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如意小郎君 > 历史军事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六百三十六章 一波三折
    皇宫,御书房。

    得到召见的端王匆匆走到御书房门口,看着站在门口的魏间,问道:“父皇在里面?”

    魏间笑了笑,说道:“陛下已经等候殿下多时了。”

    康王刚刚被废了亲王之位,他便立刻得到了召见,端王虽然不清楚这次召见所为何事,但却有一种大喜临门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深吸口气,压制住心中的喜意,大步走进殿内。

    魏间这次却没有跟进去,看着端王走进去,默默的关上殿门,守在门口。

    端王走进御书房,见殿内没有一名宦官宫女,只有陈皇一人坐在上方,他走到殿中,躬身道:“父皇。”

    陈皇放下手中的奏章,目光望向他,说道:“上来坐。”

    端王这才发现,陈皇的对面放置了一张椅子,这么多年来,他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第一次有和父皇面对面而坐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忐忑的坐下之后,陈皇才看着他,说道:“你的康王皇兄克扣军械拨银,身为皇子,插足盐铁之政,为法理所不容,朕无奈之下,只能将他罢黜,你对此怎么想?”

    端王立刻站起身,肃然道:“儿臣一定引以为戒,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,绝不僭越……”

    “坐下吧。”陈皇点了点头,看着他,说道:“你也无须像他那样,这个天下,朕迟早要交到你手里,这一切都将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你的,自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需用这些手段……”

    端王闻言,身体猛地一颤,下意识的站起身,面露恍惚之色,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和康王争夺这么多年,他等这一句话等了太久太久,真正等到的时候,感觉像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在做梦一般。

    康王败了,他即将成为未来的太子,未来的皇帝……,可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做,更没有做好这样的准备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回过神来,他才看着陈皇,疾声道:“谢父皇,谢父皇……”

    陈皇看着他激动的难以自持的样子,摇了摇头,说道:“坐下吧。”

    端王这才重新坐下,眼中光彩闪动,缩在袖中的拳头握紧又松开,身体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陈皇看着他,说道:“今日召你过来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有些话要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端王肃然道:“父皇恰救缫庑±删侩讲。”

    陈皇道:“朕已经决定将皇位传给你了,但还不会立刻封你为太子,接下来的日子,你要比之前更加的勤勉,给百官做出样子,用你做出的成绩来告诉他们,朕没有看错人。”

    端王恭敬道:“儿臣谨记父皇教诲,日后一定勤勉做事,不让父皇失望。”

    陈皇点了点头,又道:“等你到了朕这个位置,就会明白一些事情,但有些事情,朕希望你现在就明白。”

    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语气变得认真起来,端王的表情也变的肃然。

    “为君者,应当有宽广的胸怀,心胸狭隘者,不会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个好皇帝。”陈皇看着他,问道:“这两年来,你的党派在唐宁手中损失惨重,你恨他吗?”

    端王闻言,表情一滞。

    陈皇继续问道:“你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想着,等到你登基之日,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找他清算的时候?”

    端王张了张嘴,“儿臣,儿臣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要当的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皇帝,你最亲近的人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天下的百姓,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某一个家族,更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某一个人!”陈皇看着他,沉声说道:“要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每个皇帝都像你这样想,那要御史台何用,要这满朝的言官谏臣何用?”

    陈皇的气势压迫之下,端王额头的冷汗直冒,唯唯诺诺,不敢开口。

    “一个唐宁,从江南为国库带来了国库十年的税银,整顿江南,剿灭反贼,肃清六部的贪官污吏,提出强国强军之法,这样的人,难道不值得你重用吗?”

    “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你觉得,如此一位肱股之臣,比不上一个只会在朝中广植党羽,把持朝政的门阀豪族?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要一个能帮你匡扶社稷的重臣,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要一个把持朝政,与你争权的舅舅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端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,站起身,颤声道:“儿臣糊涂,多谢父皇点醒……”

    陈皇看了看他,说道:“坐吧,朕的话还没有说完。”

    端王坐正之后,拱手道:“儿臣恭听父皇教诲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京中今日的气氛有些压抑,康王被罢黜的消息虽然没有布告天下,但这几日满京的消息传的沸沸扬扬,早朝刚下,便有人通过特殊渠道得到了消息,传的京师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康王的亲王变嗣王,近乎流放似的被发配朔州,正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应了那句“行船不规范,皇位没一半”的歌谣,不过,这次他的皇位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没了一半,而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全没了。

    嗣王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没有资格争夺皇位的,离了京师,他就再也别想回来,今日之后,众人已经可以预见到,那个至少无上的位置,端王已经坐上了一半。

    说来可笑,因为区区一起撞船事件便失去了皇位,这位康王殿下,应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陈国有史以来最憋屈的皇子了。

    如此大好的消息,唐家依然门庭冷落,这些日子唐府谢绝外客,即便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今日上门拜访的客人,也被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唐家最气盛的时候,遭受到了一次次的打击,逐渐败落。

    而如今低调起来的唐家,反而悄无声息的完成了最大的目标,成为了再也无人敢招惹的家族。

    唐府之内,断臂老者站在唐淮身后,小声道:“康王到了朔州,我会找机会动手,让他彻底消失的。”

    唐淮平静道:“做的干净一些,不要再留首尾了。”

    老者看着他,问道:“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康王在朔州出事,陛下会不会怀疑?”

    唐淮看着他,说道:“所以让你手脚干净一些,康王殿下在京师娇生惯养,到了朔州那种地方,水土不服,不治而亡,不也很正常?”

    老者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他转头正要离开,唐琦面色肃然的从外面走进来,说道:“出了一些变故,康王不用去朔州了。”

    唐淮目光望向他,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唐琦看着他,解释道:“康王自尽了。”

    唐淮道:“死了?”

    “差一点。”唐琦摇了摇头,说道:“被太医救下来了,陛下去康王府看过,据说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让他暂时先留在京师,调养身体,不用去朔州……”

    “苦肉计……”唐淮目光望向窗外,说道:“还不死心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暂时不要去管唐宁了。”唐淮摇了摇头,说道:“让姓徐的盯着康王,看看他到底想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唐琦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按照唐家的计划,康王死后,京师大局已定,唐家和端王在京中便再也没有了对手和阻碍,到那时,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唐家向唐宁讨回那些旧账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只要端王成为了太子,能够实质性的参与朝政,对付一个权臣,根本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然而不知道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谁给康王出了这种铤而走险的主意,竟然用自戕的方式博取陛下的同情,免于前往朔州,得以留在京师。

    即便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已经成了嗣王,但也依然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大皇子,康王不走,唐家和端王便永远不能放心,而在这之前,他们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会对唐宁动手的。

    万一给了康王可乘之机,他们之前所做的一切,都会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唐琦走出房门时,舒了口气,喃喃道:“真走运啊……”
友情链接:盛唐之帝国崛起  99养生网  重活一次  锦衣夜行  都市医圣妙厨  最强终极兵王  星座网  哲夫当立  励志名人名言  都市之神帝驾到  穿越小说  天涯八卦  阅读封神系统  阅读封神系统  南方财富网  最强终极兵王  中华养生网  广东高考网  第一课件网  逍遥游  全职法师  北宋大表哥  大学生必备网  极品家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