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如意小郎君 > 历史军事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四百八十七章 进击的康王
    唐宁很怀疑唐夭夭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经常在院子的另一边窃听他,不然怎么知道他天天晚上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他这几天出来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干正事的,身正不怕影子斜,看着唐夭夭,说道:“什么私会,我们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有重要的事情要做。”

    唐夭夭走上来,问道:“什么重要的事情?”

    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,如果像萧珏那样谎话连篇,花言巧语,那么迟早有一天会翻车,如果本就问心无愧,那么就可以在路上尽情的漂移甩尾,不用担心翻车之祸。

    于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将和苏媚这几天做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唐夭夭。

    唐夭夭诧异道:“你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说,苏狐狸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枝梅?”

    苏媚似乎对自己的称呼很在意,唐宁看着唐夭夭,说道:“你能不能不要总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叫人家苏狐狸苏狐狸的,听起来像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狐狸精,怪难听的……”

    唐夭夭横了他一眼:“那你还叫我唐妖精!”

    唐宁挥了挥手,“当我没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只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和她商量这件事情?”唐夭夭双手环抱,看着他,问道:“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你们已经暗中在一起了,每天晚上偷偷来这里私会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这么想?”唐宁看着她,问道:“我在你眼里,难道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这样的人吗?”

    唐宁无比遗憾的发现,唐妖精已经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之前认识的那个纯洁的唐妖精了,总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会胡思乱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就好。”唐夭夭放下心来,又想到一事,看着他问道:“苏媚能做的事情,我也能做,你为什么找她不找我?”

    唐妖精说这句话就有些自信的过头了,苏媚会吹箫会弹琴,她会吗?

    苏媚会嗲嗲的说话,让人听了骨头酥软,她会吗?

    苏媚武功高强,潜行匿踪,踏雪无痕,她行吗?

    唐之所以找苏媚不找她自然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因为苏媚的武功高,不用他担心,当然,这个理由不能用来说服唐夭夭,除非他想被她打服。

    回答也不能随便回答,万一让唐妖精觉得他和苏媚更熟悉更亲密,后果比被她打一顿还可怕,之后不知道要费多少唇舌才能将她哄回来。

    唐宁看着她,真诚道:“这么危险的事情,我怎么放心让你去做……”

    唐夭夭心满意足的望着他,又问道:“那你就放心苏媚?”

    唐宁解释道:“她武功高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他就意识到不对,正要改口的时候,唐夭夭的一只手已经搭在了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不放心我的武功,其实我这些日子又进步了不少,你要不要试试?”

    “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要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自己人,别客气嘛……”

    唐夭夭勾着唐宁的脖子向回走的时候,四名轿夫抬着一辆轿子,从他们身边小跑而过,穿过了大半条街道,停在了一处高门大宅之前。

    寿全伯从轿子里下来,快步走到大门前,用力的拍了几下门,大声道:“开门,我要见康王殿下!”

    片刻后,康王府内,康王披着一件外套,从房内出来,来到暖房之内,沉着脸看着寿全伯,问道:“寿全伯深夜来此,找本王何事?”

    任谁在冬天的夜里被人搅了美梦,都不会有好脸色,更何况他做的梦十分美好,梦里他打败了端王,被立为太子,入住东宫的第二天,父皇就重病不治,忽然驾崩,就在他穿着龙袍,迎着群臣的目光,准备坐上龙椅的时候------寿全伯就来了。

    寿全伯拱手躬身,说道:“殿下,属下深夜到此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有重要的事情要禀报。”

    康王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什么事情,说。”

    寿全伯立刻道:“刚才臣在家中,正要和五夫人欢好……”

    康王看着他,怒道:“谁要听你和五夫人欢好的事情,说重点!”

    “哦,哦!”寿全伯哆嗦了一下,立刻道:“回殿下,刚才京师第一大盗一枝梅来属下府上盗窃,被府中护卫发现,可惜没有抓住他,让他跑了……”

    康王眼皮跳了跳,看着寿全伯,问道:“你大半夜跑过来,不会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想要告诉本王,你家进了贼,又让贼跑了吧?”

    康王的眼神很恐怖,寿全伯身体微微颤抖,哆嗦道:“不,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,一枝梅虽然逃了,但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从他身上掉下来了两样东西,臣,臣觉得可能对殿下有大用……”

    他立刻从袖中取出一个小册子和一张纸笺,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康王拿起来看了看,皱眉道:“刘家礼单,这又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什么,这东西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寿全伯看着康王,表情呆滞,极度怀疑他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跟错了主子。

    他心中叹了口气,走上前,说道:“殿下您看,此人不过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个监察御史,年俸不超过百两,可送给刘侍郎母亲的贺礼,却一送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两千两,还有这幅米芾的真迹,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遇到懂字的人,卖出数千两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问题,殿下应该清楚我朝官员的薪俸,属下已经查过了,这些人既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什么豪门大族,也没有什么生意在身,这些钱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从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“本王怎么知道他们的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从哪里来的?”康王瞥了他一眼,说道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!”

    他话都说的这么清楚了,康王居然还没明白,寿全伯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:“我$%*@#^……”

    康王皱眉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寿全伯心里将康王骂了个体无完肤,脸上却还保持着笑容,说道:“属下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说,殿下有没有发现,这些人,全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唐家和端王拥簇者,他们俸禄不多,但却家底殷实,这些钱必定来路不正,如果殿下将这一份礼单交给陛下,那么……”

    康王怔了怔,终于明白寿全伯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既然这些人本不该有这么多银子,却又拿出来了这么多,便说明他们非贪即腐,这份名单要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交给父皇,这些人中,一多半都要倒霉。

    这岂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说,他可以将端王的拥簇之人一锅端了?

    上次延平侯会宁伯等人犯事,端王不易余力的打击,让他元气大伤,这次,岂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可以报这一箭之仇?

    他脸上露出笑容,说道:“明日早朝,我便将这名单交给父皇!”

    寿安伯看着康王,已经开始怀疑人生,深吸几口气,才道:“殿下,凡事预则立,不预则废……”

    康王看了他一眼:“说人话!”

    寿安伯脸色涨红,许久才平复过来,说道:“殿下,这份礼单当然要交给陛下,但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在这之前,我们要先做一些准备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寿安伯这个人,唐宁没有打过交道,不太了解。

    不过据苏媚说,此人虽然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,在京中权贵里的存在感不高,但其实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有些眼见的,应该不会让他们失望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,他安排在寿安伯府外的丐帮弟子也传回了信,昨天三更半夜,寿安伯紧急出府,去了康王府,一整夜都没有回家。

    如此看来,他们的计划应该已经开始奏效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和苏媚只负责计划开始的部分,接下来的事情,就要交给康王了。

    反正康王和端王都和他不对付,上次借端王打击了康王,这次反过来再来一次,这对他们才公平。

    只希望康王不要太傻,浪费了这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。

    御书房。

    陈皇翻阅了几份奏章,诧异道:“今个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怎么了,国子监要银子,工部要银子,司农寺也要银子,他们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约好的吗?”

    他仔细看了看几分奏章,国子监要印书,工部要盖楼,兴水利,司农寺也要采办……,要银子都要的都有理有据,挑不出什么毛病。

    “都准了吧。”陈皇在几封奏折上画了圈,站起身,叹息道:“国库好不容易充盈了一些,又得花出去一大笔,这银子,怎么都不够花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落下不久,一名宦官从殿外走进来,说道:“陛下,康王殿下求见。”
友情链接:作文大全  全职法师  明朝败家子  南方财富网  诡秘之主  太初  穿越小说  最强特种兵王  盛唐风华  论文大全网  超级无上神帝  美食供应商  谎话大王  九重武神  全本小说网  作文吧  大宋男儿  铸天之景  赘婿  回到明朝当王爷  开天录  飞剑问道  星座网  战神狂飙  99养生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