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如意小郎君 > 历史军事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四百七十二章 别有用心
    威严,霸气,英明神武,高大伟岸……,在穿越之前,唐宁对于皇帝的印象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这样的。

    穿越之后,陈皇彻底推翻了他对于封建帝王的认知。

    贪财,吝啬,老奸巨猾,看似重情,但必要的时候却会冷血无情,帝王无情也就罢了,都说天家无亲情,父子兄弟互相砍来砍去的再也正常不过,可身为皇帝,吝啬到让他每天给京中的各大官衙送一份报纸,绝口不提酬劳的事情,就有些抠门的过分了。

    他的行为连巧取豪夺都算不上,根本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赤裸裸的掠夺。

    唐宁要比陈皇大方多了,在心里谴责了一会儿,就不计较那几文钱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太忙了,如今好不容易闲下来,年节又快到了,他打算先放下工作,抽时间好好陪陪小如小意。

    本来说好了今天和她们出去逛逛,刚刚走出家门,岳父岳母忽然来访,又只好折返回来。

    苏如钟意在房内陪着陈玉贤说话,钟明礼走到唐宁面前,从袖中取出一物,递给唐宁,说道:“唐人斋刊印的报纸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你授意的吗?”

    唐宁点了点头,在娱乐极具匮乏的年代,消息的传递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十分缓慢的,一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靠嘴,二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靠官府的告示,后世新媒体爆发之后,报纸已经几乎被摒弃,但在这里,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十分超前的东西。

    钟明礼看着他,说道:“这几日的报纸我也看了,其他的没什么,但这上面对国事和朝廷命官的议论,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尽量不要再写,以免朝廷怪罪。”

    唐宁深知,虽然报纸在这个时代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个新兴产物,但到底与舆论息息相关,写的太过,朝廷必然不会坐视不管。

    所以他对每日刊发的内容审查极其严格,力求做到政治正确,不触及红线,如何把握尺度,这其中也有很大的学问。

    要不然,朝廷一个妄议国事,议论朝廷命官的帽子扣下来,才刚刚发展起来的京师日报,就要被灭杀在萌芽里了。

    唐宁看着钟明礼,说道:“岳父大人不用担心,陛下已经下了口谕,让唐人斋每日都要送一份报纸给各大官衙,这其中的尺度,我会好好把握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心中有数就好。”连陛下都认同了,钟明礼闻言也放下了心,说道:“你忙吧,我去找老唐下两局棋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人斋。

    清早,早点小摊的摊主刚刚支好摊子,便走到唐人斋门口,扔过来一枚铜钱,说道:“伙计,来份报纸。”

    唐人斋的报纸价格低廉,一枚铜钱就能买到,一枚铜钱,只能买半个肉包子,小半壶茶水,用来买一份报纸,看看时事,了解了解那些贵人的私生活,也有许多人愿意。

    那伙计收了钱,递过去一份报纸,小摊摊主随手递给摊上的一个食客,说道:“我不识字,帮我念念,这碗面不收你钱。”

    小摊上的寒酸儒生接过报纸,也乐于做这笔交易,一边吃饭,一边看报纸。

    看完了之后,他才开口道:“报纸上说,年节将至,今年自腊月二十八起,京师取消宵禁……,呵,今年比往年提前了几天,年节应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会热闹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那年前也能多卖几碗面了,夜市的生意可好得很……”小贩嘀咕了一句,又问道: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还有朝中几位大人的逸事,这上面说,工部侍郎李大人以前在水部,奉旨救灾的时候,总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冲在最前面,有两次都被大水冲走,险些丧命……,据说润州的百姓为了表示对李大人的感激,在堤坝上竖了李大人的雕像。”

    那小贩道:“李大人可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百官的楷模,如果朝中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李大人这样的官员,百姓们就有好日子过了……,上面还写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礼部侍郎刘风的儿子,前些天和人打架,被抓进了县衙,平安县衙提醒京中权贵,临近年节,要约束好自家子弟……”

    卖早点的小贩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一个李大人,一个刘大人,你说这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官,这官和官的差距,怎么就这么大呢?”

    寒酸儒生将报纸收起来,问道:“这份报纸能送给我吗?”

    小贩挥了挥手,说道:“拿去吧。”

    寒酸儒生拱手称了谢,起身离开,沿着街道上前,不久便走到一处官衙,迈步走进去。

    他走到某处衙房,敲门进去,说道:“中丞大人,唐人斋的报纸,下官看过了,也还中规中矩,没有过分的妄议国事,倒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有些议论朝中官员……”

    御史中丞站起身,挥了挥手,说道:“不用查了,陛下刚刚下旨,京中各大官衙都要看唐人斋的报纸,你安排一下,每天让人去取几份过来。”

    那御史闻言先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怔,随后便点了点头,说道:“下官这就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御史中丞重新那份报纸,看了看之后,喃喃道:“刘风,李岩……”

    京中的那些权贵官员府中到底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怎么样的情况,百姓各有议论,有褒有贬,但也仅限于暗中,这唐人斋的报纸倒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点儿都不避讳,谈论起这些来,颇为随意,偏偏又将尺度拿捏得很准,只陈述事实,不妄加评论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在这上面出现名字,不管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好事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坏事,都会在很短的时间内传的满京皆知。

    陛下的这一道旨意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否也有督促百官的意思,还有待揣摩……

    吏部。

    方鸿将一张纸笺放在桌上,看着一名老者道:“周大人,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各部报上来的名单,共有十人,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没有什么问题,明日便该给陛下送去了。”

    吏部虽然负责官员的升迁考核,但像一部侍郎这样的高级官员,他们只有提名权而没有决定权,最终的人选,还需要皇帝确定。

    周尚书拿起纸笺看了看,说道:“看来,这次的右侍郎,就在刘风和李岩之间了……”

    似乎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想到了什么,他摇了摇头,说道:“李岩这些年虽然政绩平平,却也没有什么污点,礼部刘侍郎的家风,可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有些糟糕啊……”

    家风不严,子弟纨绔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京中许多家族都有的问题,但像礼部侍郎刘风这样,被当做典型拿出来的,可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少见,更何况陛下下了旨,唐人斋的报纸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京中官员必看的,怕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刘侍郎家风不严的事情,所有人都知道了……

    他拿起一份奏章,将十人的名字誊写上去,落笔之时,思忖了一番,将工部侍郎李岩的名字写在了第一个。

    刘家。

    刘风看着手中的报纸,面色难看,在他和工部侍郎李岩争吏部右侍郎的关键时刻,这报纸偏偏将李岩夸成了官员楷模,反而将刘里殴斗被抓的事情写在上面,这分明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别有目的。

    两相对比之下,岂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说他不如工部的李岩?

    他千算万算,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漏掉了这个逆子,恼怒的抽了儿子一巴掌,怒道:“早就让你老实点,谁让你打架的!”

    刘里捂着脑袋,一脸委屈,说道:“这不关我事啊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凌风他们先动手的,而且我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被打的……”

    刘风大声道:“你不招惹他们,他们会招惹你吗?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没有招惹他们……”刘里辩解道:“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们想找唐昭的麻烦,唐昭跑了,他们就在我身上撒气……”

    刘风皱眉道:“他们找唐昭的麻烦,关你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刘里幽怨的看着他,问道:“他们为什么找我,爹你真的不知道吗?”
友情链接:穿越小说  逆天邪神  蜡笔小说  字幕库  极品家丁  战神狂飙  极品最强大少  中国玉米网  超级兵王  大魏宫廷  娱乐大头条  极品全能学生  大明元辅  tplink  棉花糖小说网  大族激光  开天录  天涯八卦  南方财富网  汉乡  全本小说网  个性说说  全本书屋  落秋中文  哲夫当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