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如意小郎君 > 历史军事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八百九十九章 恩断义绝!
    怀王府。

    一辆华贵的马车停在王府门口,门房看到马车车帘上一个镶着金边的“萧”字,神色一正,立刻走上前,对从马车上下来的年轻人恭敬道:“见过萧将军。”

    萧珏看着他,问道:“殿下在吗?”

    那门房点了点头,说道:“请萧将军在这里稍等片刻,小人这就去通报。”

    萧珏挥手道:“不用了,我自己进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他大步向王府走去的时候,那门房立刻拦住他,说道:“萧将军,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殿下立下的规矩,不管谁来,都要先通报的……”

    萧珏面色一沉,看向怀王府内,冷声道:“赵睿,出来见我!”

    他含怒开口,霎时间,怀王府内,像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有一道惊雷炸响。

    湖边的凉亭中,怀王正在与一人下棋,忽而抬起头,放下手中的白棋,说道:“我失陪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福王揉了揉肥硕的肚子,说道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怀王走出凉亭,走了几步,又回头道:“别动我的棋子。”

    福王冷哼一声,说道:“呵呵,和晚辈下棋还要作弊,你当你王叔不要脸吗?”

    怀王离开之后,福王左右看了看,将棋盘上的黑棋移动了几格,摇头道:“不动你的,动我自己的总行了吧?”

    怀王离开湖边的亭子,走到府门之外,看在站在马车上旁的萧珏,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之色,走上前,问道:“萧将军大驾光临,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来找你打架的!”萧珏冷冷的说了一句,沉着脸向王府内走去。

    怀王怔了怔,随后脸上便浮现出了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萧珏和他都早年丧母,那时他被萧皇后抚养,萧珏也时常进宫玩耍,两个人没少打架,也没少联手将欺负他们的皇子权贵打的满地找牙。

    一个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萧皇后的弟弟,一个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萧皇后的养子,两人年龄相仿,打闹归打闹,遇到外敌的时候,却又会毫不犹豫的站在同一战线。

    后来萧皇后去世,萧珏就再也没有进宫过,两人也便很少见面了。

    萧珏刚才的这句话,勾起了怀王心底深处的某种回忆,他回过神来之后,见门房看着走进去的萧珏脸色无奈,对他挥了挥手,说道:“这里不用管了,你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怀王府中,萧珏坐在客位之上,看着怀王,说道:“我们很久没有像这样面对面的坐着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怀王亲自为他倒上茶水,说道:“有十几年了。”

    萧珏道:“整整十九年。”

    怀王坐在萧珏对面,转移话题道:“你今天怎么有空来王府了,不用陪夫人?”

    萧珏没有接着他的话题,目光看向怀王,说道:“杨妃娘娘去世二十二年,皇后娘娘去世十九年了。”

    怀王端起茶杯的手指颤了颤,些许茶水洒落在桌上。

    他不动声色的抿了一口茶水,说道:“说起来,皇后娘娘的忌日快到了,本王打算过几天去她的墓前祭拜一番,萧将军要和本王同去吗?”

    萧珏脸上露出一丝自嘲的笑容,说道:“我们配吗?”

    怀王面色微变,问道:“萧将军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萧珏深吸口气,看着他,问道:“这么多年了,难道你就一点儿都没有发现,杨妃和姐姐死的蹊跷?”

    怀王放下茶杯,说道:“太医院早有定论,母妃和娘娘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染疾而死,有什么蹊跷,难道我们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亲眼所见吗?”

    萧珏看着他,咬牙道:“你难道真信他们的鬼话?”

    怀王皱起眉头,说道:“你到底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萧珏眼中浮现出一丝血丝,说道:“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唐家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唐家和唐惠妃害死了杨妃和娘娘!”

    怀王脸上浮现出一丝难以置信之色,猛地站起来,看着萧珏,厉声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唐惠妃想要成为后宫之主,杨妃和娘娘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的拦路石。”萧珏闭上眼睛,又缓缓睁开,说道:“所以她害死了杨妃,害死了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唐家,唐惠妃……”怀王牙齿紧咬,片刻后,又长舒口气,缓缓坐下,说道:“唐家兄弟和唐惠妃死有余辜,也算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报了母妃和娘娘的仇……”

    萧珏抬眼望向他,问道:“你真的以为,杨妃和娘娘的仇已经报了吗?”

    怀王看着他,说道:“唐淮兄弟已经人头落地,唐惠妃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我亲眼看着自缢的,难道你还不解气,要将他们挖出来鞭尸吗?”

    “他们虽然死了,但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还活得好好的。”萧珏盯着怀王的眼睛,问道:“你以为凭借唐家,凭借一个惠妃,就能害死杨妃和皇后?”

    怀王终于意识到了什么,目光漠然的看向萧珏,说道:“萧将军,慎言。”

    萧珏猛地一拍桌子,揪着怀王的衣领,咬牙道:“你自己心里清楚,这到底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怀王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回应他的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萧珏含怒的一拳,怀王身体蹬蹬蹬后退几步,擦了擦嘴角的血丝,看向萧珏,说道:“看在娘娘的面子上,本王就当没有听到你刚才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萧珏呸了一口,又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拳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怀王脸上露出一丝阴沉,一只手抓住萧珏的手腕,另一只手握拳向他的脸上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萧珏不躲不闪,余下的一只手握拳砸向怀王的胸口。

    砰!砰!

    萧珏的脸上出现了一片乌青,怀王后退几步,捂着胸口,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正常的血色。

    王府下人闻声赶来的时候,萧珏和怀王身上都已经挂了彩,几名下人面色一变,看着互殴的二人,急忙道:“萧将军,殿下,你们别打了,别打了……”

    萧珏一脚踢翻了一人,怒道:“滚开!”

    怀王面色阴沉,说道:“本王今日要好好教训教训此人,你们谁也不要插手!”

    怀王府的下人站在原地,进也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,退也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。

    萧将军不仅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西门卫大将军,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国舅,算起来怀王殿下也要叫他一声舅舅,而殿下向来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温文尔雅的,王府下人又怎么见过他这样?

    这两人打架,他们这些人哪里插的进去手?

    看着两人你一拳,我一脚,像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地痞流氓一样的互殴,王府下人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,有一名机灵点儿的终于回过神来,马上道:“快,快去请王妃过来!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萧珏最后一拳打在怀王的肩头,怀王一掌印在萧珏胸口,两人同时后退几步,站在相隔几步远的地方,喘着粗气,怒视着对方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萧珏脸上的怒气逐渐消散,他用极度失望的眼神看着怀王,低声道:“姓赵的,你我二人,从今日起,恩断义绝!”

    怀王面色阴沉,问道:“你我二人有何恩义?”

    萧珏最后看了他一眼,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他不再看怀王脸上阴沉的表情,自然看不到怀王看着他远去时,眼神深处那一丝藏得很深的悲伤。

    怀王府。

    怀王妃听到怀王和西门卫大将军萧珏互殴的消息,立刻向这边赶来,远远的看到萧珏鼻青脸肿的从堂内出来,不禁加快了步子,甩开身后的几名侍女,从萧珏身旁匆匆跑过,向那处堂内跑去。

    几名侍女匆匆的追上去,与萧珏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已经走过数步的萧珏,忽然停下脚步,猛地转过头,看着一名怀王府侍女,大声道:“你转过头来!”

    
友情链接:娱乐大头条  开天录  中学生阅读网  逆剑狂神  重活一次  九重武神  中华康网  中药大全  棉花糖小说网  蜡笔小说  步步生莲  中国玉米网  民国谍影  修真聊天群  盛唐之帝国崛起  漂亮女人  铸天之景  首富杨飞  武道孤圣  银行信息港  银行信息港  修真聊天群  修真聊天群  全职武神  民国谍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