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如意小郎君 > 历史军事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六百三十四章 尘埃落定?
    康王府。

    康王靠在椅子上,面色灰败,府内一众谋士立于殿中,低着头,目光躲闪,不敢与之对视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康王扶着椅子站起来,目光扫视下方,厉声道:“都说话啊,本王这些年难道养了一群死人吗!”

    人群一阵骚动之后,终于有人忐忑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一旦工部侍郎回京,克扣兵部军械银两一事,势必会查到殿下头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京师的那些权贵,担不起插手盐政的罪名,为了自保,他们一定会将殿下推出来保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从现在开始,殿下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康王气的发抖,指着他们,颤声道:“你们说这些有什么用,本王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要你们想办法,本王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做!”

    一人颤抖着声音说道:“京,京师所有人的眼睛都在盯着殿下,殿下什么也不能做,只能等候朝廷,等候陛下处置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群废物!”康王指着他们,大声道:“滚,都给本王滚!”

    众人如蒙大赦,争先恐后的跑出此殿。

    殿内没有一人时,康王双腿一软,瘫软在地,双目中浮现出恐惧之色,喃喃道:“不会的,不会的……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唐家。

    唐家大门紧闭,这两日,上门拜访的官员,都被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这让无数人心生疑惑,康王遭逢大难,最高兴的,应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端王和唐家,可唐家的表现却过于镇定,和之前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仔细想想,唐家似乎在朝堂上沉寂很久了,无论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当初以冯相为首的清君侧事件,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江南苏家被查抄家产,唐家都没有什么动作,安静的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此时,唐府,唐淮的书房之中,他沏了杯茶,轻轻的抿了一口,便走到窗前,望着窗外的天空,长舒口气。

    唐琦从门外走进来,说道:“大理寺的消息,与各地盐商有关的权贵已经招了,不招出康王,他们只有死路一条,供出他来,起码还能保住一家性命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着唐淮,有些释然的说道:“康王完了。”

    和康王斗了这么久,暗地里和明面上交锋无数,但那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小打小闹,唐琦没有一次比这一次更加笃定,康王完了。

    克扣国库拨银,在军械上缺斤少两,勾结盐商与工部官员,插足盐铁之政,即便他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皇子,也断然没有被原谅的道理。

    工部的油水这么足,盐铁更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蕴藏着巨大的利润,唐家为何没有插足,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能,而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敢……

    明日的朝堂之上,一旦此事落实,康王轻则被削爵赶往封地,重责贬为庶民,驱逐出京……

    无论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哪一种结果,康王都再也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端王对手,永远的失去了夺嫡的机会。

    而没有了康王,东宫之位,便没有任何悬念了。

    唐淮从窗前走回来,说道:“想不到,为我们解决最大威胁的,居然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……”

    唐琦看着他,问道:“明日的朝堂之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说话。”唐淮摆了摆手,说道:“看着就好。”

    唐琦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去提醒端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日的早朝还未开始,殿前等待的官员就已经感受到了极度的压抑,目光时不时的望向前方站着的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康王神情憔悴,面色苍白无血。

    这两日内,宫里没有任何消息传来,他度过了人生中最为艰难的两日,即将到来的早朝,关乎着他今后的命运,他此刻精神极度紧张,根本没有闲暇时间去关注周围之人异样的目光。

    端王从后方走过来,站在康王身旁,看了看他,笑问道:“皇兄上次说,要捐助五千两银子,不知还算不算数?”

    康王看着他,拳头紧握,表情阴厉至极。

    似曾相识的场合,但当时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讥讽端王拿不出银子,今日则轮到端王反讽回来。

    端王与他目光对视,目中浮现出得意与嘲笑,一名宦官从殿内走出来,高声说道:“上朝!”

    百官按照次序走入大殿,不多时,陈皇才从后殿缓缓走上龙椅。

    今日的殿内一片寂静,陈皇目光最前方的康王,沉声道:“赵诚!”

    康王身体一颤,走上前,颤声道:“儿,儿臣在。”

    陈皇目中露出浓浓的失望之色,厉声道:“跪下!”

    康王双腿一软,跪倒在殿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宁今日没有上朝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从别人口中听到今日朝堂上的情况的。

    今日朝堂上议论的只有一件事情,那便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工部的案子。

    这件案子牵扯甚广,仅仅京官,就有数十位牵扯其中,涉及的权贵,也有十多人,这些人的下场都不怎么好,但凡牵扯其中的官员,没有一位能保住头顶的官帽,胆敢将手伸到盐政上的权贵,也都落得一个抄家流放的下场。

    当然,这其中众人最关注的,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康王。

    这些官员权贵,都和康王有关,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,康王的势力本就遭到了重挫,余下的这些人被惩处之后,康王身边,几乎再也没有什么可用之人,比起当初的端王还要惨,在朝堂上,也没有和端王争锋的本钱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不用再和端王争了。

    定元二年九月,康王赵诚,因牵扯到工部一案,贪墨国库拨银,插手盐铁之政,被陛下免去了亲王的爵位,降为嗣王,一月之内,便要离开京师,前往朔州封地。

    陈国的王爵分为三种,亲王,嗣王,以及郡王。

    其中以亲王的地位最为尊崇,嗣王的地位高于郡王,低于亲王,而这三种王,只有亲王有争储的资格。

    也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说,康王受工部的案件牵连,被直接踢出了亲王的行列,再无可能争夺储君之位。

    朔州在偏远的北边,康王一旦前往,此生便没有几次机会能回京。

    京师争储的只有康王与端王,康王一走,这东宫之位,十成有九成要落到端王头上。

    虽然康王走后,他负责的国子监等部门,都交给了怀王代理,但怀王手中的资源,比起端王,根本不值一提,康王端王争储这么多年,这储君之争,也终于要尘埃落定。

    虽然这其中的过程颇多波折,但唐家和端王,最终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笑到了最后。

    有人想到康王倒台的过程,不由有些唏嘘。

    康王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因唐宁而败,没有工部代侍郎唐宁揭发康王的案子,端王不可能这么早的上位。

    然而,唐宁和唐家,和端王的关系,众人也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这一次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自己造就了他的对手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亲手将端王推上了至高的位置,将唐家推向下一个辉煌。

    然而,待端王坐稳了那个位置,大权在握之后,唐家又岂会放过他?

    想必那位扫把星小气鬼唐大人,此时的心里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百味杂陈,极不好受……

    唐宁心里的确不好受,说起来他和康王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,他只不过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做了他职责之内的事情,谁让康王胆大包天,连盐铁这种朝廷底线都敢动呢?

    现在康亲王变成了康嗣王,马上就要离开京师,再也不能牵制端王,等于他间接的帮了唐家、帮了端王一个天大的忙,除了扫把星的名声更加响亮之外,他什么好处都没有得到。

    无论怎么看,这次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亏了。

    想到康王,唐宁便不由的叹了口气,摇头道:“不成器啊……”

    康王府。

    康王一个人瘫坐在殿内,身边无一人陪伴。

    今日的早朝之前,王府的谋士便走了一个干净,下人们虽然不敢逃离,却也都躲避的远远的。

    他转头看了看空旷的大殿,脸上露出一丝惨笑。

    多年的谋划,多年的梦想,在这一朝烟消云散,转眼成空。

    可笑的是【如意小郎君】,这一切的源头,竟然只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因为他撞了一下别人的游船……

    “嗣王,嗣王,哈哈哈哈……”康王状若疯狂,仰天狂笑,笑的涕泗横流。

    “殿下就这么放弃了吗?”一道平静的声音忽然从殿内传来。

    康王止住笑声,回头看着身后的中年男子,惨笑着问道:“你还不走?”

    徐先生看着他,问道:“为何要走?”

    康王怒视着他,咬牙道:“我已经被父皇废了啊,废人能当皇帝吗,你留在这里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想要看本王的笑话……”

    徐先生平静的看着他,说道:“我说你能,就一定能。”

    康王从地上爬起来,抓着他的衣领,疯狂道:“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徐先生将一条白绫扔在地上,说道:“这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办法。”

    
友情链接:好名字  极品全能学生  落秋中文  论文大全网  全民领主  减肥方法  银行信息港  最强特种兵王  扶蜀  全职武神  超级兵王  漂亮女人  开天录  毕业论文网  超级神基因  秦吏  大魏宫廷  作文吧  神豪之娱乐天下  汉乡  个性说说  玄界之门  修真聊天群  从全球高武开始  第一课件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