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如意小郎君 > 历史军事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六百八十二章 还施彼身【第七更】
    “失眠多梦,腰酸背痛,四肢发冷……,吴大人要注意房事,家里有几房夫人?”

    “不多,也就比唐大人多两房……”

    “六房还少,吴大人的肾该补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韩大人每逢下雨天关节疼痛,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老毛病了,回头我给给你带几副膏药贴着。”

    “赵郎中每次弯腰就腰疼,那你就不要弯腰啊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尚书省的官员,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群凑热闹的,真要有病,早就拜访太医诊治了,唐宁象征性的帮他们几人瞧了瞧,目光看向王相,问道:“要不要下官帮王相也瞧瞧?”

    王相摇了摇头,说道:“本官身体一直都很好,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唐宁道:“王相此言差矣,病来如山倒,病去如抽丝,很多病发之疾,根本没有征兆,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看看的好,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真有什么隐疾,也好早做准备。”

    王相只当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唐宁与他和解的手段,想了想,点头伸手道:“那便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唐宁脸上露出笑容,伸出三根手指,搭在他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号着号着,他脸上笑容便逐渐凝住,随后渐渐消失。

    王相心中咯噔一下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唐宁看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,只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摇头轻叹,面色复杂道:“王相这几天,喜欢什么就吃点什么吧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他便再次摇头,转身走出了尚书省。

    王相怔在原地,一颗心沉入谷底,回过神来,准备找唐宁问恰救缫庑±删垮楚的时候,他已经走出尚书省了。

    原本嘈杂的尚书省,顷刻间就变的安静起来,尚书右丞看了看王相,小声道:“大人,要不要找个御医来给您瞧瞧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王相抬头看了一眼门外,说道:“等他下午上衙的时候再来问问。”

    唐宁下午没有来上衙,之后整整三日,他都没有来。

    平日里气氛还算活跃的尚书省,这几日变的陡然安静起来,三日之前,尚书省就在流传王相身患什么重大隐疾,时日无多的说法,众人的心情都很低落,王相这三日看似平静,但整个人看起来都憔悴了许多。

    尚书右丞带着一人走过来,说道:“王相,徐太医来了。”

    跟在他身后的那名老者拱了拱手,说道:“见过王相。”

    王相站起身,说道:“麻烦徐太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麻烦。”徐太医笑了笑,说道:“烦请王相伸出手腕,下官帮王相先号号脉……”

    王相伸出手腕,徐太医将三根手指搭上去。

    他号完了脉,诧异的看着王相,问道:“王相近日身体可有什么不适?”

    王相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就奇了。”徐太医道:“王相的脉象也很平稳,不像有什么隐疾,王相怎么会这么觉得?”

    王相怔了怔,终于意识到了什么,大怒道:“原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在唬老夫!”

    徐太医诧异道:“谁?”

    王相咬牙道:“唐宁!”

    “啊,难道王相身体有恙的结论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唐大人下的?”徐太医看着他,说道:“那下官收回刚才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着王相,解释道:“唐大人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孙老的师弟,医术高超,下官远远不及,要不王相再去问问唐大人?”

    王相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孙神医在唐家,短时间内,家中想安宁也安宁不了。

    他对京中许多权贵都有恩情,那些人带着礼物上门,总不能将之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更何况,有些人的身份也实在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珍贵,凌老将军来了他能挡着吗,萧老将军来了他能挡着吗?

    这些人不能挡,也挡不起,为了家里能安静一些,唐宁特意为孙老定了一个会客日,想要拜访他或者前来叙旧的,都集中到一天,简单省事。

    唐家今日来了许多贵客,让唐宁没想到的是【如意小郎君】,王相居然也到了。

    他看着王相,诧异道:“尚书省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很忙,有很多折子要批吗,王相怎么还有空来找孙老?”

    “老夫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来找你的!”王相冷哼一声,问道:“你前几日说本官的身体怎么了?”

    唐宁诧异道:“没怎么啊……”

    王相怔了怔,怒道:“没怎么你那天叹什么气?”

    唐宁诧异道:“我家丫鬟养的兔子死了,我只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想到了这件伤心的事情,故而叹气,怎么,不行吗,尚书省好像没有不能叹气的规矩吧?”

    早不叹,晚不叹,偏偏在给人看病的时候叹,叹完了一句话也不解释,直接消失三天------他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大夫,早就被人剁碎喂了狗。

    王相看着他,沉着脸道:“那你说老夫这些天想吃点什么就吃点什么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唐宁笑着解释道:“王相为国操劳,我让丞相多吃点好东西,自己对自己好一点,有错吗?”

    他想到一事,又补充道:“对了,王相毕竟已经年迈,平日里要避免大喜大悲,保证睡眠也很重要,我观王相气色不好,这几天没睡好吧?”

    王相胸口微微起伏,他这几日担心身体有什么重大隐疾,寝食难安,气色能好才怪……

    王相看着他,许久,不怒反笑,说道:“好一个斤斤计较的唐侍郎,连老夫都着了你的道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疑惑道:“王相在说什么,下官听不懂……”

    王相瞥了他一眼,拂袖向里面的院子而去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他的身体无恙,总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好事,不想再和唐宁计较这件事情,此刻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要去拜访拜访孙神医,几十年前,王家欠他的一个人情,至今还没有机会还。

    唐宁重新走回房间,王老头无中生有冤枉他教坏了赵圆,唐宁让他也尝尝无中生有的滋味,也算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

    毕竟,被人冤枉的滋味并不好受,年长并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随意冤枉别人的理由。

    前面的院门口,王相已经将刚才的事情抛在脑后,踏进院中。

    院内十分热闹,孙神医被众人围在一起,吏部尚书方鸿与户部侍郎方哲站在下方,宋家兄弟,礼部尚书张延,兵部尚书陆鼎陪在身旁,陆老将军和凌老将军和孙神医并肩谈笑……

    王相走进院中,看着眼前的这一幕,脚步渐缓,最终彻底停下。

    
友情链接:三国高校传  首富杨飞  战神狂飙  都市之归去修仙  全职法师  寒门崛起  神级兵王都市行  花百科  哲夫当立  社保查询网  大明元辅  穿越小说  中华康网  寸芒  星座网  九御神王  超级兵王  完美世界  星峰传说  五代梦  电视指南  笔下文学  超级神基因  创世中文网  棉花糖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