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如意小郎君 > 历史军事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八百二十九章 举家出游
    定元四年年初的大朝会,因为天子的身体有恙,比往年提前结束了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大朝会宣布结束之后,从各地赶来的地方官员有序的退出大殿,大朝会结束,他们最多在京待上几日,便要准备启程回去了。

    唐宁和怀王被留下,在大朝会结束之后,又来到了御书房。

    王相已然年迈,这些日子,正在逐渐的将更多更重的担子交给唐宁和怀王,陈皇也在有意的锻炼他们,似乎要让二人成为朝中未来的柱石。

    刚刚进行完大朝会,陈皇的表情有些疲惫,靠在椅子上,唐宁和怀王走进来,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参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参见父皇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免礼。”陈皇坐直了身体,看向唐宁,问道:“都准备好了吗?”唐宁点头道:“回陛下,臣已准备周全,过两日便可出发。”

    陈皇看了魏间一眼,魏间从上方走下来,从袖中取出一枚令牌交给唐宁,说道:“唐大人,拿着这枚令牌,可以号令所有密谍,一路之上,凭借它,亦可调动州府驻军,地方官员见此令如见陛下……,您可收好了。”

    陈皇这次交给他的令牌,和上次下江南交给他的尚方宝剑作用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样的。

    陈国很大,地方州府高度自治,越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远离京师的地方,朝廷对其的掌控就越弱,到了黔地边界,那些地方官,已经和土皇帝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唐宁一个人势单力薄,通过这枚令牌,一路之上,便可获取许多帮助。

    唐宁收下令牌,抱拳道:“臣谢过陛下。”

    陈皇点了点头,目光望向怀王时,开口道:“唐宁要前往黔地调查,以后的一段日子,尚书省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怀王躬身道:“儿臣当竭尽全力,不负父皇所托。”

    陈皇欣慰的看了他们一眼,说道:“朕有些乏了,你们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臣告退。”

    “儿臣告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宁走出御书房时,身后又传来陈皇的声音,“你已经有那么多房夫人了,就不要再祸害安阳了。”

    唐宁回过头,愕然的看着他,说道;“臣冤枉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有没有冤枉你,你自己知道。”陈皇挥了挥手,说道:“皇家尚未婚配的女子本来就没几个,不能都便宜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怀王和唐宁走出大殿,回头看了他一眼,疑惑道:“父皇刚才说的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唐宁摇了摇头,说道:“谣言而已,不可信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都便宜了你……”怀王看了看他,问道:“这个“都”又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都:表示总括,除疑问句外,所总括的成分放在“都”前……”唐宁看了怀王一眼,问道:“大学士以前没教过殿下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京师的某些人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吃饱了撑的,国家大事不关心,一些八卦杂谈,谣言蜚语倒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个比一个在乎。

    他不过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去了几次郡主府,某些事情就在京师传开了,看样子连陈皇都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不过安阳郡主似乎一点儿都不在意的样子,依然能和小意谈笑风生,像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外面的那些谣言根本不存在。

    从唐家离开的时候,她走到唐宁身边,瞥了他一眼,说道:“你出门在外,自己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唐宁还以为她希望自己永远不回京呢,这样她就能独占唐家的店铺,现在看来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。

    “别误会。”安阳郡主看了看他,说道:“我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在关心你,你要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有事,谁给我那两成利润?”

    她转身欲走,却没有迈出去,转头再次问道:“你为什么会找上我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觉得郡主值得信任而已。”唐宁问道:“这需要理由吗?”

    安阳郡主看了看他,又看了内院的方向一眼,说道:“太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太晚了?”唐宁回头望了一眼,再次转过头的时候,安阳郡主已经走出去了。

    他也只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好奇了一瞬,便不再想她刚才说的那句话,再过两日,他们一家人便要东西分别,即便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唐宁也不知道他需要多久,才能将苏媚从黔地带回来,又需要多久,才能解决彻底的解决京师之事。

    定元三年已经过去,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陈国改元的第三年,这三年陈国百姓过的并不平静,但虽然这三年间发生了太多波折,陈国却变得越来越强大。

    百姓们跟随着陈国一路走来,将所有的事情都看在眼里,这几年陈国的改变,和一个人有着脱不开的关系,那便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当朝右相唐宁。

    这个名字,吸引着京中无数人的视线,定元四年的新春之时,唐府的大门紧闭了数日,直至元宵前后,许多人才得知,早在数日之前,右相唐宁便举家出游了。

    这也使得京中的某些人松了口气,这几年来,无数的例证表明,唐宁在哪里,便会为哪里带来一场腥风血雨,他离开了京师,京师便会安定一些时日。

    而他离开之后,京中某些隐藏在暗中的身影,也开始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京中某座茶楼。

    隐藏在斗篷下的人影看着对面的年轻人,说道:“我给你们的东西,不可能这么快就用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唐昭道:“他们加了数倍的量,用的自然快一些。”

    那人影看着他,说道:“那东西,用多了,可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会死人的。”

    唐昭道:“这不正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我们要的吗?”

    那人从怀中取出一个木盒,递给他,说道:“就只有这些了,你们省着点用,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没有算准时机,前功尽弃,功亏一篑,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。”

    唐昭收下盒子,说道:“你家主人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说过,这种事情,越快越好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盯着斗篷下的人影,似乎想要看穿他斗篷下的面孔,视线却被阻挡在斗篷之外。

    很快他便放弃了这个想法,站起身,说道:“再会。”

    他收好盒子,出了房间,匆匆走出茶楼,走到街上时,不小心和一人撞上,怀里的盒子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走路不长眼……”唐昭脸上浮现出一丝愠怒,刚刚开口,面色忽然一变,躬身道:“见过怀王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怀王弯腰捡起了地上的木盒,轻轻掸去了上面沾染到的尘土,重新递给他,说道:“街上人多,看着路……”
友情链接:赘婿  逆剑狂神  个性说说  笔趣阁小说  我闺女是天师  大学生必备网  最强狂兵  减肥方法  重生之财源滚滚  重活一次  天涯八卦  电视指南  秦吏  励志名人名言  花百科  电脑爱好者之家  极品全能学生  天涯八卦  笔趣阁  修真聊天群  中华康网  五代梦  名人名言  开天录  减肥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