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如意小郎君 > 历史军事 > 如意小郎君 > 第五百一十八章 答案
    墙头上非常干净,看来刑部和大理寺的人都没有想到,凶手会从那么高的墙上翻过去。

    唐宁也没有想到,这件案子越查下去便越不普通。

    以目前所掌握的线索来看,这有九成以上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起蓄意杀人,种种线索表明,唐璟死的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那么偶然。

    他将那张纸收起来,抬头看了看墙外,说道:“绕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俗话说望山跑死马,明明只有一堵墙,唐宁和萧珏等人绕过去,也花了至少两刻钟的功夫。

    墙外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另一条街道,而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处荒地,平日里应该不会有人来,地上连脚印都没有。

    唐宁望向身后,吩咐大理寺几人在原地等着,又让萧珏和老郑等一下,自己一个人小心的走到墙下,蹲下来仔细查看。

    墙外的土地并不松软,但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有一行脚印清晰可见,结合那墙头的手印,此人的身份已经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刑部那些家伙,竟然从始至终都没有来这里看过,一开始就将此案定性为见财起意,幸好他已经不在刑部,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们的上司,不然非被他们气死不可。

    萧珏站在远处,终于忍不住,沿着唐宁走过的脚印走过来,问道:“怎么了,看出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唐宁指了指第一对脚印,问道:“看出来什么没有?”

    萧珏看了看那对深深的脚印,再抬头看了看那堵墙,说道:“很明显,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凶手从墙上跳下来的时候留下的。”

    唐宁问道: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萧珏诧异道:“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唐宁摇了摇头,说道:“这些脚印,每一对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只深,一只浅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真的是【如意小郎君】……”萧珏想了想,说道:“我明白了,这说明凶手一条腿长,一条腿短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望向萧珏,他的智商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有的,很多时候都能找对问题的方向,但距离真相,却又总差着一点……

    萧珏看着他,问道:“怎么,我猜的难道不对吗?”

    唐宁点点头,说道:“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人的两条腿虽然都有差异,但也并不大,高低腿不可能造成脚印有这么明显的深浅差距,这一行脚印便能够说明,此人的腿脚颇为不便,跛足的可能性极大。

    至此,杀害唐璟之人的形象,在唐宁眼中已经十分清晰了。

    他可能在军中待过很长时间,擅使刀,跛足,最重要的的是【如意小郎君】,他和唐家有着深仇大恨,这种仇恨,促使他断了唐家嫡系的香火,使得礼部尚书唐淮直接绝了后。

    脚印延伸到很远的地方,在尽头消失,他们能找到的线索,也只有这些了。

    幸亏这里地方偏僻,平日里没有人经过,否则要发现这些,还真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唐宁拓印了脚印之后,起身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萧珏站起身,拍了拍衣袍上的尘土,说道:“这里距离武烈侯府不远,我们去看看韩大哥吧。”

    唐宁点了点头,说道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唐宁第三次来武烈侯府,三次过来,每一次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截然不同的景象。

    第一次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送韩冲回府,第二次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来这里吊唁,第三次再来的时候,韩府的大门虚掩,唐宁和萧珏推门而入,不仅没有见到一位门房,甚至也没有见到一位下人。

    穿过一道门之后,才终于看到了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武烈侯手中拿着一把扫帚,正在清扫着庭院,听到门口的声响,抬起头,微微一笑,说道:“你们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萧珏走上前,左右看了看,问道:“韩大哥,家里的仆人呢?”

    “我让他们都散了。”武烈侯摆了摆手,说道:“家里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剩下我一个人了,要什么仆人……”

    萧珏从他的手中接过扫帚,说道:“那也不能一个都不剩啊,总要留两个打扫做饭,你腿脚又不便……”

    武烈侯笑了笑,说道:“不要小看我这个瘸子,瘸子也能做很多事情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看唐宁和萧珏,问道:“你们先坐一会,我去给你们倒茶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萧珏连忙道:“我们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路过这里,顺便进来看看,你就别忙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客人来了,连杯热茶都没有,这怎么行。”武烈侯挥了挥手,取来茶杯,倒了两杯茶给他们,坐在他们的对面,看着他们说道:“京中年轻一辈,最有出息的,便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你们两个了,不过,木秀于林,也要多加小心,京师这潭水,比你们想象的还要深,还要浑,还要脏……”

    武烈侯似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在感叹,萧珏笑道:“韩大哥放心吧,搅浑水我们也很在行的……”

    武烈侯忽而看向唐宁,问道:“听说陛下将唐家大公子的案子交给你了?”

    唐宁点了点头,说道:“这件案子,不太简单。”

    武烈侯问道:“查到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唐宁摇了摇头,说道:“查到一点线索,但没什么大用。”

    “该查。”武烈侯点了点头,喃喃道:“死的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唐家大公子,又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别的什么人,该查啊……”

    武烈侯虽然还没有从丧子之痛中走出来,但比起前几日,精神看上去却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唐宁和萧珏在韩府坐了一会儿,便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武烈侯送他们到门口,萧珏转身挥了挥手,说道:“韩大哥,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武烈侯点了点头,转过身,一瘸一拐的走出去。

    萧珏站在韩府门口,喃喃道:“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唐家有背景,韩冲死了的时候,京中可没有闹出这么大的动静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感叹了,走吧。”唐宁看了看他,摇头说了一句,正要离开,脚步刚刚迈出去,却忽然一顿。

    他转过身,转身再次望向武烈侯府的时候,脸上浮现出一丝惊容。

    萧珏望着他,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唐宁摇了摇头,回头对那几名大理寺官员道:“去大理寺!”

    萧珏看着他快步离开,莫名其妙的摇了摇头,向萧府的方向走去,走了几步之后,脚步渐缓,最终停下来,缓缓转过身,望着武烈侯府,脸上浮现出难以置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皇将唐璟的案子交给他的同时,也赋予了他很大的权力,刑部和大理寺的所有卷宗,他可以随意调动。

    唐宁走到存储卷宗的地方,看了看身后,说道:“你们先出去吧,我一个人找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了。”

    大理寺的案情卷宗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按照时间排序的,堆满了整整一间屋子,韩冲的案子发生在半月之前,唐宁很容易就找到了案情的所有卷宗。

    他用了一刻钟的时间,将所有的卷宗都翻阅了一遍。

    这件案子虽然各处细节都合情合理,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在地方县衙这种小地方,就可以如此结案了,但这里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大理寺,对于其中的几个关键细节,绝不应该这么轻描淡写的揭过。

    他疏离了一下脑海中的信息,走出大理寺的时候,看到一道人影站在外面等他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问道:“你怎么还没回去?”

    萧珏看着他,肃然道:“你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也想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唐宁看了看他,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萧珏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唐宁道:“和我去一个地方,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,答案就在那里了。”

    萧珏问道:“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刘家村,韩府那名护卫的家。”
友情链接:蜡笔小说  民国谍影  春野小神医  第一课件网  伏天氏  房贷计算器  银行信息港  大族激光  大争之世  神级兵王都市行  最强逆袭  创世中文网  哲夫当立  论文大全网  南方财富网  明朝败家子  开天录  全职武神  银行信息港  盛唐风华  无敌超神奶爸  都市医圣妙厨  全本小说网  超级无上神帝  男性健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