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如意小郎君 > 历史军事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八百二十五章 污蔑!
    唐宁和魏间一起回了御书房,躬身道:“臣参见陛下,不知陛下召臣,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陈皇刚才已经拒绝了唐宁的提议,此刻再命他去黔地调查,未免有些自己打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要他自己再提出来。

    他轻咳一声,看着唐宁,问道:“黔地与江南的安稳息息相关,依你看,黔地的事情,朝廷应该如何应对?”

    唐宁道:“臣觉得,江南虽然重要,但也不能莽撞,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要派人去黔地调查清楚,再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陈皇看着他,循循善诱道:“朕派去黔地的密谍,一个都没有回来,你觉得,朕再派谁去合适?”

    “臣首推怀王殿下。”唐宁道:“怀王殿下聪慧睿智,机敏过人,一定能完成这件差事,不负陛下所托……”

    “怀王?”陈皇摇了摇头,说道:“怀王于政事上,确有自己独特的见解,但这些事情,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所长。”

    唐宁叹道:“那臣就不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皇看了看他,说道:“你刚才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还自荐……”

    “臣想了想,觉得几位大人说得对。”唐宁道:“臣身为丞相,要以政事为重,国事为重,哪有丞相去做密谍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让你去你就去,哪来这么多废话!”见唐宁油盐不进,陈皇终于撕开了面具,一点儿脸面也不要了,挥了挥手,说道:“朕给你半个月时间准备,过完这个年,你就给朕去黔地好好查查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就知道陈皇会这样,软的不行就来硬的,明明想要让他去,还非要让他自己提出来,保全他皇帝的面子。

    他就喜欢看皇帝丢面子,即便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,也有不要脸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陛下有旨,臣不敢不从。”唐宁想了想,说道:“可臣身为丞相,随意离京,总得有个理由……”

    陈皇摆手道:“朕不管,理由你自己去想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想了想,看着他,说道:“回陛下,臣正好想到了一个理由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现在的他和以前不一样了,丞相离京,有那么双眼睛盯着,谁知道京师有没有梁国余孽,自然不能大张旗鼓的去黔地,让他们有所防备。

    唐宁给陈皇的建议是【如意小郎君】,开年之后,放他几个月的假,让他带着家人出游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他将带着夫人一路向东北方向而行,等到出了京师,唐宁再绕回来,转向西南,这样虽然花的时间会多一些,但却能够掩人耳目。

    这个提议很快就在陈皇那里通过了。

    这对于唐宁来说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石二鸟,两全其美的办法。

    他本来就不知道应该如何说服小意,如此一来,反正他要去黔地,也不在京师了,她们在京师便失去了本来的意义,倒不如一路往东北方向而去,正好应了李天澜之邀。

    等到唐宁从黔地带苏媚回来,解决了京师最后的一些杂事,就可以去楚国找她们汇合了。

    这个计划简直完美。

    唐府。

    钟意听了他的话,惊诧道:“相公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已经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宰相了吗,陛下为什么还要派你去做这种危险的事情?”

    唐宁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也和陛下说了,可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陛下说,只有我才能完成这个任务,君命难违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什么事情都让相公做……”钟意的思想到底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传统的,知道君命不可违,失落了一阵子之后,便抬头问道:“那相公什么时候走?”

    “等到过了这个年。”唐宁看着她,说道:“不过到时候,还需要你们配合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钟意看着他,问道:“相公要我们去楚国吗?”

    唐宁搂着她,说道:“等到我带她从黔地回来,处理完京师的事情,就去楚国找你们。”

    钟意想了想,问道:“到时候,陛下会放你走吗?”

    唐宁道:“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,你家相公自有妙计。”

    钟意想了想,点头说道:“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她前些日子之所以拒绝去楚国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因为不想和唐宁分开,但他如今要去黔地,一去便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数月,她们在京师和在楚国,便没有什么区别了。

    最难搞定的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大夫人,小如向来听唐宁的话,到唐夭夭的时候,唐宁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遇到了一些麻烦。

    唐夭夭并没有问唐宁去黔地的缘由,只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干脆道:“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唐宁这次去黔地,虽说和上次去江南一样,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执行秘密任务,但实际恰救缫庑±删块况却全然不同。

    江南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鱼米之乡,风景优美,气候宜人,他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半出差半游玩的性质,带上唐夭夭也无妨。

    黔地则不同,黔地地貌以高原山地居多,素有“八山一水一分田”之称,山地与丘陵占据了九成以上的面积。

    虽说在如此的地貌之下,黔地的风景一定别具一格,但其中蕴藏的危险,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无穷的。

    江南起码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陈国国土,唐宁凭借一枚令牌,就能调动一州的驻军,黔地可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别人的地盘,唐宁自己的安全尚且不能保证,如何保护得了她?

    他自然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会让唐夭夭冒这个险的。

    他看着唐夭夭,说道:“你不能和我一起去,因为我还有件事要拜托你。”

    唐夭夭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唐宁道:“此去楚国,路途遥远,小如和小意都不会武功,有你在身边照应,我才放心。”

    唐夭夭脸上露出为难之色,说道:“可是【如意小郎君】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抱了抱她,说道:“乖。”

    唐夭夭顿时泄了气,说道:“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说服了她们二人,唐宁便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,但正如他所说的,江南好歹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陈国的地盘,黔地便彻底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异国他乡,进了黔地,他便什么后援都没有了,这对他而言,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十分危险的事情。

    进黔地不可能大张旗鼓的,带上数百上千人,唐宁这次进山,最多只能带两三人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的作用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和陈国联络,这个人非陈舟莫属。

    另一人自然要担当起护卫之责,唐宁现在的实力,大多数情况下都自保有余,但在人生地不熟,普遍人人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蛊道高手的黔地,就有些不够看了。

    老郑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唐宁的王牌护卫,许多次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有他在身边才能化险为夷,唐宁第一时间想到的自然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。

    “万蛊教高手众多,十大长老每一位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武道宗师,还精通蛊术,对上一位两位,我还能够应付,他们一起上的话,我打不过……”老郑听了他的话之后,摇了摇头,说道:“要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去黔地,我可能保不住你。”

    老郑向来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有的放矢,有一说一,有二说二,他说打不过,就一定打不过,看来黔地的危险还在唐宁的预料之上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望向老乞丐,老乞丐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,说道:“那地方穷山恶水的,虫子还多,不去。”

    唐宁问道:“你就说你打不打得过十大长老吧。”

    老乞丐摇了摇头,说道:“打不过。”

    唐宁看着他,问道:“这么说,数十年前,打败了万蛊教十大长老,还将他们脱的一丝不挂绑在树上,玷污了五大女长老的人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你?”

    “污蔑!”老乞丐火冒三丈,大怒道:“老夫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那样的人吗,老夫给那五个女人还留了一件肚兜,更没有占她们便宜,到底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谁在污蔑老夫!”

    
友情链接:房贷计算器  重生之财源滚滚  三国高校传  笔趣阁  九御神王  天天美食  诡秘之主  金庸网  名人名言  落秋中文  修真聊天群  经典古诗词  哲夫当立  九御神王  全职武神  春野小神医  逆天邪神  天天美食  全职法师  全职法师  赘婿  励志名人名言  春野小神医  神豪之娱乐天下  北宋大表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