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如意小郎君 > 历史军事 > 如意小郎君 > 第七百一十八章 遇袭
    唐宁和完颜嫣在河边谈事情,河对面居然潜伏着这么多人,明显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完颜嫣抽出腰间的短刀时,唐宁握住她的手腕,说道:“走!”

    听老郑的话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没错的,老郑要他们走,显然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觉得他们在这里只会拖累,唐宁今天出来,身上并没有携带什么厉害的蛊虫,和完颜嫣待在这里,只会拖老郑的后腿。

    完颜嫣收回短刀,翻身上马,顺势将唐宁也带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抱紧我!”她说了一声,便策马向来时的方向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河对面的草丛深处,一名蒙面汉子看着二人离开,沉声道:“追!”

    他身旁的一人看着前方,说道:“首领,那里还有一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蒙面汉子望向对岸,见还有一道人影站在那里,挥了挥手,说道:“拦路者死!”

    十余人扬起手中的弯刀,向老郑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老郑看着他们,问道:“真的要这样吗?”

    回应他的,只有那十余人手中的弯刀。

    老郑握紧杀猪刀,看着前方向他冲过来的人影,舔了舔干涩的嘴唇,眼神深处,浮现出一丝血丝,以及压抑已久的悸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草原之上,完颜嫣纵马狂奔,唐宁只能抱紧她才不至于掉下去。

    他看着完颜嫣,问道:“你去哪里?”

    完颜嫣道:“回乌延部啊,回去搬救兵!”

    唐宁道:“你的行踪已经泄露,他们既然能在河边设伏,路上的埋伏恐怕会更多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从前方的某处山丘之后,猛地窜出了数十匹轻骑。

    前路被截,即便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距离乌延部只有十里,此刻也变成了天堑般的距离,完颜嫣面色微变,在下一刻便猛地勒紧马缰,向着另一个方向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“追!”数十人中,最前方一名蒙面人低沉着声音道:“殿下有命,只要死的,不要活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乌延部。

    陈舟走到阿伊那的帐中,问道:“公主还没有回来吗?”

    阿伊那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你们家大人回来的时候,公主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他们在河边有什么事情干……”陈舟看了看他,试探道:“要不去看看?”

    阿伊那瞥了他一眼,说道:“没你的事,你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好好的留在部里。”

    陈舟从阿伊那的帐中走出来,心中依然惴惴不安,黑暗中,忽有脚步声从前方传来。

    这脚步声很缓,也很沉重,陈舟借着从营帐中透出来的光,看到满身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血的老郑,心中咯噔一下,问道:“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怎么了,大人呢?”

    老郑看了他一眼,皱眉道:“他们没有回来?”

    这一眼看的陈舟寒毛直竖,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,说道:“没,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公主!”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你们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里河,乌延部的族人,一半以上的人都来到了这里,手中打着灯笼,大声的呼唤着。

    四公主和驸马在这里消失,消息传回乌延部,在阿伊那的指挥下,整个部落近乎倾巢出动,外出寻找他们二人。

    只是【如意小郎君】,众人沿着河流,无论怎么呼喊,都得不到回应。

    河边,忽有一人被脚下一物绊了一下,疑惑道:“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他打着灯笼,凑近一看,才发现刚才险些绊倒他的东西,居然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条手臂,那手臂齐根而断,鲜血将脚下的草地染成褐色。

    他心中一惊,倒吸口凉气,忍不住后退几步,脚下一滑,又险些被一物绊倒。

    借着灯笼的光,他看到脚下的土地上,满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残肢断臂,他左脚踩着一只手掌,右脚不知道踩着谁的大腿。

    “呕!”

    正常人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,他手中的灯笼掉在地上,忍不住狂呕起来,直到胃中没有什么东西可吐时,又变成了干呕……

    这时,周围的其他人也都发现了这一片修罗场,表现和他一般无二,心理素质不佳之人,更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被直接吓得失禁,血腥味夹杂着骚臭味,使得现场臭不可闻。

    陈舟背对着河边,已经将昨天吃的饭都吐了出来,阿伊那也没有比他好到哪里去,面色发白的捂着嘴,听到身后传来的阵阵呕吐之声,终于没忍住,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已大亮,乌延部的族人终于回了部落。

    等在部落中的妇人们立刻迎出来,拿出肉干,看着自家男人,心疼道:“怎么现在才回来,饿了一晚上饿坏了吧,先吃点肉干垫一垫,家里还有半根羊腿……”

    “呕!”

    那男人的面色已经从白色变成了青色,看了那肉干一眼之后,便不住的干呕,只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胃里所有的东西都在昨夜吐了出来,一边干呕,一边对那妇人不住挥手,大声道:“拿走,快拿走!”

    乌延部发生了一件大事,细究起来,则不仅仅牵扯到乌延部。

    昨夜有数十人袭击了四公主和驸马,四公主和驸马现在消失无踪,而那数十人,已经尽数授首。

    后经辨认,那些人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蒲察部的人,蒲察部的首领被人砍了脑袋,其麾下的数十勇士,也大都身首异处。

    且不说他们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怎么死的,蒲察部对四公主和驸马不利,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造反,而蒲察部向来唯大王子马首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瞻,也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说,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大王子要刺杀四公主?

    派出蒲察部五十勇士去刺杀自己的妹妹,可想而知,大王子已经丧心病狂到了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阿伊那阴沉着脸,说道:“我这就去禀报可汗!”

    “先派人去找他们吧。”老郑走进来,看了她一眼,说道:“他们没有回来,一定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半路又出了什么变故。”

    老郑的表情平和,但却看的阿伊那遍体生寒,下意识的点头道:“是【如意小郎君】……”

    老郑点了点头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阿伊那想到河边的惨状,宛如人间炼狱,忍不住道:“他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个屠夫!”

    “老虎偶尔也吃草。”中年女子看着她,说道:“但不要忘了,老虎永远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老虎,吃草再久,也改不了他吃肉的本性,兽性被压抑的越久,爆发出来的时候,就越可怕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草原,某处不知名河流。

    “鱼焦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宁蹲在河边,有些失神,经完颜嫣提醒之后,才将手里的木棍转了转,让手里的烤鱼翻了个面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遇到神秘人半路截杀,对方人数太多,不能硬拼,他和完颜嫣一路逃跑,好在她对这里的地形熟悉,又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夜晚,他们弃马奔行了数个时辰,才摆脱了追兵。

    天亮的时候,完颜嫣告诉他,她们迷路了。

    昨天夜里,在分辨不清方向的情况下,两人为了逃命,东奔西跑,早就迷失了方向,放眼望去,茫茫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草原,他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条河流,好在这河里的鱼足够肥美,可以解决他们的饱腹问题。

    唐宁想了想,看着完颜嫣,问道:“顺着这条河一直向下,不能回到乌延部吗?”

    完颜嫣摇了摇头,说道:“这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同一条河,我也不知道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哪一条,沿着河走一定会遇到部落,但也有可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大哥和三哥的部落……”

    昨夜的追兵必定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大王子或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三王子的人,遇到他们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自投罗网,唐宁看着她,重新问道:“太阳东起西落你总该知道吧,乌延部大概在哪个方向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完颜嫣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昨天还说从小在草原长大,对这里的环境十分熟悉,唐宁总觉得她不太想回去,盯着她的眼睛,问道:“你该不会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在骗我的吧?”

    完颜嫣移开视线,惊慌道:“怎么会呢……”

    
友情链接:绝世邪神  大明元辅  我的绝色美女房客  中华康网  好名字  房贷计算器  明末第一贼  健康报网  超强吸妖器  斗战狂潮  重活一次  好名字  五代梦  情话网  极限保卫  中华养生网  锦衣夜行  美食供应商  步步生莲  中国会计网  星峰传说  汉乡  如意小郎君  中世纪崛起  重活一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