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如意小郎君 > 历史军事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八百一十六章 夫妻相
    拜访赵国公府的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永平侯,宜春侯等人。

    在京师,有着这样的一些家族,他们虽然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权贵,但整个家族,也只剩一个爵位,除了每年能从朝廷领些俸禄之外,并没有什么实权,若干年后,这仅剩的爵位,也会随着一代人的逝去,被朝廷重新剥夺。

    永平侯,宜春侯,包括周家,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这样的家族。

    之后一段短短的年岁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们在京师能燃起的,最后的亮光了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家族来说,重新振兴已经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奢望,在家族后继无人的情况下,他们终将没落,然而即便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没落,也分两种情况。

    有的家族,没落之后便一无所有,有的家族,早在没落之前,就积攒够了足够的财富,凭借着家族的一点儿余荫,还能在京师逍遥好多年。

    永平侯宜春侯等人早就对于重振家族不抱什么希望,这些年,他们跟着周家,大肆敛财,即便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没了爵位,依然能够过上和如今一般无二的生活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年只做一件生意,那便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派人前往西域,将那些貌美的西域女子掠夺回来,高价卖给京师的权贵。

    这些家族以前在京都有些小生意,但没有哪一桩生意的利润能比得上这桩无本买卖,久而久之,他们便只做这一桩生意了。

    如今,朝廷要禁了他们的生意,那便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要断了他们的后路。

    几人听到风声之后,齐聚周家,商量对策。

    “我们抓的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西域人,关唐宁和怀王什么事情,做这件事情,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吗?”

    “上次的税改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们牵的头,他们二人,三番两次断我等财路……”

    “赵国公,你今日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进宫了一趟吗,太后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这一桩生意中,他们向来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以周家为首,赵国公周武,自然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们的主心骨。

    周武心中烦躁,挥了挥手,说道:“还能怎么说,整个朝堂现在一边倒,这件事情,以后肯定不能光明正大的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要损失多少银子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人更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面色大变,说道:“下一批货的定金我都收了十万两,现在告诉我不能做,我怎么和买主交代?”

    周武看了永平侯一眼,说道:“西域的货向来都不愁买主,谁让你着急收那些银子了?”

    永平侯面色阴沉,那些买主的定金已经给他了,他用这些银子雇了不少人,马上就要前往西域,朝廷却在这个关头禁止他们去西域抢人,岂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要断他的财路?

    这还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最重要的,重要的是【如意小郎君】,他这几年挥霍无度,每一次手上有了银子,很快就会赌光花光,现在生意黄了,让他怎么去还那些人的银子?

    那些买主,哪一个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有权有势的大人物,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交不了人,又还不了他们银子,那他到时候一定会死的很难看。

    周武道:“这件事情,我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没办法了,你们自己看着办吧……,周大,送客。”

    永平侯看着他,急忙道:“赵国公,宜春侯,大家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条船上的,你们不能不管我……”

    周武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你自己惹下的麻烦,与我们无关,你自己解决吧……”

    这些权贵们忧心忡忡的来到周家,没多久便失望而归。

    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朝廷不允许他们再做这件事情,他们自然不可能和陛下以及满殿朝臣作对,最多只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将此事由明面转到地下。

    至于让他们彻底放弃,这当然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们唯一的,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最重要的财源,放弃此事,就意味着他们要坐吃山空,积攒的家底,没多久就会败光。

    相比于他们,永平侯显然要更惨。

    他喜欢赌钱,又挥霍无度,朝廷禁了这项生意,他立马就会陷入窘境。

    而这次,他收了那些人的银子,已经筹齐了人手,却在这个时候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不仅人财两空,还要仔细想想,怎么和背后的那些大人物交代。

    走出周家大门,永平侯快步追上一人,说道:“宜春侯,留步……”

    宜春侯停下脚步,永平侯走上前,笑道:“我近来手头有些拮据,不知宜春侯可否……”

    宜春侯面露难色,说道:“本侯手头也不宽裕。”

    永平侯的德性,他再也清楚不过,这笔恰救缫庑±删慨借出去,怕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肉包子打狗,有去无回。

    永平侯道:“只要宜春侯能帮我度过这次的难关,我一辈子都记得你的恩情!”

    宜春侯看着他,问道:“要多少?”

    永平侯道:“十万两。”

    宜春侯摇了摇头,说道:“十万两太多了,本侯倾家荡产也拿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永平侯道:“那你能借我多少?”

    宜春侯想了想,说道:“一百两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永平侯回到府中,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怒气,从袖中掏出宜春侯借给他的一百两银票,将之撕成粉碎。

    他沉着脸,恨恨道:“竟敢如此辱我!”

    他深吸口气,平复心情,抬起头,却发现一道人影站在院中。

    那人回头看着他,问道:“二十名西域婢女,什么时候能到?”

    永平侯面色一变,说道:“你听我说,朝廷近日……”

    “朝廷的事情我们不管。”那人看着他,说道:“收钱办事,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规矩,坏了规矩,对谁都不好,要么你到时候交人,要么将我们给你的银子双倍奉还,不然的话,下次来找你的,可就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离开很久之后,永平侯站在院中,面色苍白,宛如被人抽离了灵魂。

    又不知过了多久,他才抬起头,脸色阴沉无比,咬牙道:“唐宁,怀王,姓周的……,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你们逼我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天在御书房,安阳郡主走了之后,陈皇对他说的话,说明了他同意了唐宁和怀王的提案。

    这些灰色产业在陈国存在很久了,平日里都隐藏在暗处,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当这些事情被搬上台面的时候,将“礼”字刻在骨子里的陈国人,脸上便不太能挂的住了。

    唐水的案子,被安阳郡主这么一闹,也彻底平息,唐宁转头向后方的亭中望了一眼,希望这次的事情之后,安阳郡主不要再打他银子的主意了。

    亭中,唐水看着安阳郡主,说道:“谢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谢我。”安阳郡主看了唐宁一眼,不忿道:“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陛下心里偏向他,要不然,这件事情才没有那么容易结束。”

    说起这件事情,她便想起了唐宁在宫中对她不屑一顾样子,心中略有些羞恼,但想到他后面说的话,心中又平衡了一些。

    毕竟,唐水除了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的表姐之外,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未过门的妻子,的确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她一个外人能比的。

    她看了看唐水,又撇了撇不远处的唐宁,说道:“别说,你们两个,还挺有夫妻相的……”

    唐水瞪了她一眼,羞怒道:“你们才有!”

    
友情链接:tplink  努努书坊  莽荒纪  全本小说网  花百科  励志名人名言  笔趣阁小说  神豪之娱乐天下  全球高武  都市之神帝驾到  回到明朝当王爷  房贷计算器  穿越小说  逆剑狂神  铸天之景  修真聊天群  极品家丁  杀神白起  战国赵为帝  调教大宋  修真聊天群  全本书屋  毕业论文网  我的冷艳总裁老婆  如意小郎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