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如意小郎君 > 历史军事 > 如意小郎君 > 第五百零一章 拜托了……
    “不,不可能……”唐夭夭怔了一瞬之后,脸色立刻就变的苍白,颤声道:“不可能,我只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小小的教训了一下他,我下手不重,他不可能死的……”

    钟明礼看着她,说道:“我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刚刚得到消息,你现在先和我回京兆衙门,要不然,等到大理寺或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刑部来人,可就晚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韩冲身亡的消息时,唐宁也有一瞬没有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武烈侯今日还在为韩冲一事奔走,才不过数个时辰,他就死了,而且还和唐夭夭扯上了关系。

    他相信唐夭夭,虽然她平日里凶悍暴力,但连杀鸡这种事情都不敢,更不会,也不敢为了这种小事杀人。

    他很快就镇定下来,看着唐夭夭,说道:“你先去府衙,其他的事情,我会想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唐夭夭看着他,面色苍白,眼神茫然,唐宁第一此在她眼中看到这种无助的眼神。

    他握起她的手,坚定道:“放心,一切有我。”

    唐夭夭点了点头,跟着钟明礼以及京兆府衙的捕快,失魂落魄的走出家门的时候,前方忽然传来一道声音。

    “站住。”

    十余道人影从前方走过来,一人看着钟明礼,说道:“大理寺奉陛下旨意,彻查武烈侯之子韩冲一案,谁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唐夭夭?”

    钟明礼走上前,说道:“京兆府衙也接到了报案,正欲带相关人员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京兆尹钟大人吧。”大理寺少卿看着钟明礼,说道:“此案事关重大,陛下极其重视,命大理寺亲查,还请钟大人将涉案人员移交大理寺吧。”

    大理寺少卿看了看后方,挥手道:“带走。”

    钟明礼面色变了变,正要开口,唐宁走上前,看着大理寺少卿,问道:“这位大人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大理寺冯少卿吧?”

    冯少卿又怎么会不认得朝堂上这位风云人物,更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听过有关他的一些传言,唐宁的眼神看的他心中一凉,抿了抿嘴唇,说道:“是【如意小郎君】,不知唐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他,说道:“此案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陛下叮嘱的大案,大理寺一定要秉公办案,不能放过一个坏人,但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……”

    大理寺少卿忐忑的点了点头,说道:“唐大人放心,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本官职责所在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微微点头,大理寺少卿顿时放下了心,看着唐夭夭,说道:“唐姑娘,跟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一名大理寺衙役拿着镣铐上前时,被大理寺少卿踹了一脚,说道:“把这些东西都收起来,案子还没查清楚呢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完脸上就挤出笑容,看着唐宁说道:“唐大人,我们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大理寺的人很快离开,钟明礼看着唐宁,说道:“我去大理寺看看。”

    唐宁点了点头,说道:“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大理寺,前堂。

    武烈侯之子的尸体被放在堂前,一名仵作走上前,拱手道:“大人,韩公子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被人震伤了内腑,虽然体表的伤痕不重,但内腑却受了重伤,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死因所在。”

    凌风站在堂上,瑟瑟发抖,他和韩冲一起被打,现在韩冲变成了尸体躺在地上,他的心情自然也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他身体颤抖,大声道:“我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也受了内伤,我不想死,太医,太医救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一旁的太医看了看他,说道:“凌公子不用担心,你受的只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皮肉伤,养两天伤就好。”

    凌风顿时心安,颤声道:“那就好,那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大理寺少卿看向凌风,说道:“今日到底发生了何事,你要如实向本官道来,不得有丝毫隐瞒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理寺审案,没有批准,闲杂人等不得旁听。

    唐宁和钟明礼在堂外等待,外堂忽然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“这里不能进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财主从外面闯进来,大理寺的几名衙役拦不住他,钟明礼走上前,对他们挥了挥手,几人才退开。

    唐财主大步走上前,问道:“夭夭呢?”

    钟明礼道:“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唐财主抬脚便闯,却被钟明礼拦住。

    钟明礼看着他,皱眉道:“你冷静一点,冲动只会让事情变的更糟。”

    唐财主大怒道:“夭夭在里面,你让我怎么冷静!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刚落下,大理寺少卿便从里面走出来。

    唐宁走上前,看着他,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大理寺少卿摇了摇头,说道:“对凌风和韩冲动手的,只有唐姑娘一个,现在韩冲死了,唐姑娘她,很难脱开关系……”

    唐财主大怒道:“混账,我女儿怎么可能杀人……”

    钟明礼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你先别说话。”

    唐财主和他目光对视,胸口起伏几下,最终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大理寺少卿看着唐宁,无奈道:“唐大人,我知道那位姑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你的朋友,但这件事情,我们实在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无能为力,唐姑娘一介民女,殴打权贵子弟,罪名本就不轻,哪怕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韩冲调戏了她,她也不能将他打死,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要以命抵命的,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唐财主急忙道:“除非什么?”

    大理寺少卿看了看他,说道:“除非她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命妇,调戏命妇的罪名可就大了,发配流放的先例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有的,失手致死,也可酌情轻判……”

    唐财主怒道:“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!”

    “在案情还没有调查清楚之前,唐姑娘怕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要在大理寺天牢里度过了。”大理寺少卿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过,唐大人放心,即便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在天牢,我也不会让唐姑娘受委屈的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拱了拱手,说道:“那就多谢冯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大理寺少卿心下稍稍松了口气,立刻回礼,说道:“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唐宁走出大理寺,在某一刻脚步顿住,望着前方的人影。

    不过几个时辰未见,武烈侯像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苍老了十岁,佝偻着背,眼中满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血丝,看着他,说道:“唐将军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武烈侯,深吸口气,问道:“侯爷相信我吗?”

    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今天第二次问武烈侯这句话,却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在全然不同的情境之下。

    武烈侯沉默片刻,对他拱了拱手,躬身道:“拜托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便转过身,一瘸一拐的离开。

    同样的背影,却比唐宁上一次见过的更加佝偻,似乎有什么沉重的东西,重重的压上去了。

    唐夭夭不可能杀人,韩冲却受了严重的内伤,不治身亡,这其中一定发生了一些他暂时还不知道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查清楚这件事情之前,他还有一件事情要做。

    片刻后,皇宫,御书房门口,唐宁等待陈皇召见之时,京中某处府邸门前,唐济一脚踹开府门,大声道:“凌武,给我滚出来!”
友情链接:我闺女是天师  电视指南  杀神白起  个性说说  工作总结  盛唐之帝国崛起  超强吸妖器  完美世界  牧神记  经典语录  名人名言  调教大宋  第一课件网  全职法师  中华康网  小学生作文  就爱读小说  娱乐大头条  开天录  笔下文学  战神狂飙  全本书屋  中国会计网  超级无上神帝  修真聊天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