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如意小郎君 > 历史军事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八百一十八章 婚书
    他有一个指腹为婚的未婚妻,这件事情唐宁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第一次听到。

    虽然这么多年过去,他已经有了家室,对方也不太可能还一个人,无法履行当年的承诺,但对方一家有恩于他们,如果有什么能帮得到的地方,唐宁自然会伸出援手。

    以他现在的身份和地位,就算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能让他们掌握多大的权势,却也可以送他们一场富贵。

    唐妤看着他,说道:“当年我们被追兵分开,我带着他的女儿回了京师,拜托给别人抚养,一直到现在。”

    听她说完这句话之后,唐宁对于那位未婚妻已经有了一些印象。

    她有一半的西域血统。

    她的年纪比自己大一些。

    她从小在京师长大,被母亲十分信任的人养大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时候,他还不知道他的这位神秘未婚妻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谁,也就太蠢了。

    他转过头,看了唐水一眼。

    唐水双臂环抱,听故事听的津津有味,忽然没了下文,抬起头时,发现两人都在望着她,疑惑道:“你们看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安阳郡主刚刚下了马车,便看到唐水红着脸从唐家跑出来,诧异道:“你干什么去,哎,你慢点,你等等我……”

    片刻后,京师西区,安阳郡主扶着门框,气喘吁吁道:“你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唐水踏进院门,一名妇人从里间走出来,惊喜道:“水儿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娘。”唐水走上前,说道:“我想问你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妇人道: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唐水看着她,问道:“我的亲生爹娘到底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什么人?”

    妇人看了看她,诧异道:“你怎么忽然问起这个?”

    唐水握着她的手,说道:“娘,你就告诉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娘说过很多次了,这个娘也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很清楚。”妇人摇了摇头,说道:“当年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你小姑带你回来的,也只有她知道你的身世。”

    唐水难以置信道:“那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说,小姑说的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真的了?”

    妇人看了看她,转身走进房间,片刻之后,拿出一个小匣子,说道:“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你小姑当年留给你的东西,说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你爹娘留给你的,等到你嫁人之后再打开……”

    安阳郡主探过头来,问道:“为什么要等到嫁人之后?”

    妇人摇了摇头,说道:“这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那妇人不知道,唐水却知道。

    当年他们指腹为婚,但却并没有逃出陈国,小姑以为唐宁当年已经死了,才一直没有说那件婚事,之所以要等她嫁人之后,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想她受到这桩婚事的约束。

    妇人看着这上了锁的匣子,说道:“这箱子的钥匙在你小姑那里,我们也从来没有打开过。”

    唐水接过木匣,拿着锁头,轻轻一扯,便将锁头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匣子打开,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霉味,匣中装着一双小鞋,一只拨浪鼓,除此之外,还有一张发黄的布帛。

    她将那块布拿出来,布上有字,正面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汉文,背面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她看不懂的文字,唐水看着这上面的文字,安阳郡主凑过来,惊呼道:“婚书,谁的婚书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生活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处处充满了惊喜,一会儿的功夫,唐宁就莫名其妙的少了一位表姐,多了一位未婚妻。

    这让唐宁很尴尬,出了这种事情,让他以后怎么去面对唐水,怎么面对家里的几位夫人?

    唐妤看着他,说道:“我之所以没有告诉水儿这件事情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以为你二十年前已经遭遇了不测,不想影响到她的人生,如今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,水儿的父母也不知道还在不在世,这件事情,你们自己去处理吧。”

    唐宁自己还能怎么处理,父母之命,指腹为婚,他哪里有处理这件事情的经验。

    无论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对唐水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对他来说,这件事情都十分尴尬,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谁也不提,就当这件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他回到书房,拿出纸笔,准备起草一份折子。

    有关西域奴隶一事,唐宁觉得不应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这样,即便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敌对的两方,也应该本着人道的精神,将人视为禽兽买卖,如此一来,礼仪之邦的陈国,与他们口中的蛮夷何异?

    不仅陈国如此,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能与小宛在这件事情上达成一致,无论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陈国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西域,都能少很多惨剧。

    “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没想到啊……”安阳郡主从外面走进来,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她,说道:“原来你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水儿那个未婚夫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头也没抬,说道:“那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安阳郡主道:“这么说你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想反悔了?”

    唐宁道:“这不算反悔,那个时候……她还小,我还没有出生。”

    “婚姻大事,本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和她还小你没出生有什么关系?”安阳郡主道:“你们有父母之命,还有婚书在,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有婚约在身,若要悔婚,也必须两方父母同意,否则便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忠不孝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本来已经快要忘记这件事情了,却又被安阳郡主扰乱了思绪,他抬头看着她,问道:“郡主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来还我银子吗?”

    安阳郡主愣了一下,随后脸上露出笑容,岔开话题道:“你在写什么?”

    唐宁没有回答,安阳郡主也不觉得尴尬,主动的凑上前,探头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,她脸上露出惊容,说道:“你疯了,你知道禁止人口买卖,要损害到多少人的利益吗,你不怕得罪他们吗?”

    唐宁问道:“我得罪的人还少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了良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既然他已经得罪了很多人了,又怎么会在意会不会多得罪一些,或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将曾经得罪过的人再得罪一遍。

    他以前做的那些事情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为了报仇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为了帮助润王铺路,他现在做的这件事情,只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为了良心。

    安阳郡主看着他,说道:“那些穷苦百姓养不起孩子,只有把他们卖给大户人家,一家人才有活路,对此朝廷向来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鼓励的,你这样会得罪权贵,得罪朝廷,还会得罪百姓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想了想,觉得安阳郡主说的有道理。

    既然他处在这个时代,就不能照搬后世的一切,也要考虑到实际恰救缫庑±删块况。

    思忖了一番之后,他将其中的一些划掉。

    不能禁止百姓将他们的孩子卖给富贵人家,换取生存的可能,也不能禁止你情我愿的人口交易,比如权贵之间互赠姬妾丫鬟等。

    需要禁止的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们通过暴力手段,从西域掳来人口,将他们当做牲畜一般,贩卖给京师权贵。

    陈国允许正常的人口交易,但对于通过坑蒙拐骗,或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强行掳掠的行为,惩罚力度极大,主犯被抓住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斩立决,然而这一项律法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保护陈国子民的,西域人不在他们的保护之列。

    安阳郡主看了看,说道:“这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水儿想要做的事情吗,还说什么为了良心,她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你的良心吗……”

    
友情链接:免费算命网  最强狂兵  最强特种兵王  九重武神  好名字  笔趣阁  盛唐之帝国崛起  盛唐之帝国崛起  伏天氏  笔趣阁  理财知识  诡秘之主  女性健康  哲夫当立  健康报网  步步生莲  开天录  中学生阅读网  完美世界  理财知识  哲夫当立  作文吧  如意小郎君  中世纪崛起  武道孤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