没有任何感觉,身体依旧不能动。

    “不行?”郑屠夫看了看他,又换了几个穴位,问道:“解开了吗?”

    唐宁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,看着他,问道:“这像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解开了吗?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没办法了。”老郑摆了摆手,说道:“她肯定用的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独门秘法,只有她自己才能解开,你就等吧,最多三个时辰,穴道就自己解开了。”

    她们现在就打算启程回京,三个时辰,六个小时,等到穴道自己解开,黄花菜都凉了。

    李天澜啊李天澜,莫名其妙的点了他的穴道一阵强吻,说完了那些莫名其妙的话之后转身就走,当他唐宁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什么人了?

    唐宁咬牙道:“不行,三个时辰之后,就追不上她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一定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三个时辰,看她想让你站多久了……”郑屠夫瞥了他一眼,说道:“不过,她点了你的穴道,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想你追过去,就算你追上了,又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身为一个男人,打不过她已经很丢人了,如果连这种事情都要被她用强,那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点尊严都不剩了。

    在她走之前,他要去讨回男人的尊严。

    不过此刻,他只能躺在床上,等到穴道自己解开。

    赵蔓挥退了左右,坐在床边,看着他的嘴唇,气恼道:“她怎么这样,怎么能咬人呢!”

    唐宁舔了舔嘴唇,大概已经明白那种熟悉的感觉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来自何处了。

    想不到,原来早在两年前,在灵州的时候,他的初吻就已经献给她了。

    赵蔓坐在床边,见他心不在焉,抱着他的胳膊,皱起眉头,说道:“我不管,反正你亲了我,我现在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你的人,死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你的鬼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诧异的看着她,她以前虽然也经常的说一些撩人的话,但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的直白和迫切,像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在等不及的宣示主权一样……

    同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公主,赵蔓和李天澜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全然不同的两个类型。

    唐宁从来都不知道李天澜在想什么,但赵蔓会赤裸的,毫不掩饰的表露自己的情感,有时候看起来有些傻,但却很纯粹,没有任何遮掩。

    唐宁看着她,她虽然语气很坚定,但拳头却紧紧的攥在一起,眼神深处有着慌乱和担忧。

    她已经将自己所有的热情都表露出来了,没有一点虚假,也不设防线。

    这一刻,唐宁能够彻底的体会到她的心意,也能够感受到她完全敞开的心扉。

    他因为她眸子中的亮光失神了一瞬,然后便握住她的手,看着她,点头道:“好,从现在开始,你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我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赵蔓的眼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溢出来一样,颤声说道:“你,你说话算话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用两只手握着她的手,说道:“算话。”

    赵蔓像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意识到了什么,低头看着他,说道:“你,你能动啦!”

    唐宁的穴道刚才就解开了,看来李天澜并不打算让自己站三个时辰。

    赵蔓抹了抹眼睛,忽然道:“你,你去追她吧,再晚了就追不到了,不管有什么话,都说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轻轻拍了拍她的手,走到门外,对陈舟道:“备一匹快马!”

    赵蔓坐在床上,小声嘀咕道:“为人妻者,不能妒忌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沧州之外,去往京师的官道上。

    朝廷的平叛大军刚到沧州,要在这里逗留几日,将五州好好整顿一番,才会班师回朝。

    除了张大元被愤怒的将士当场大卸八块之外,周王以及被控制的那些叛将,一行数十人的队伍,刚刚出了京师,准备上京请罪。

    虽然谋反并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们的本意,但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,朝廷不可能一点儿都不降罪,甚至有极大可能会严惩,以平息民怨。

    数十人的队伍中,为首的那些将领情绪皆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高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朝廷这次会怎么降罪。”一名将领叹了口气,说道:“后半辈子我也没有什么大的念想,能多杀几个草原蛮子,也就对得起死去的袍泽了。”

    有人接口道:“削官降职我都忍了,哪怕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当一个小兵也无所谓,只要能到前线去杀蛮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到了京都,你们就闭上嘴巴,不管朝廷怎么降罪,受了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。”周王从马车里探出头,看了看他们,说道:“我们现在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罪臣,能保住性命已经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幸运,还想对朝廷提什么条件吗?”

    “众多袍泽因我们而死,朝廷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。”名叫徐凌的青年将军抬起头,脸上浮现出一丝庆幸之色,说道:“若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公主殿下和唐大人及时赶到,怕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会酿成大错,如今的结果,已经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幸中的万幸了。”

    周王叹了口气,说道:“多亏了唐兄弟那神乎其神的医术,现在想到身体里的东西,本王还觉得瘆得慌。”

    不止周王,所有人想到体内的恶心虫子,皆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,即便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有血性的汉子,也根本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对于那位对他们有救命和解困之恩的唐大人,众人发自内心的感激,徐凌望着后方,说道:“唐大人的这份恩情,这辈子怕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无法报答了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只见从他们来时的官道上,一人一骑疾驰而来,激起一路烟尘。

    虽然只有一人,随行的数十名护卫也立刻紧张起来,摆出迎敌之势。

    周王看着马上的人影渐近,诧异道:“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唐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吁!

    唐宁勒紧缰绳,在众人的侧方停下。

    周王看着他,疑惑道:“唐兄弟可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有什么要紧事?”

    唐宁没有回答,左右看了看,望向最前方一辆马车,怒道:“李天澜,你给我出来!”
友情链接:社保查询网  大明元辅  神道丹尊  广东高考网  工作总结  九重武神  男性健康  中国会计网  九御神王  电视指南  南方财富网  逍遥游  重活一次  娱乐大头条  玄界之门  笔趣阁  杀神白起  全职法师  首富杨飞  史上最强重生者  中学生阅读网  个性说说  南方财富网  都市之神级宗师  大宋男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