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如意小郎君 > 历史军事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六百五十九章 赵圆的资本
    张延站在院内,望着院中的一株枯树出神。

    在他眼中,他就像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这株枯树,身上充满了暮气,毫无生机。

    仔细想想,这株枯树,似乎比他也要好上一些,毕竟再过一个月,这树上就会重新抽出新芽,焕发生机,他自己还要在中书省蹉跎数十年,在临终之时,成为当朝大学士,受官员敬仰,百姓爱戴。

    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张家人的路,却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想要的路。

    年轻之时,他科举殿试位列同届甲榜第二,原本进入翰林院磨练两年,便能进入六部,慢慢晋升,因为张家,他越过翰林院,直接进入中书省,在很短的时间之内,就坐上了中书侍郎的位置。

    那时的他,被无数人所羡慕,仕途之通顺,同辈人中,无人能比。

    可十几年过去了,他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中书侍郎。

    如今,当年科举同届,几位不如他的人,有的人已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部尚书,有的人供职尚书都省,还有人官拜上州刺史,他依旧在中书侍郎的位置上坐着。

    张家成就了他,同时也限制了他,他想跳出张家的限制,却被无数枷锁捆绑,不能动弹分毫。

    这次礼部尚书之职,没有什么天大的意外,定然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落不到他头上的。

    过去的十多年里,类似于这样的机会还有很多,他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们从眼前溜走。

    张延叹了口气,看到女儿从外面走进来,问道:“润王走了?”

    小姑娘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张延看着她,说道:“你想要出去玩,可以找别的姐妹,你现在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大姑娘了,不能和小时候一样总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围在润王身边,男女有别,要懂得避嫌……”

    张延并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多么喜欢润王赵圆,和其他皇子相比,他一点儿都不上进,只知道玩闹,受张家家风影响,他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更喜欢上进刻苦的人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作为男人……,作为男孩,他整天泡在脂粉堆里,身后跟着一群女孩子,这岂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大丈夫应该做的事情?

    小姑娘抬起头,认真说道:“可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说了,以后要娶我的。”

    张延听了这句话,心中更为不满,说道:“小孩子懂什么嫁娶,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张家的女子,要嫁的自然也得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书香门第,就算嫁给皇家,也要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皇妃,而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王妃。

    润王继位成为皇帝的可能,便和他继任礼部尚书的可能一样。

    几近于零。

    小姑娘却对他的话不以为意,撇撇嘴道:“他长大会娶我,我们拉过勾的,他还说爹爹会当尚书呢。”

    张延摇了摇头,并未将女儿的话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,更没有无缘无故的礼部尚书。

    他与吏部尚书方鸿非亲非故,也无交情可言,朝中适合礼部尚书之位的大有人在,别的不说,就说那黄门侍郎沈业,与方鸿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同年进士,又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莫逆之交,凭什么这位置给自己不给他?

    就凭润王说了要娶他的女儿?

    张延叹了口气,再也不想这件事情,走出府门,准备去外面散散心。

    刚刚踏出家门,便看到一名宦官从车上下来,径直对张家的门房道:“陛下口谕,宣中书侍郎张延进宫。”

    张延闻言一愣。

    为官这么多年,他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第一次被陛下召见,而且现在元宵未过,还处在休朝期间,陛下这个时候召见他,会有什么事情?

    脑海中闪过的一道亮光,使得他身体微震,整个人甚至有些眩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御书房中。

    陈皇看着张延,说道:“礼部乃六部之首,朕今日将他交给张爱卿,希望你不要让朕失望。”

    已经从震惊和难以置信的情绪中回过神的张延立刻躬身,说道:“臣当鞠躬尽瘁,必不负陛下恩典……”

    他偷偷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吏部尚书方鸿,心中满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疑窦,方鸿真的将这个机会给了他?

    走出御书房之后,张延还有些浑浑噩噩的,又花了些功夫,才终于确认,这件好事,的确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落到他的头上了。

    方鸿缓步走到张延身旁,对他拱了拱手,笑道:“张大人,我二人以后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同僚了,接下来的省试之上,吏部和礼部还要互相照拂才好……”

    张延点头道:“那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自然,那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自然。”

    官场之上,人情往来,有来便有往,这次他能成为礼部尚书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承了方鸿的情,这笔人情,早晚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要还的。

    他看着方鸿,拱手道:“多谢方大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方鸿笑了笑,说道:“张大人客气,不知大学士进来身体如何,本官近日打算登门拜访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家父身体很好。”张延笑着说道:“方大人能来,张家欢迎之至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初一到十五,休朝的这些日子原本应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风平浪静,今年不知道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怎么了,朝堂上竟也接连发生了几件大事。

    康王遇刺,唐淮被夺了礼部尚书,没过几日,新的礼部尚书便又上了位,谁也没料到,最终捡了这个便宜的,居然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最不引人注目的中书侍郎张延。

    张家向来清高,不管朝事,不涉党派,行事也低调至极,有许多一方大员,甚至都不知道中书省有这么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毫无征兆的便坐上了礼部尚书的位置,出现在众人的眼前。

    得知张延坐实礼部尚书之位后,唐宁有些唏嘘。

    端王和康王争权之时,拉拢党派,靠的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权力,靠的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银子,赵圆比他们都要高明,他靠的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妹子。

    最让人无语的是【如意小郎君】,他的这一招,居然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管用的。

    张家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仕林中的常青树,在朝中的影响力非同一般,这次必须得承方鸿的情,张家和方家先结个善缘,赵圆在朝中又多了一个隐形的助力。

    还有他的王家妹妹,王相坐镇中枢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真正的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关键时刻,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。

    也少不了他的白家妹妹,白家掌管东门一卫,加上唐宁的左骁卫,凌家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夭夭的舅舅家,这种好事,以后自然要带上他们,还有萧*硬不起来*珏,多半也要凑这个热闹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有重量的文臣武将,赵圆这边都已具备。

    六部方面,吏部自然不用说了,方鸿一部尚书,再加上唐宁,全然可以做主,在以后的日子里,也可以继续为他增加筹码。

    户部也不用考虑,有方哲那位老狐狸在,根本没有什么要担心的。

    兵部陆家,可以交给萧珏,工部张昊那里,唐宁也能说得上话,礼部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赵圆未来的老丈人家,不帮自家姑爷难道帮外人吗?

    六部之中,赵圆已经拥有了五部,剩下一个话语权不重的刑部,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赵圆的资本,如果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唐宁稍微有些强迫症,六部不凑齐心里不舒服,他们现在已经可以什么都不做,坐等赵圆猥琐发育完成之后摘桃子了。

    说到刑部,不知道刑部尚书宋义家里有没有女儿,要不然让赵圆在努力努力,争取把六部凑齐了……

    唐宁从吏部回来,刚刚走进家门,晴儿便小跑过来,说道:“姑爷,家里来了两位客人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问道:“什么客人?”

    晴儿摸了摸脑袋,说道:“说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什么刑部尚书,什么提刑,姑爷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唐宁走进偏厅,看着坐在厅内喝茶的宋义宋千两兄弟,笑道:“两位今日怎么过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
友情链接:蜡笔小说  励志故事  小学生作文  励志名人名言  第一星座网  中学生阅读网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武神  极品全能学生  逆天邪神  棉花糖小说网  励志故事  全球高武  哲夫当立  北宋大表哥  落秋中文  努努书坊  天天美食  全本小说网  笔趣阁  金庸网  汉乡  情话网  逆剑狂神  玄界之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