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如意小郎君 > 历史军事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六百四十六章 敲打
    皇室今夜的家宴举行的仓促,结束的也仓促,发生了中间的那段小插曲之后,最终有些不欢而散的意味。

    端王和康王本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兄弟,因为皇位之争,如今一人高高在上,一人成惊弓之鸟,对于其他人也有警醒作用。

    以端王的无情,对康王如此,日后继承大统,又会如何对待其他的兄弟,包括宫中的妃子,甚至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陈皇自己,都要思考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宴会之后,诸人各自退去,陈皇面色难看,任谁也看得出来他的心情不好。

    他阴着脸,沉声道:“还没有成为皇帝,就如此对待兄弟,等到他继位了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要连朕也一起除掉?”

    没有人回答他,也没有人敢回答他,陈皇沉着脸想了一会,开口道:“通知尚书省,这次文举,以吏部为主,礼部为辅,怀王监察……”

    明眼人都能看出来,这些安排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对端王和唐家的敲打,魏间轻叹口气,低声道:“遵旨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京畿地区的科举还有几日就要开始,陛下却在这等关头,颠倒了负责科举的主辅部门,改为以吏部为主,礼部为辅,这绝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陛下心血来潮随意为之,其中深意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端王刚刚除掉了最大的威胁,几乎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坐稳了储君的位置。

    但这个位置也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那么好坐的,至少在他成为皇帝之前,越发的要低调行事,端王借着武举之便,拉拢朝中重臣,招致陛下不满,将原本属于他的差事让给了怀王,甚至连礼部唐家都受到了波及。

    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陛下对他的敲打,而且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很严厉的敲打。

    目的在于提醒和告诫他,他还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皇帝,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还这么肆无忌惮,这皇位,或许就轮不到他坐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端王府。

    端王的表情显得十分郁闷,原以为没了康王,他在朝中做事,便再也没有了什么阻碍,谁想到连他自己好不容易争取来的功劳,都要拱手相让,白白便宜了怀王。

    唐琦抿了口茶,说道:“康王已成嗣王,不可能和殿下争什么了,殿下可以继续和以前一样,不做不错,康王不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这么失败的?”

    “本王做什么了?”端王一脸的郁闷,说道:“本王什么也没做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自己洒了酒,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自己跪下的,父皇怪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唐琦看着他,问道:“康王真的怕殿下怕成那样?”

    “我还能骗你不成?”想到康王昨天惊惧的样子,端王心中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有些舒爽的,但舒爽过后的后果却让他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唐琦沉思片刻,说道:“当日他寻死强留京师,就已经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出乎意料,昨夜之事,表现的也有些过分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着端王,说道:“如果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真的被殿下吓破了胆,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还贼心不死,觊觎那个位置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凭现在的他?”端王笑了笑,说道:“舅舅以为,他还有机会吗?”

    康王已经成了嗣王,而且身边已经没有了多少势力,身上又有抹不掉的重大污点,继位无望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事实。

    “总归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要小心些。”唐琦看着他,说道:“殿下还不懂朝堂上的一些事情,也摸不透陛下的心思,就不要再做什么了,我们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,便不会出什么大的差错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知道了。”端王点了点头,随后才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。

    昨夜他明明也什么都没有做,不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被父皇警告,就算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不做,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有些人会主动的招惹上来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自康王亲王之位被罢黜之后,府上的谋士也全都离开,他自裁未果,被人救下来之后,便遣散了王府的大部分家仆,整日待在王府,从不出大门一步,似乎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真的心灰意冷,打算在京师做一个没有什么存在感的闲散王爷。

    康王府。

    康王头上缠着纱布,站在院内,听着一名下人的汇报。

    那人站在康王身后,躬下身,恭敬说道:“回殿下,属下已经打听清楚了,武举一事,陛下已经全部交给了怀王,文举也夺了礼部的权,吏部顶了上去,所有人都说,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陛下在敲打端王,敲打唐家……”

    康王表情无喜无悲,只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有些遗憾的说道:“倒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便宜了李睿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着那下人,问道:“徐先生呢?”

    那下人道:“先生出门去了。”

    康王目光望向墙外的天空,喃喃道:“先生所料果然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京师,主街之上。

    身着青衣的中年文士穿行在茫茫人流中,缓缓的踱着步子,时而在街边上小摊上停下,看看货物,与摊主闲聊几句。

    行至某处书画摊前时,他拿起一把扇子看了看。

    摊主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个衣着寒酸的年轻人,笑看着他,问道:“先生看中哪一款了?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看着他,问道:“这款怎么卖?”

    那摊主道:“三文一把。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继续问道:“十文三把卖不卖?”

    摊主脸上浮现出一丝犹豫之色,说道:“看在先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老顾客的份上,亏本卖了……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从袖中取出十文钱,放在桌上,说道:“拿三把。”

    那摊主取了三把扇子,包起来,递给他的时候,小声道:“康王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淡淡道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沉着脸道:“康王府只剩你一个谋士,你会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道:“他现在还不信任我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道:“你觉得我会信,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觉得大人会信?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淡淡道:“既然你们不信,我离开康王府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了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面色一变,立刻道:“我们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这个意思,你继续留在康王府,有什么事情,立刻通报……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收起扇子,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告诉你们家大人,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端王自己作死,将皇位亲手推出去,可怨不得别人……”

    这端王府的谋士面色复杂,端王这几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有些得意忘形,做事仅凭自己,不询问他们这些谋士,因此才有今日陛下的打压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那中年文士,低声道:“多谢徐先生提醒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端王被敲打的事情,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唐宁第二天早上从赵蔓口中得知的。

    昨天康王在家宴上对端王下跪,宴席不欢而散,后来就有了那些事情。

    赵蔓的表情有些复杂,说道:“端王皇兄真的那么可怕吗,昨天康王皇兄只不过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小心将酒洒在他的鞋子上,他就吓得跪在地上,用袖子为他擦拭,还求父皇饶过他,将头都磕破了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摇了摇头,说道:“他可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被吓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赵蔓疑惑的看着他,问道:“那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虽然昨天被吓到的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康王,但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最终吃亏的可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端王。”唐宁看着她,说道:“昨天的事情之后,你的父皇将原本应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负责的武举交给了怀王,这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对他的敲打。”

    赵蔓看着他,难以置信道:“难道康王王兄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故意的?”

    唐宁点了点头,说道:“不止昨天,他连上次自缢,多半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装出来的,为的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留在京师捣乱……”

    赵蔓一脸的难以置信,喃喃道:“这怎么可能,人的心机有这么深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,他们这些玩阴谋的,心都脏……”唐宁将她揽在怀里,说道:“外面的世界很危险,你就乖乖的待在我身边,我保护你……”
友情链接:大王饶命  广东高考网  天涯八卦  最强特种兵王  毕业论文网  中华康网  回到地球当神棍  寒门崛起  作文大全  极品最强大少  超级神基因  飞剑问道  超级神基因  星峰传说  诸天最强大咖  开天录  牧神记  太初  美食供应商  笔下文学  五代梦  南方财富网  男性健康  诸天最强大咖  极品最强大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