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如意小郎君 > 历史军事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四百九十三章 冤家路窄
    自从认识康王以来,头一次的,唐宁对他产生了敬佩的感觉。

    至少他自己没有这个胆子,不敢像康王这么玩,在获得朝廷的特许权之前,未免出什么纰漏,报纸上的每一句话,每一个字,他都会亲自把关,斟酌再三。

    唐夭夭的胸膛还在起伏不定,咬牙道:“送出去的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白花花的银子,我看他们能送到什么时候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唐宁的错觉,他总觉得十八岁的唐夭夭,似乎开始二次发育了。

    “你眼睛往哪里看呢!”

    这个念头在脑海中刚刚浮现,唐夭夭羞怒的声音就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?”唐宁目露茫然,似乎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刚刚从失神从醒转过来,说道:“看什么?”

    唐夭夭见他茫然的样子,狐疑道:“你刚才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唐宁道:“我在想,他们这种办法,只能抢我们一天的生意,你放心吧,明天报馆就恢复正常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不知道康王心里到底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怎么想的,但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敢保证,这几家书坊明天要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还能开张,就让他一辈子都活在唐夭夭的淫威之下。

    对于立志翻身的唐宁来说,这已经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很重的誓言了。

    “明天?”唐夭夭摇了摇头,说道:“送一天根本亏不了多少银子,我猜他们至少还要送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我猜就一天。”唐宁笑了笑,看着她,问道:“敢赌吗?”

    唐夭夭没有犹豫,问道:“怎么赌?”

    唐宁想了想,说道:“还像上次那样,你赢了就可以让我做一件事情,我赢了可以让你做一件事情,如何?”

    唐夭夭目光望着唐宁,似乎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唐宁看着她的眼神,又补充一句,说道:“你放心,我不会再让你学猪叫的。”

    有上次的经验在先,为了避免她反悔不认账,也为了他的安全着想,这句话必须说在前面。

    唐夭夭瞥了他一眼,问道:“你以为你赢定了吗?”

    唐宁懒得和她解释,伸出手掌,说道:“击掌为誓。”

    和唐夭夭击了掌,唐宁揉了揉发麻的手心,说道:“既然出来了,不如去别的铺子转转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唐夭夭叫住他,看了他一眼,问道:“你有没有发现,我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了?”

    唐宁上下打量了她几眼,发现她除了有些二次发育之外,也没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实话实说,他肯定会被打死,他再次打量了她一眼,说道:“你今天穿的衣服……挺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唐夭夭脸色黑下来,没好气道:“我昨天就穿的这件。”

    她深吸口气,似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无意的挺了挺胸,问道:“除了衣服,还有其他的变化吗?”

    唐宁摇了摇头:“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唐夭夭冷哼一声,说道:“去店铺!”

    唐宁有些莫名其妙的摇了摇头,女人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这样,总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会问男人一些奇怪的问题,或许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她今天换了一家粉铺的胭脂,纯脂的颜色从浅红换成了浅浅红------这种问题,显然触及了广大男性的知识盲区。

    唐夭夭的大长腿迈起步子来飞快,已经快要消失了,唐宁抬头看了一眼,加快步子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年关将至,京师的热闹事也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前有十六卫大比,之后又忽然爆出朝廷惩治贪官的事情,今天早上,京中的各大书坊又突然的免费发放报纸,不要钱的便宜谁不喜欢占,就算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识字,拿回家垫垫桌角也行,书坊一条街上,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手中拿着免费报纸的行人,半个早上的功夫,这几份报纸就几乎传遍了整个京师。

    报纸上除了谴责那些贪官污吏之外,直接将从刘府流出的那份礼单也刊了上去,惊掉了京师无数下巴。

    京中的各大酒楼茶馆,路边的小摊,都有无数人议论。

    “朝中这些官员,可真有钱,送礼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千两银子起,一千两银子,足够我们花几辈子了!”

    “难怪陛下要惩治这些贪官,他们送的,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老百姓的血汗钱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,这些贪官,都应该被下大狱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街边某处茶摊,听着众人的议论,忽有人插嘴道:“朝廷才惩处了十几人,连两成都不到,我们应该写万民书,请求陛下严惩这些蛀虫,还京师一个朗朗恰救缫庑±删苦天!”

    他身边一人闻言,立刻附和道:“对,写万民书,我第一个同意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又有人接口:“少一个贪官,就少一个搜刮百姓钱财的蛀虫,写万民书,算我一个!”

    茶摊上的众人本来只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随意的议论,忽而被带起了气氛,霎时间便都变得义愤填膺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也同意!”

    “让陛下看看百姓的心声!”

    “严惩贪官污吏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茶摊上的气氛向着周围扩散时,茶摊上的其中一人悄悄的离开,行至某处街边,走到一名青年面前,低声道:“殿下,都安排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做得好。”康王满意的看了看他,说道:“走,本王先替父皇听听,京师百姓的心声。”

    他一个人走在前面,数名康王府的护卫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这次针对那份贺礼所引出的一系列事情,让他打赢了翻身的一仗,但朝廷对于那些官员的惩处,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能让他完全满意,区区十五人,和他的最终目的还相差甚远。

    他走在街上,听着百姓们的议论,脸上露出笑容,忍不住道:“唐宁啊唐宁,还要多谢你提醒本王,报纸还可以这么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徐先生,本王这次……”他回过头,下意识的说了一句,才发现徐先生已经离京了,忍不住摸了摸脑袋,喃喃道:“徐先生不在身边,总觉得好像少点了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以前徐先生在的时候,他还没有什么感觉,现在他离开了,他反而觉得脑袋和心里空落落的,总有一种丢了东西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将这种感觉抛出脑海,又向前行了几步,忽有一名护卫走上前,小声道:“殿下,前面那位,好像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唐宁唐大人。”

    康王抬起头,看到前方不远处的街头,一对年轻男女手中各拿着一支糖葫芦,悠闲的在街上走着。

    唐宁和唐夭夭并肩走在街上,咬了一口糖葫芦,心中想着,明天对她提什么要求时,耳边忽然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唐大人,别来无恙啊。”

    唐宁抬起头,看着对面的一名青年,怔了一瞬,随后便拱手道:“见过康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和康王闹掰才没多久,就在街上遇到,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有些尴尬的。

    康王看了看唐夭夭,又看了看他手中的糖葫芦,说道:“唐大人似乎很有闲情逸致。”

    唐宁道:“殿下看起来也颇有闲情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可没你那么闲。”康王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本王今日出来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来体察民情,倾听民意的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笑道:“殿下心系百姓,佩服,佩服。”

    康王心情不错,面色稍缓,再次望向他,说道:“本王不仅心系百姓,还爱惜人才,只要你愿意重新归顺本王,过去的事情,本王可以既往不咎。”

    唐宁望着他,目光复杂,这么作的皇子,他躲之不及,怎么可能贴上去……

    他咬了一口糖葫芦,含糊道:“殿下说什么,什么过去的事情,我听不懂……”

    康王的面色彻底沉下来,冷冷道:“敬酒不吃吃罚酒,既然你不识好歹,就不要怪本王不客气了,明日的朝堂上,本王将不会再给你机会。”

    他冷冷的说了一句,就再也没有看唐宁一眼,径直离去。

    唐宁的装傻让他心中的怒火已经开始升腾和蔓延,他刚才目光中所蕴含的东西,更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让他的怒火无法压抑。

    他方才眼神中传达的意思,分明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可怜!

    他堂堂皇长子,需要他一个臣子来可怜吗?

    明日,便要让他看看,到底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谁应该被可怜!

    康王冷哼一声,挥了挥衣袖,也没有心情再逛下去,说道:“回府!”
友情链接:九重武神  都市之神级宗师  笔下文学  极品全能学生  逍遥游  经典古诗词  作文吧  全球高武  中华康网  经典语录  据说娱乐网  无敌超神奶爸  重活一次  赘婿  开天录  牧神记  落秋中文  超级神基因  大王饶命  明末第一贼  社保查询网  斗战狂潮  诡秘之主  落秋中文  第一课件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