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如意小郎君 > 历史军事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四百八十八章 来了!
    陈皇重新坐下,说道:“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康王大步从殿外走进来,行至殿中,拱手道:“儿臣参见父皇。”

    “免礼。”陈皇望向他,问道:“这个时候过来,可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有什么要事?”

    康王道:“回父皇,儿臣的确有一件要事,想要向父皇禀报。”

    陈皇目光在他身上扫过,康王和端王平日里有什么事情,要么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为自己一系的官员谋利,要么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对对方派系官员的打击,他方才正因为银子的事情烦心,不想听他说这件事情,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没有什么要事,等到明日早朝的时候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康王立刻道:“父皇,儿臣要说的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天大的要事,关乎江山社稷,兹事体大,儿臣不敢延误,因此才今日一早就进宫求见父皇……”

    “关乎江山社稷?”陈皇皱起眉头,问道:“到底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康王从袖中取出一物,说道:“父皇恰救缫庑±删侩看此物。”

    魏间走下来,从他手中接过那封折子,又走上去,将之递到陈皇手中,陈皇再次瞥了康王一眼,问道:“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何物?”

    康王道:“回父皇,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前些日子,礼部侍郎刘风之母六十大寿之时,刘家收到的礼单。”

    陈皇翻开折子,看着这上面的一个个名字,以及后面的数字,脸色逐渐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看着康王,问道:“此物你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从何处得来的?”

    康王来之前早就已经准备周全,闻言道:“近些日子,京中出了一个叫“一枝梅”的大盗,京中不少人家都失了窃,此物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昨夜寿安伯府捉拿那一枝梅的时候,无意中得到的,儿臣看了之后,一眼就看出来这礼单中的问题,连夜核实之后,便给父皇送过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皇将那封折子合上,站起身,脸上露出了自嘲的笑容,说道:“看来这满朝上下,只有朕最穷,朕的这些臣子,一个个的,都好大的手笔!”

    康王脸上露出窃喜之色,拱手道:“父皇,这些朝中蛀虫,一定要清理出去,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然,这偌大的朝堂,怕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要被他们蛀空不可!”

    陈皇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你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康王抬头看了看,躬身道:“儿臣告退。”

    康王离开之后,陈皇将那封礼单重新打开,又看了一遍之后,才开口道:“礼部刘侍郎好大的面子,连朕都有些羡慕他,刘家过一场寿,都够前方的将士打好几场大仗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人从后殿走出来,说道:“陛下,此事虽然有些难以启齿,但其实已经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朝中现状,官员给人办事,都会从中获取一些利益,朝廷的银子拨下去,层层都会被吃些回扣,只要不影响大局,户部对此,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……”

    陈皇望着他,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【如意小郎君】,这些人查不得?”

    中年人点头道:“至少不能全查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国库也缺银子啊……”陈皇想了想,站起身,说道:“去将御史大夫,刑部尚书,大理寺卿……,还有京兆尹,全给朕召来!”

    魏间躬身道:“遵旨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府,萧珏站在院子里,看着唐宁,问道:“这次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玩的太大了?”

    刘风在端王阵营之中,算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地位最为尊崇的那几人之一,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唐家最忠实的走狗,刘府老夫人六十大寿,忠于端王,或者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想要和端王扯上一点儿关系的人,都不会吝啬贺礼。

    也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说,康王这一份礼单送上去,近乎将端王的人一网打尽了。

    唐宁摆了摆手,说道:“放心吧,陛下有分寸的。”

    官场腐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难免的,不反的话,等到这个朝廷烂透了,就会整个完蛋,一反到底,朝廷立马就会完蛋,皇帝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平衡之道的高手,知道分寸。

    不过,不管他怎么对那些贪官,刘风都完蛋了。

    老夫人过寿,收些礼没什么错,但那些送礼的人就惨了,送了礼,不仅没有得到好处,还要惹一身骚,运气不好的,连官帽子都得丢,怕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得恨死刘风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。

    更何况,刘家办一次六十大寿,就能收那么多的礼,连唐宁看了都有些眼红,他相信某些人看了比他的眼睛还红。

    萧珏看着他,一脸钦佩道:“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所谓的借刀杀人,康王和端王狗咬狗一嘴毛,你在旁边看戏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对于端王和康王来说,都不算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朋友,但也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什么生死大敌,属于那些互相看不顺眼,但又不能拿对方怎么样的。

    端王和康王就不一样了,他们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真正的生死大敌,注定只有一个人能活到最后的那种,只要有一丁点的机会,就会争个你死我活,更何况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。

    看来年前的这几天,京师怕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会更加的热闹。

    岳父大人这几天在京兆府衙还算顺利,第一天就震慑住了大小官吏,之后再开展什么工作,果然变的容易了许多。

    今天一起吃饭的时候,他迅速的吃完,擦了擦嘴,说道:“你们先吃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陈玉贤看着他,问道:“这么急,衙门里又有事?”

    钟明礼道:“陛下召见,我得进宫一趟。”

    唐宁眉梢挑了挑,递上去一只包子,说道:“岳父大人刚才没吃多少,带只包子,路上吃吧。”

    钟明礼本来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草草的对付了两口,闻言也没有拒绝,接过包子,咬了一口,便摆了摆手,快步走出去。

    走出府门的时候,他忽然面色一变,捂着肚子,又转过身,跑回府衙,匆匆的向某个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御书房内。

    一名宦官上前道:“陛下,刑部尚书,御史大夫,大理寺卿已经在殿外等着了,京兆尹钟大人突发重病,卧床不起,现在家中休养。”

    陈皇皱眉道:“突发重病?”

    那宦官道:“太医去看了,说钟大人患的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暴下之疾,需要在家中静养,否则会有性命之忧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算了,他们三人也足够了。”陈皇挥了挥手,说道:“让他们三人进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礼部。

    礼部平日里没有什么事情,但在临近年底的时候,却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六部中最忙的。

    年末之时,朝廷和皇家会有各种各样的典礼,都需要礼部操持,礼部四司,尤其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祠部司,每到这个时候,就会格外忙碌。

    今年自然也不例外,而且由于年末祭典的事情全都落到了祠部司头上,祠部司的大小官吏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日夜赶工,一个人当两个用,连晚上睡觉都睡在衙门。

    刘进作为祠部郎中,自然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需要操心最多的。

    经过了数日不分昼夜的忙碌,年末祭典的事情,终于快要安排妥当,已经两天两夜没合眼的他,整个人都瘫软在椅子上,连手指头也不想动了。

    膳部郎中走进来,看了看已经疲惫到极点的刘进,忍不住道:“老刘啊,你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向刘侍郎认个错吧,好歹你们都姓刘,五百年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本家,只要你先低头,他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会为难你的。”

    刘进看着他,有气无力的说道:“我没错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,你呀……”膳部郎中看了他一眼,摇头道:“算了,我不管你了,你随便吧……”

    刘进脸上露出倔强之色,目光依旧坚定。

    就在他靠着椅子,快要睡着的时候,祠部衙忽然传来了一阵骚乱。

    一名小吏跑进来,大声道:“刘郎中,不好了,不好了,刑部和大理寺来人了!”

    刘进一个激灵,顿时睡意全无,从椅子上弹起来,脱口道:“来了!”
友情链接:五代梦  超级无上神帝  笔趣阁  管理资料下载  大争之世  励志名人名言  全本书屋  电视指南  盛唐之帝国崛起  完美世界  广东高考网  极限保卫  理财知识  开天录  穿越小说  励志故事  龙组兵王  都市医圣妙厨  极品家丁  北宋大表哥  经典古诗词  战神狂飙  好名字  铸天之景  漂亮女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