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如意小郎君 > 历史军事 > 如意小郎君 > 第五百七十二章 衢州遇旧
    这次江南之行,所花费的时间比唐宁预计的还要长一点。

    他以为至多一个月就能结束江南西道的考课,但目前已经在江南西道停留了超过一个半月,还有两个州没有去过。

    主要原因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半个月前下起了雨,雨丝不大不小,但一下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半个月,使得他们的行程被耽搁了大半。

    次要原因在于,大概十天之前,他收到了陈皇的一封密信。

    这信件没有署名,也没有印鉴,写满了陈皇对于他们江南之行的慰问,唐宁忽略那些套话和场面话,才发现整篇信件上只剩下两个字。

    银子!

    江南西道的其他州,虽然没有鄂州那么有钱,但走过十几个州,再加上鄂州的那些,追回的税银加起来,林林总总也有近千万两。

    这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唐宁为了顾全大局,不至于引起江南大乱,有所收敛的结局,他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真的不管不顾,秉公查下来,搞不好这些江南的官员会为了保命揭竿而起。

    见识到江南的富庶之后,陈皇的眼里已经只剩下银子了,信上说但凡江南商人逃税,逃一罚十,依照这种惩罚力度,唐宁觉得他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想把陈国十年的税收一次性收回去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能够理解陈皇这种死要钱的想法。

    这次他离京之后,正好错过了两个重大消息,而这两件事,关乎陈国存亡,揪起了满殿朝臣的心。

    夹谷和术虎两部压制完颜部这么久,终于快要压制不住了,草原局势逆转,西域也逐渐成长为陈国的威胁,一旦这两个地方有变,陈国数十年安定的格局,便要彻底改变了。

    只有国库的银子和粮食充足,才有打仗的底气,陈国目前国内的局势很安稳,只要能保证粮食和饷银,用银子都能砸死他们,根本不用担心会陷入被动挨打的局面。

    此外,关于冯相辞官,牵连到江南一系十数名官员的事情,他也一起听说了。

    唐宁原以为唐家会抓住此事穷追猛打,才特意做了那些安排,没想到跳出来的居然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冯相。

    他自入官场以来,只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在翰林院和六部转悠,之后就去了骁骑卫,朝中的两位丞相,他只有数面之缘,并没有说过什么话,也不甚熟悉。

    对于冯相的印象,也只存在于耳闻中。

    据传他为人正直,刚正不阿,曾经不止一次的当着百官的面训斥陛下,丝毫不给天子留情面,被称为当代魏征。

    陈皇为了向唐大宗学习,对于冯相的举动,也向来很大度,除了这一次。

    很显然,江南在陈皇心里,已经成为了敏感词,谁碰谁死,宰相也不例外,没了冯相,周相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立刻就顶了上去?

    说到周相,就不得不提到方鸿,吏部周尚书顶替了冯相的位置,方鸿则接替了他的位置,成为了吏部新的尚书。

    他在江南忙里忙外的给陈皇筹银子,本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想坑唐家的,没想到到头来,居然便宜了方小月的大伯,方家现在有一个户部侍郎,一个吏部尚书,如果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赵圆年纪太小,只想泡妹子不想做皇帝,使得方家涉及不了党争,以陈皇那多疑的性子,怕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可能将这两个实权部门交给方家垄断。

    陈舟从外面走进来,拱手行了一礼,说道:“大人,雨停了,看天气,接下来几日应该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晴天。”

    这半个月霉雨下的唐宁自己都快发霉了,不知道写下“江南好,风景旧曾谙”的白居易,有没有体会过洗了内裤晾不干的窘迫?

    他一刻都不想待在这阴暗潮湿的房间里,站起身,说道:“通知下去,让他们即刻启程,江南西道余下的两州,派两名掌固过去就行。”

    陈舟应了一声,就出去安排了,唐宁走出房间,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。

    一连半个月的梅雨,唯一的好处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洗干净了空气,深吸一口气,全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沁人心脾的清新气味。

    从这里出发,只需一日时间,就可进入江南东道。

    陈皇可能已经忘记了他们此行下江南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为了铲除造反的势力而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到处筹银子,唐宁自己可没有忘。

    不过,他走遍了整个江南西道,除了鄂州刺史使用的“万物枯”,不应该出现在他的手上以外,他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他问过鄂州刺史,对方只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承认他的东西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从一个不知名的的商人那里买到的,其他的就一问三不知了。

    唐宁不确定其他州府的官员和公孙影口中的“黔王”有没有接触,他总不能见到地方官员就问别人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想造反,不过依目前的情况来看,江南之乱的根源,很有可能便在江南东道。

    江南东道距离京师更远,也更加的富庶,其中不乏富可敌国的富商巨贾,那些家族盘根错杂,实力雄厚,哪怕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地方官府,也要让着他们,或者干脆就抱着某棵大树,其在地方的影响力根深蒂固,就算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朝廷也要避着他们三分。

    唐家的根基在这里,唐宁要想完成陈皇给他定下的指标,也得从这里想办法。

    饶州。

    作为江南西道的最后一站,出了饶州,再往前三日路程,便到衢州。

    唐宁以及吏部官吏离开那天,饶州大小官员十里相送,不舍之情,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“唐大人慢走!”

    “诸位大人一路顺风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人回程之时,务必再来饶州,让我等尽一尽地主之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名官员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人捂住了嘴,一脚踹去了后方。

    要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这位回程之时,真的来了饶州,他们岂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又要担惊受怕?

    虽说这位吏部的唐大人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可怕,但他在饶州的这些日子,也将州内搅了个鸡犬不宁。

    尤其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饶州境内的商人,有不少都被他抓到了把柄,向朝廷补交了不少罚银。

    治安,人口,官纪……,这些他好像都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很在意,他只在意税收,只在意银子,用爱财如命来形容他,丝毫不为过。

    饶州刺史站在官道之上,看着一行车马远去,缓缓道:“以他这种爱财的性格,必定会将主意打到那些人头上,江南东道,可不乏狠角色啊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饶州出发,距离最近的便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衢州。

    衢州下辖五县,州城建在定阳县内,一行人到达州城之前,驿站已经将消息传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们行至城外,衢州刺史以及地方官员皆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亲自出城迎接。

    衢州刺史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位面貌和善的中年人,唐宁从马车上下来,他便迎上前,笑道:“诸位大人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了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笑着和他见过礼,正要随之进城,目光不经意的一撇,脚步顿住,目光停留在一名站在后排的地方官员身上。

    他脸上浮现出一丝讶色,衢州刺史看着他,疑惑道:“唐大人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唐宁回过神,收回视线,摇头道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吏部众官吏依然被安排在驿站,衢州刺史和他们约好今夜的洗尘宴后,就带着衢州官员离开。

    唐宁走出房门,看到一人还站在院中。

    他走上前,笑问道:“徐兄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数年之前,他还在灵州之时,就与徐清扬认识了,当时他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以州试第二的身份参加省试的,后来的殿试之上,他的发挥虽然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太出色,但也还不错,即便没有进翰林院,也留在了京中,前途无限,不应该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徐清扬有些尴尬的笑笑,说道:“此事说来话长。”

    在唐宁的印象中,徐清扬总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和张炎生一起出现的,他似乎还没有见过两人单独出现的时候,单见徐清扬一人还有些不太习惯,笑着打趣道:“这次张兄没有和你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唐兄,真的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你!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身后忽然传来一道惊诧的声音。

    唐宁回过头,看到张炎生站在驿站门口,面露惊喜的看着他。
友情链接:从全球高武开始  神道丹尊  中国会计网  美食供应商  扶蜀  明朝败家子  诡秘之主  笔趣阁  最强狂兵  无敌超神奶爸  女性健康  斗战狂潮  大明元辅  银行信息港  最强特种兵王  全职高手  最强逆袭  大王饶命  大魏宫廷  超级兵王  都市之归去修仙  九御神王  天天美食  作文吧  飞剑问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