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如意小郎君 > 历史军事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八百八十七章 扶朕起来!
        今日本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端王大喜的日子,却不料生出了这样的事端,来端王府参加宴会的官员权贵,也不好再继续留下去,纷纷告罪离开。

    转眼间,端王身边就只剩下唐淮唐琦两兄弟。

    唐琦目中露出难以置信之色,问道:“看清楚了吗,刚才那真的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打龙鞭?”

    唐淮道:“大庭广众之下,他不敢在这种事情上造假。”

    “立殿下为太子,又赐给唐宁打龙鞭……”唐琦面露阴沉之色,“陛下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“制衡。”唐淮沉思了片刻,说道:“他要唐宁和端王相互制衡,但我想,唐宁今天的举动,并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陛下想要的,陛下要的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个稳定国本的大臣,而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个欺压君主的权臣。”

    唐琦道:“大哥的意思是【如意小郎君】,我们什么也不用做,陛下会处理他的?”

    唐淮目光深邃,说道:“相信陛下很快就会做出选择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宁几人走出端王府,安阳郡主的目光还盯着他手里的打龙鞭不放,她抬起头,眼睛眨了眨,看着唐宁,问道:“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真的吗?”

    唐宁道:“打龙鞭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陛下昨天给我的,还没有宣告而已。”

    安阳郡主终于消化了这个信息,然后脸上又露出一丝忧色,说道:“端王马上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太子了,你今天完全不给端王面子,他肯定会和你不死不休,就连陛下也不会护着你,一个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臣子,一个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的继承人,他会偏谁倚谁,你怎么就不明白呢?”

    唐宁不好给安阳郡主透露太多的消息,干脆闭口不言,将打龙鞭交给陈舟,让他重新收好。

    阿朵低下头,内疚的说道:“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我不好,给唐大哥添麻烦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麻烦的。”唐宁拍了拍她的脑袋,说道:“我正好想试试这打龙鞭顺不顺手,别说,这东西虽然重了些,但使起来感觉还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“今时不同往日,京师局势已经大变,你也要为你自己,为你家人的后路着想。”安阳郡主抬头看了看他,叹了口气,说道:“你,你好自为之吧。”

    安阳郡主长叹了口气之后,就回郡主府了,从端王府离去的官员权贵,也都各自回府。

    一个震动京师的消息,在他们回府之后,很快便在京师传播开来。

    右相唐宁手持陛下御赐的打龙鞭,众目睽睽之下,在端王府殴打已经被册立为太子的端王,据说端王被他打的跳桥失禁,唐宁才罢手。

    打完了端王之后,他便从端王府扬长而去,端王府众多护卫,竟无一敢拦。

    端王一只脚已经迈入东宫,只等册封大典过后,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真正的太子储君。

    众人原以为,不管右相和端王以前有着怎样的恩怨,如今端王已经越过龙门,无论如何,右相都不应该再去招惹他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右相不仅没有惧怕端王太子的身份,反而比以前更加大胆,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将端王殴打的像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只丧家之犬。

    这不仅仅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给太子面子,更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给陛下面子。

    陛下赐给他打龙鞭,赐给他别的臣子不具备的超然权力,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让他肆意妄为,他今日的举动,恰恰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犯了陛下的忌讳。

    陛下需要的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个能够纠正君王错误的大臣,而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个骑在君主头上的权臣。

    如今陛下已经没有几日好活,可想而知,在他驾崩之前,一定会帮助下一任皇帝清除这个隐患。

    众人心中近乎已经料定,在陈国创下不少传奇,威名赫赫的唐右相,似乎已经走到了他辉煌的顶点。

    端王府的消息,传递的比唐宁想象的还要快的多。

    他回家不过半个时辰,魏间便出现在了唐府,他看着唐宁,面色复杂,说道:“唐大人,陛下让你进宫。”

    四长老将一个巴掌大的瓷瓶交给唐宁,对他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唐宁看向魏间,问道:“本官这次进宫,能不能多带几个人?”

    魏间脸上浮现出一丝难色,唐宁笑道:“三人而已,这三人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本官招揽的客卿,都懂些奇门医术,我想让他们为陛下瞧瞧,或许陛下的病还有转机。”

    魏间想了想,点头道:“一会儿让他们先在殿外候着,咱进去通报陛下。”

    唐宁拱了拱手,说道:“麻烦魏总管了。”

    唐宁进宫带上了四长老和八长老,以及老乞丐,至于老郑,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让他守在家里。

    他对端王出手,其实并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时冲动,而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故意为之。

    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对陈皇的一次试探,但为了以防万一,他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带上了老乞丐和两位长老。

    进宫的马车上,魏间手里拿着一个苹果,却并没有咬下去,他的目光看向唐宁,轻叹口气,说道:“唐大人这次,真的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孟浪了。”

    唐宁没有接着他的话题,而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开口问道:“前几次进宫,我在陛下殿内闻到了一种熏香,味道有些奇特,我很喜欢,不知道陛下用的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哪一种熏香?”

    魏间不知道唐宁为何会有此一问,但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开口道:“陛下用的一直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檀香。”

    唐宁目光闪了闪,却没有再开口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次他还带了老乞丐三人进宫,因此马车在宫门前就停下,宫门口的守卫检查了一遍之后,几人徒步向宫内走去。

    路过尚书都省时,从尚书省内,走出了几道身影。

    王相,张大学士与方鸿方哲并肩而立,唐宁和他们目光交汇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王相几人也没有开口,目光跟随着唐宁的身影,望向后宫的方向。

    除了他们几人,京中没有人知道,唐宁这一次面见陛下的结果,足以改变陈国的朝局,或许会在京师范围内,掀起一阵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养神殿门口。

    老乞丐三人在殿外等待,魏间和唐宁走进去,唐宁躬了躬身,说道:“臣参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陈皇没有看他,目光看向魏间,说道:“你先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魏间本来想说那三人的事,陈皇开口,他也只好先躬了躬身,退出大殿。

    陈皇望向殿内的宦官宫女,说道:“你们也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【如意小郎君】”几名宦官宫女很快也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唐宁的目光在殿内打量了一番,养神殿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烟雾缭绕的,空气中的味道,也正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四长老所说,安神香和檀香混合之后的味道。

    陈皇躺在床上,偏头看着唐宁,问道:“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朕说的吗?”

    唐宁道:“臣受陛下所托,今日用打龙鞭教训了端王,那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因为端王身为太子,强抢民女,颠倒黑白,不修德行,臣想象不到,我陈国的天下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落到这样的人手里,会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个什么样的结局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,朕赐你打龙鞭,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让你殴打太子的。”陈皇眼神中浮现出一丝惋惜之色,说道:“你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国之栋梁,朕本想让你们君臣相互扶持,好好治理好这个国家,现在看来,这似乎不可能了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没有开口,陈皇却轻叹一声,说道:“自从知道你和蔓儿的事情之后,朕就将你当成儿子看待,朕多么希望端王和康王能像你一样,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们能有你一半的本事,就算让朕现在去死,朕也能够安心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的目光发生了些许的变化,他并不怀疑陈皇的话,作为皇帝,他的确给了他一个皇帝能给臣子的极限,以及难以想象的信任。

    “可惜他们没有。”陈皇脸上的惋惜之色更浓,他看向唐宁,说道:“朕虽然希望你留下,但朕也要为皇室着想,为下一任皇帝着想……”

    他语气顿了顿,面色有些复杂,缓缓开口道:“你带蔓儿走吧,走的越远越好,永远也不要回来陈国了。”

    唐宁知道,这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陈皇的决定。

    他不能容许一个和皇帝水火不容的丞相,所以他必须放弃唐宁。

    只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的决定,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让唐宁大为意外,他原以为,陈皇会在这里埋伏下三百刀斧手,或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先除掉他的官职,再给他安上大不敬的罪名什么的……

    毕竟,这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陈皇的行事风格。

    或许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人之将死,也或许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对赵蔓有愧疚,也可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忽然善心大发……,不管原因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什么,唐宁的心中却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松了口气,和陈皇合作这么多年,君臣配合默契,其实他也不想和陈皇对立。

    陈皇见他沉默不语,闭上眼睛,问道:“你还有什么想说的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唐宁看着他,说道:“陛下的病……,其实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病,陛下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中毒了。”

    陈皇躺在床上,紧闭的眼睛猛地睁开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什么唐宁殴打端王,什么君臣不和的事情,全都被他抛在了脑后,他甚至没有问唐宁他所中何种毒,又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如何中毒的……

    他目光炯炯的看着唐宁,声音因为激动而产生了一丝颤抖,“朕,朕还有救吗?”

    唐宁点了点头,说道:“臣今日便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为此而来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唐宁从陈皇的眼中看到了前所未见的光。

    这光芒中蕴含着对生的极度渴望。

    陈皇怔了一瞬之后,脸上浮现出前所未有的光彩,费力的支撑起身体,大笑道:“快,快扶朕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
友情链接:最强特种兵王  逆天邪神  工作总结  如意小郎君  IT百科  大明元辅  吞噬星空  飞剑问道  首富杨飞  步步生莲  中药大全  武道孤圣  女性健康  经典语录  天天美食  全球灵潮  寸芒  修真聊天群  天涯八卦  全职武神  最强终极兵王  美食供应商  全职法师  作文大全  逆天铁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