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如意小郎君 > 历史军事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四百五十四章 我能留下来吗?
    其实唐宁给兵部的策划书写的很详细了,按部就班的进行就行,没有什么事情要处理的。

    但人总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要休息的,折腾了三天,他需要睡一个单纯的觉来养精蓄锐。

    他在兵部的值房里坐到晚上,看了看空荡荡的值房,开始想念他书房的那张床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忽然想到了萧珏。

    好兄弟关键时刻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用来睡的,兵部的桌椅太硬,不如晚上去萧府找萧珏凑合凑合。

    唐宁出了兵部,走到萧府门口,正好看到萧珏和陆雅走出来。

    萧珏看了看他,问道:“咦,你怎么过来了,有事?”

    唐宁看了看他们,问道:“你们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……”

    萧珏道:“出去走走,你要一起吗?”

    “不了。”唐宁挥了挥手,说道:“我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路过而已,你们玩……”

    他差点忘了,萧珏现在已经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单身狗了,他们两个人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,大晚上出去压马路增加感情,说不定还要亲亲抱抱举高高什么的,他难道站在一旁看着?

    做人要有逼数,唐宁可不像萧珏那么没眼色,挥了挥手,大步走开。

    宵禁时间还不到,但腊月的晚上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有些冷的,街道上行人不多,唐宁站在街头,竟不知何以为家。

    他告诉她们晚上在兵部加班,家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能回了,县衙更不能去,红袖阁也不安全,想来想去,只想到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然居。

    “她果然效忠了皇帝。”名为白锦的老妪将一封信笺放下,冷冷道:“十几年了,她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没有改掉到处认主人的臭毛病!”

    苏媚歪着头,靠在床栏上,捂嘴打了一个哈欠,慵懒道:“你们这么多年的师姐妹情,她总不会借此来打击你,有什么好担心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敢!”老妪脸上露出一丝厉色,说道:“她的身份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暴露,同样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死路一条,况且,陈皇狡猾如狐,多半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对她的毒蛊之术感兴趣,你以为那老狐狸会真的信任她?”

    老妪站起身,说道:“让人多盯着她,要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有什么异动,立刻禀告。”

    苏媚心不在焉的应道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老妪转身走出房门的时候,脚步一顿,之后又抬脚离开。

    苏媚脱了外衣,问道:“小桃,洗澡水准备好了没有?”

    唐宁走进来,说道:“刚才进来的时候没看到小桃,不知道她去哪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了啊……”苏媚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,却也丝毫不在意,走到桌前,帮他倒了一杯茶水,问道:“这么晚了,怎么有空过来?”

    唐宁抿了口茶,又从桌上捏了一块糕点,咬了一口,这才解释道:“刚才在兵部忙了一会,回来的时候路过这里,顺便进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他瞥到苏媚的桌上有一张赔率表,上面还用笔圈出了几个,拿起来看了看之后,问道:“你也赌这个?”

    苏媚瞥了他一眼,“有钱赚为什么不赚?”

    唐宁此刻也意识到,以她们的情报搜集能力,对于十六卫的实力一定有一个精准的判断,这些赌局,根本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为她们送钱的。

    但凡事无绝对,正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因为有了这些过于相信自己判断的人,他和唐夭夭才有钱赚。

    唐宁看了看她圈出来的,摇头道:“甲组之中,你赌左羽卫和银琦卫出线?”

    苏媚看着他,问道:“难道你有什么更好的建议?”

    唐宁建议道:“我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更加看好骁骑卫,这次十六卫大比,你赌他们,亏不了。”

    苏媚看了看,似乎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意识到了什么,问道:“你就不怕我押几十万两银子,让你没银子赚了?”

    想要靠赌大赚,只能赌大冷门,骁骑卫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个大冷门,别人都买羽林卫,就他买骁骑卫,骁骑卫的赔率自然高,相当于买羽林卫赢那些人的钱都被他赚了。

    赔率其实并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根据两者的实力定的,而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根据两方下注的资金,如果有大笔的资金进场,庄家一定会调整赔率,苏媚要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押几十万两在骁骑卫身上,骁骑卫的赔率必定会走低,唐宁也要少赚一大笔。

    他看着苏媚,说道:“谁让我们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家人呢,有钱当然要一起赚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

    唐宁叮嘱她道:“不过这件事情你不能告诉唐夭夭……”

    十六卫大比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和唐夭夭一起策划的,严格上来说,他现在的行为属于泄露商业机密,要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让唐夭夭知道他将之泄露给了苏媚,就算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壁咚她都求不来她的原谅。

    苏媚看着他,问道:“你很怕她吗?”

    唐宁解释道:“主要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打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小桃从外面跑进来,身后跟着几名丫鬟,怀里抱着一桶桶热水,说道:“小姐,热水准备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晚上出来的时候没有吃什么东西,拿着她桌上的糕点充饥。

    苏媚脱了鞋袜,赤足站在地板上,看着他道:“我要洗澡了。”

    唐宁捏了一块糕点,塞进嘴里,含糊道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苏媚看了看房间里面的浴桶,再次看向他,问道:“你要一起吗?”

    唐宁怔了怔,险些被糕点噎住,好不容易才咽下去,看着她,震惊道:“这,恐怕不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苏媚没好气道:“知道不好还不出去!”

    唐宁这才反应过来,急忙站起身,大步向门外走去,走到一半,又折返回来,将桌上剩下的糕点带走,顺便将门带上。

    他坐在廊下有光的地方,小桃坐在他的旁边,随时准备进去帮苏媚添水。

    唐宁偏过头看着她,问道:“小桃,你今年多大了?”

    小桃想了想,说道:“十六。”

    自从他上次回来送了她很多胭脂和香料之后,她对唐宁就客气多了。

    闲着无聊,唐宁随口问道:“你和你家小姐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怎么认识的?”

    小桃望着夜空,随口说道:“我小时候,爹娘不要我了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小姐把我捡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她,难怪苏媚那么惯着她,原来她们两个有着相同的命运。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原以为她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因为太过劳累的原因导致精神衰弱,难以入眠,逐渐了解她之后才发现,怕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因为童年的事情对她产生了太大的心里阴影,到现在还没有消除。

    女人洗澡总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特别麻烦,唐宁在外面足足等了她大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苏媚在房中擦拭着头发,看到唐宁进来,诧异道:“这么晚,外面都已经宵禁了,你怎么还不走?”

    唐宁表情有些尴尬,看着她,问道:“今天晚上,我能留下吗?”

    苏媚手中的毛巾险些掉在地上,声线中带着一丝慌乱,问道:“什……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别误会。”唐宁立刻解释道:“我的意思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说,你能不能在这里帮我找一间厢房。”

    她睡了自己那么多次,他只不过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想在她这里留宿一晚,应该不算过分吧?

    如果没有空房间的话,她和小桃挤一挤也行。

    苏媚看了看他,脸上的慌乱消失,也并没有多问,走到床边,顺手将一件紫色的肚兜塞进被子里,说道:“不用那么麻烦,你今天晚上就睡在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想不到她居然将自己的房间让给他,唐宁心中颇为感动,走到床边,脱掉鞋袜爬上床,说道:“谢了。”

    他坐在床上,看着苏媚走到门口关上门,又从柜子里取了一床新被子,直接上了床,向后缩了缩,问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睡觉啊。”苏媚掩嘴打了一个哈欠,说道:“紧张什么,反正也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第一次了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还以为她要和小桃挤一挤,没想到她居然想和他挤,虽然就像她说的那样,这已经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第一次了,但这可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主动的第一次……

    他看了苏媚一眼,钻进被子里,右手随意的一抓,抓出一样东西,随手将之拖出来,诧异道: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谁让你乱摸了!”苏媚一把从他手中夺过肚兜,说道:“你睡外面这床被子!”
友情链接:神级兵王都市行  经典古诗词  都市之神帝驾到  穿越小说  小学生作文  理财知识  逆天邪神  中国会计网  极限保卫  全球高武  南方财富网  最强逆袭  五行天  开天录  花百科  就爱读小说  超级兵王  都市之归去修仙  重生之财源滚滚  广东高考网  都市之神帝驾到  玄界之门  吞噬星空  花都最强医圣  都市之神级宗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