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如意小郎君 > 历史军事 > 如意小郎君 > 第七百九十七章 反!【补更】
    出了京师,在左右金羽卫的护卫之下,一行绵延数里的队伍,在官道上缓缓而行。

    坑坑洼洼的官道早在几天前就被工部的官员用黄土填平、夯实,要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皇帝在祭典的路上,因为某个坑崴了脚摔了跤,工部尚书和侍郎就都做到头了。

    以他们现在的行进速度,大概可以在午时前后抵达祭坛。

    唐宁看了看身后缓缓而行的人群,感叹幸亏现在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冬天而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夏天,要不然不等走到西山,怕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就要死些人在路上。

    早晨起来的时候,虽然有些寒冷,但走着走着,也就不觉得冷了。

    这数百上千人的队伍,想要保持一路整齐自然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可能的,虽然一路都有礼官巡查,但他们对于大多数情况,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张大学士因为身体原因,免于参加祭典,王相作为丞相,却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必须出席的。

    唐宁落后几步,看着走在文官前面的王相,问道:“王相感觉可还好?”

    虽然已经走出了数里有余,但王相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脸不红气不喘,说道:“劳烦唐大人关心,老夫的腿脚还算利索,走走路爬爬山,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没有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朝中这些一把年纪的老臣,身体意外都不错,王相虽然一把年纪,但看起来,似乎比后面的年轻官员还要精神。

    唐宁向后方回头看了一眼,有些年轻官员额头已经沁出细汗,面无菜色了。

    他走在王相身边,小声道:“一会儿的祭典上,王相还要多加小心,保护好自己。”

    王相眉梢猛地一挑,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唐宁没有说话,只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抬头望着前方。

    王相目光望过去,最终停留在了康王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沉默了一会,问道:“几成把握?”

    唐宁道:“防患未然。”

    王相思索良久,看着他,郑重道:“陛下不能有闪失。”

    唐宁道:“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众人用了一个时辰,便已经到了西山之下,爬山大概还要用上一个时辰左右,这个时候,队伍便更加散乱了,众人互相搀扶着攀爬,人群的礼官也累得够呛,并没有对这种行为多加指责。

    现在干系不大,但等到上了山顶祭坛,不管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皇室子弟,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权贵官员,都不得喧哗,咳嗽,吐痰,在这之前,首先要保证的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们能爬上去。

    东门卫护送到山下,便不能上山了,山道上容纳不下那么多人,左右两旁,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右西门卫的将士。

    陈皇走在最前面,即便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两条腿已经有些酸涩,抬头望向山顶的目光中,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带着一丝激动。

    对于皇帝而言,没有什么比取得了足以在列祖列宗面前夸耀的成绩之后,在祭典上当着文武百官,当着满京权贵的面再次宣扬一遍更令他激动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祭典,足以载入史册,足以令他名流千古。

    如此想来,他双腿的那一丝酸涩,似乎也在瞬间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沉浸在激动中难以自拔的陈皇,自然没有发现,就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,康王抬头望着山顶,脸上的激动和狂热,还要更甚于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以唐宁如今的身体,哪怕西山再高上一倍两倍,对他来说,也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难事。

    但对于其余人就不一样了,爬到最后一段距离的时候,包括陈皇在内,所有人都停在台阶上休息。

    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们最后的休息时间,一旦踏上山顶,所有人都要遵守祭典的礼仪规制,直至祭典结束。

    祭典分为迎神、奠帛、献礼……,撤馔、送神等数个步骤,过程冗长,礼仪繁缛,每个祭祀环节,都有音乐和舞蹈,这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在礼仪上被严格规定的,且每一个步骤,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由陈皇恰救缫庑±删浚头,宗室辅助。

    这对于其余人来说,便显得轻松多了,他们只需站在原地,时不时的叩拜,起身,再叩拜便可。

    祭典的第一个程序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陈皇行至众神和祖宗排位面前上香叩拜,谓之曰迎神,典礼伴随着奏乐,乐声听起来十分肃穆,众人屏息凝神,不敢发出任何噪声,夹在在乐声之间的,只有山风和偶尔传来的鸟鸣。

    奠帛之后,由王相宣读祭文。

    这祭文很长,且明显有着固定的格式,前面的几段,连唐宁听着都有些晦涩。

    后面的内容就有些浅显易懂了。

    大概意思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说,陈皇在位的这些年,整肃朝堂,攘外安内,百姓安居乐业,岁有余粮,国库充盈,等等等等……

    在众神和列祖列宗的排位面前,吹嘘自己的功绩,显然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件倍有面子的事情,看着陈皇满面红光,喜不自胜的样子,唐宁就明白了他为什么非要将祭典设在西山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望向康王,见康王只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低头站在自己的位置,就知道他还没有等到动手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祭典流程众多,程序繁琐,要两个时辰以上才能结束。

    在这段时间里,一千名右西门卫将士,就守护在祭坛之外,其余之人,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分布在山道以及西山各处,负责警戒。

    后山。

    一名都尉领着百名手下,站在某处密林之外,疑道:“怎么回事,一个晚上了,他们怎么还没有回来?”

    一人看了看前方,说道:“晚上黑灯瞎火的,他们莫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掉下悬崖了吧?”

    那都尉看了他一眼,伸手指了指几人,说道:“你们几个,去那边的林子里看看。”

    十余人闻言,向崖旁的密林走去。

    那都尉目中闪烁着激动之色,回头望向祭坛的方向,喃喃道:“成败在此一举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死,就在今日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行人在林外等了许久,也没有看到林子里有人出来,他脸上浮现出一丝警惕之色,伸手向后示意,缓缓的向着树林的方向逼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祭坛之上。

    前方的天空忽然传来了一阵嘈杂的鸟鸣,唐宁抬起头,看到一群飞鸟从后山的林中惊起,从他们的头顶飞过。

    此时,祭典已经进行到献礼的步骤。

    这一个过程,需要包括陈皇在内,皇室宗室行三跪九拜礼。

    祭典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允许女性参与的,因此太后赵蔓和宫中妃子都没有过来,有资格行此大礼的,也只有陈皇,福王,端王,康王,以及润王。

    陈皇就位之后,见礼官许久都没有开口,抬头望去。

    那礼官正要宣布献礼开始,却见所有人都就位,唯独康王还站在祭台最边缘的位置,小声提醒道:“康王殿下,快快就位!”

    康王只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微笑看着他,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陈皇回过头,看着康王,皱眉道:“还愣在那里干什么,还不快就位!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康王看着他,微微一笑,向后退了两步,站在一队护卫的身后,笑问道:“当然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造反啊------父皇没看出来吗?”

    
友情链接:伏天氏  励志故事  美食供应商  减肥方法  我的冷艳总裁老婆  都市之神级宗师  民国谍影  中药大全  逆天邪神  锦衣夜行  诸天最强大咖  盛唐风华  经典语录  寸芒  逆剑狂神  中学生阅读网  神豪之娱乐天下  重活一次  逆天邪神  笔趣阁小说  斗战狂潮  我闺女是天师  中药大全  励志名人名言  管理资料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