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如意小郎君 > 历史军事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八百六十二章 争执
    教规规定,圣女守护者也必须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女子,第四脉擅自安插一名男子进去,已经违反了教规。

    但正如八长老所说,第四脉的事情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小事,毕竟她们出林的时候,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被人绑成了粽子,不牵扯圣女之位的归属。

    九长老的事情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她作为十大长老之一,居然潜入万蛊林,干涉选圣女这样的大事,按照教规,她要被废掉长老之位,受蛊刑而死。

    众人来到第九脉所在的寨子时,并没有找到闭关的九长老,结合诸位候选圣女的证词,万蛊林中发生的事情,也被彻底定性为九长老叛教。

    至于第四脉小小的违反教规一事,已经没有人去在意了。

    他们在乎的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另外一件大事。

    九长老插手此事之后,第一脉,第七脉,第八脉,因她一人全军覆没,此次的圣女之争,便失去了公平性。

    这几脉因此要求比试重新进行,第十脉已经取得了比试的胜利,自然不同意,因为这件事情,和诸脉争执不休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次的比试本就不公,那么结果自然也不公,不能作数!”

    “虽然九长老违反教规,但我脉圣女已经将她打败,结果为何不作数?”

    “空口无凭,谁知道那令牌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你们捡来的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圣女之位的归属,决定着诸脉在未来一段时间的兴旺,无论哪一脉都希望圣女之位落在自己家,在此事上据理力争,谁也不让谁。

    “都别吵了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的开口,使得众人都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大长老虽然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众人中最年长的,但第一脉的势力在诸脉中最强大,大长老的实力也略高于诸脉长老,在教中最有威望。

    她目光扫视众人,说道:“既然诸脉不服,那便让她们再比一次。”

    十长老刚要开口,大长老看了她一眼,问道:“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你们所言为真,连九长老遇到你们脉选出的圣女都要落荒而逃,再比一次又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十长老闻言,略一思忖之后,便点了点头,说道:“听大长老的。”

    对于那位苏师侄的本事,她比谁都清楚。

    她的蛊术造诣,已经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,别说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诸脉选出来的候选圣女,哪怕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们在座的十大长老,也别想在蛊术上胜过她。

    当然,她想用蛊术战胜十大长老,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导致的结果便是【如意小郎君】,十大长老遇到她,也只能放弃擅长的蛊术,采取贴身打斗的方式,在这期间,还要小心她会不会放蛊放毒……

    九脉选出来的候选圣女,与她根本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个等级的对手。

    大长老说完之后,又看向四长老和第九脉的一名长老,说道:“第四脉第九脉违反教规,不得参与这次的比试,你们有没有意见?”

    四长老对于争夺圣女早就不抱希望,在唐宁出现的时候,她就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,此刻自然也没有什么异议。

    第九脉虽然心有不甘,但她们这次铸成大错,不敢再惹众怒,也只能点头应允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原本的十名圣女候选,便减少到了八名,只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诸脉长老心中,却比当初还要没底。

    如果第十脉说的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假话,连九长老遇到她们的候选圣女,都只能落荒而逃,哪怕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再比十场,结局都不会有任何改变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比试在三日后举行,各脉来不及再回自己的部落,便就近安置在附近的寨子。

    古灵部距离这里并不远,这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四长老在最后一个时辰,才不紧不慢的送尼久去万蛊林的原因。

    距离这里更近的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第一脉,诸脉之中,其余几脉都的人都去了第一脉,第八脉以及第十脉跟着四长老回了古灵部。

    众人离开之后,第九脉的一名长老立刻沉下了脸,看着第九脉的候选圣女,沉声问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,长老呢?”

    那女子摇了摇头,说道:“当时长老去追第十脉的人了,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。”

    那长老继续问道:“你们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怎么落到她们手上的?”

    那女子眼神深处还有一丝惊惧之色,说道:“那蒙着面纱的女人善于用毒,我们所有人无声无息的就中了她的毒……”

    “毒……”那长老面色沉下来,说道:“第十脉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精于武技吗,什么时候开始用毒了……”

    能让他们在族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十一人无声无息的中毒,这需要极高的毒术造诣,据他所知,黔地具有此等毒术的,只有三长老一人。

    他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,第十脉的一名后辈,已经有了和九长老匹敌的能力。

    想不通这其中的关键,他只能沉下脸,肃然道:“派人去万蛊林附近,一定要找到九长老!”

    正当第九脉的人小心翼翼的避开其余诸脉的视线,寻找诡异失踪的九长老时,古灵部,四长老看着功力被废,被囚禁在暗室中的九长老,心中因为被要挟而产生的那一丝不满与怨恨,瞬间便消散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与九长老相比,她不知道幸运了多少倍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你!”另一处吊脚楼中,白锦和公孙影看着出现在眼前的一道身影,同时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唐宁随意的对二人挥了挥手,说道:“两位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有唐宁出现的地方,必定会掀起一阵腥风血雨,白锦看着他,警惕道:“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唐宁瞥了她一眼,问道:“这与你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说起来他对白锦和公孙影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肚子怨气,当初信誓旦旦的和他保证,不会让苏媚遇到危险,结果呢?

    如果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及时赶到,苏媚根本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那老妖婆的对手,那种情况下发生的后果,唐宁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他看了白锦和公孙影一眼,说道:“天色不早了,你们该回去了,有什么事情,明天再说。”

    白锦和公孙影看了看窗外的天色,此刻太阳高高的悬在天上,正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正午时分,距离太阳落山还有好几个时辰,哪里有半点天色不早的样子?

    白锦正要开口,公孙影扯了扯她的衣袖,说道:“天色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早了,走吧,其他的事情,明日再说。”

    公孙影和白锦走出去,唐宁关上房门,转身看着苏媚,问道:“想我了吗?”

    “想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想?”

    “哪里都想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日之后。

    小别胜新婚,和苏媚分别一年有余,自然有很多话要说,也有很多事情要做。

    日上三竿,两人才起床,洗漱之后,携手从房间里面走出来。

    阿朵远远的走过来,目光在苏媚脸上停留了许久,脸色微红,说道:“唐大嫂真漂亮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那时候和老乞丐一起离开,并没有正式向苏媚介绍阿朵,闻言道:“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阿朵,我在这里认识的朋友,这次帮了我很多忙。”

    苏媚看着她,微微一笑,说道:“阿朵妹妹也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被苏媚夸作漂亮,阿朵脸色更红,又寒暄了几句,便红着脸离开。

    她离开之后,苏媚似笑非笑的看着唐宁,问道:“真的只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朋友吗?”

    夫妻同心,他又怎么会不知道苏媚话中的意思,唐宁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,说道:“你想到哪里去了,人家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小姑娘,我像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这种人吗?”

    与阿朵一起被选中作为守护者的一名巫沙部少女从唐宁面前走过,和他打了一个招呼,又停下脚步,用汉话问道:“小大夫,你和阿朵什么时候成亲,到时候我要去吃酒呢……”
友情链接:锦衣夜行  武道孤圣  飞剑问道  tplink  首富杨飞  最强逆袭  修真聊天群  花都最强医圣  好名字  明朝败家子  战神狂飙  神豪之娱乐天下  斗战狂潮  蜡笔小说  重生之财源滚滚  全职高手  哲夫当立  大宋男儿  步步生莲  个性说说  中华康网  三国高校传  大族激光  我的冷艳总裁老婆  阅读封神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