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如意小郎君 > 历史军事 > 如意小郎君 > 第七百九十六章 祭典
    定元三年末的祭典,阵仗极大,官员权贵们,卯时就开始在宫门前集合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之后,他们会从皇宫出发,出了京师,徒步走到西山,攀登到山顶祭坛,见证此次的祭典活动。

    从皇宫到西山的道路,一路都有禁卫巡逻,今天之内,京中百姓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允许在这一条路上出现的。

    祭典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属于皇家以及那些达官贵人的,百姓们还要日常的劳作生活。

    西城门不开,他们就走东南北三个城门,西边的道路不允许通行,他们便绕些远路。

    而此时,东城门外,出现了两道身影。

    徐先生和那年轻人并没有带什么行李包袱,站在东城门外,回头看了一眼,便转身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他们走出数里,前方的官道上,忽然出现了十余道人影。

    前方的一名青年看着他,问道:“先生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徐先生抬起头,看着康王府的护卫,说道:“去该去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那青年笑了笑,说道:“先生该去的地方,不应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王府吗?”

    徐先生道:“徐某的任务已经完成了,接下来的路,需要殿下自己走。”

    那青年摇了摇头,说道:“这句话,先生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自己和殿下说吧。”

    徐先生看着那青年,说道:“徐某还有要事,希望张统领行个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,我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奉命办事。”青年看了看他,挥手道:“带他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十余名王府护卫缓缓的向着二人逼近。

    徐先生身后的年轻人上前一步,站在他的前面。

    须臾之后。

    包括那张统领在内,所有人已经躺在地上,人事不知。

    二人牵了他们的马,从官道转入小道,身影逐渐消失。

    此时,西山之上,有关这次的祭典,所有事情都已经准备完毕,祭品乐器就位,右西门卫也已经遍布西山,随时待命。

    后山。

    一行二十人的队伍穿过山间小道,一人道:“谁不知道后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片悬崖,还用得着搜寻吗?”

    为首的小尉道:“小心无大错,今日之事,不能有一点儿闪失!”

    他看向身后,说道:“大家都给我睁大眼睛,打起精神!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精神微微一振,左右四顾起来。

    某一刻,忽有人惊声道:“前面好像有人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众人目光纷纷望过去,只见前方的树林之外,出现了两道人影,看他们的衣装,不像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右西门卫之人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那小尉大喝一声,便向那边快速跑去,身后众人也纷纷跟随。

    那两人见被发现,似乎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有些惊慌,飞快的跑进林子中,在后方二十余人的追赶之下,东奔西跑,左冲右突,虽然只有两人,却也让这二十名追兵气喘吁吁,连他们的衣角都没有碰到。

    二十余人追了有一刻钟,才终于追到了一处宽阔地带,那两人不再跑了,后方一名右西门卫追兵扶着树,弯下腰,看着他们,喘息道:“跑啊,你们怎么不跑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,声音便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因为就在他说话的时候,从那两人身后的林中,忽然涌出了密密麻麻的身影,一眼望去,至少也有数百上千人。

    几人瞬间面色大变,那小尉毫不犹豫的转过身,大喊道:“跑!”

    只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刚刚透支了体力了他们,怎么能跑得过休养了一夜的左骁卫,很快就被制住,按在地上。

    萧珏从人群中走出来,看着被擒下的右西门卫诸人,挥手道:“扒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宁天不亮就起床洗漱,换好官服,来到皇宫之前。

    他虽然身份很多,但这次穿的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属于大将军的甲胄,甲胄之下还穿了软甲。

    纵使他有三头六臂,也抵不过千军万马,为了以防万一,除了全副武装之外,唐宁还安排了老郑一起随行。

    冬日的早晨,虽然没有下雪,但寒意依然刺骨,一些朝中老臣站在宫门之前,被冻的瑟瑟发抖,却还要保持仪态,鼻涕流下来都不能伸手擦一擦。

    然而这还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们最辛苦的时候,一会儿要进行的长途跋涉,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考验他们体力的时候。

    皇室每次祭典,都极尽奢华,仪式繁复,仪器考究,每一个步骤,都有着严格的礼仪规制。

    便比如从皇宫到祭坛的这一段路,只能用脚步丈量,不能用任何代步工具,这一点连皇帝都不例外,不过陈皇身体强壮,走十几里路没什么,朝中的那些老臣就承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张大学士以及几位实在年迈的大臣,和怀王一样免于参加祭典,但还有些人,想要咬牙坚持。

    唐宁和武烈侯以及凌大将军交换了一个眼神,站在了自己的位置。

    当东方天边的第一道光线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时候,从宫里传来了一阵阵钟声。

    陈皇以及几位皇子,在禁卫的保护之下,从宫中走出来,身后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浩浩荡荡的仪仗队伍,再之后,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百余人的乐队。

    皇室的仪仗队伍,加上权贵官员,以及一些随从,整个队伍绵延数里,唐宁在京多年,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阵仗。

    康王已经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亲王了,他的位置要落后于端王和润王,甚至比福王还要靠后,就在唐宁前方不远处。

    唐宁从刚才开始就在留意康王,但他的表情从始至终都没有什么波动。

    唐宁一开始认识的康王,喜怒形于色,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,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就开始时常露出这种面无表情的样子,根本猜不出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人在经历了重大的挫折或者变故之后,性情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有可能发生巨大变化的,然而康王的变化,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让人心惊。

    唐宁在观察康王的同时,康王也在观察着陈皇。

    在文武百官以及皇室最前方走着的,自然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地位最为尊崇的人,只有皇帝才能走在那个位置。

    而那个位置,马上就要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的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即便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早已练就喜怒不形于色的本领,脸上也忍不住浮现出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陈皇走在前方,忽而心有所感,回头望去。

    但后方除了缓缓行进的队伍,什么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【ps:小郎君去年五月二十四发书,到现在正好一周年啊……】

    
友情链接:IT百科  武道孤圣  极限保卫  第一星座网  极限保卫  IT百科  从全球高武开始  回到地球当神棍  努努书坊  龙组兵王  免费算命网  最强特种兵王  创世中文网  笔趣阁小说  明朝败家子  哲夫当立  第一课件网  全本小说网  星座网  三国高校传  重活一次  逆天邪神  最强终极兵王  莽荒纪  神级兵王都市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