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如意小郎君 > 历史军事 > 如意小郎君 > 第九百零四章 萧珏之托
    端王惠妃弑君案平息之后的近半个月,唐宁只做了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挨个去拜访京中相熟的官员权贵,这一次离京,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,如今陈国国内国外,逐渐趋于安稳,除了西域之外,已经没有什么威胁了。

    陈皇对他的要求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等到润王登基,他继续回来做他的丞相,唐宁当然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满口答应,不先稳住他,他怕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连京师都出不去。

    和李天澜的三年之约已经到了期限,唐宁打算送她们去黔地之后,再动身去楚国,如此一来虽然会多绕很多路,但他至少会没有什么后顾之忧。

    反正他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想让她们待在京师了,这地方局势一日三变,说不定什么时候又有人要谋朝篡位,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在黔地安全。

    他今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去看望萧老将军,萧府之内,萧珏看了看他,问道:“什么时候走?”

    唐宁道:“还有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萧珏继续问道:“还回来吗?”

    唐宁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知道,或许会吧。”

    萧珏点了点头,说道:“离开也好,京师待久了也没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唐宁诧异的看着萧珏,以他对这家伙的了解,听说他要离京,并且以后回来的可能很小,就算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大力挽留,至少也应该表达一下不舍之情。

    萧珏却似乎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,转移话题道:“既然你要走了,走之前,能不能帮我办几件事?”

    朋友要走,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托他办事,这根本不像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人说的话。

    结婚生子的萧珏,已经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当初那个重情重义的萧小公爷了。

    唐宁有些生气,没好气道: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萧珏看着他,问道:“左银琦卫中郎将,你还记得吧?”

    “有点印象。”唐宁想了想,说道:“被端王牵扯到那个?”

    十六卫中郎将,他大多都不认识,但对左银琦卫中郎将,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有些印象的。

    端王和唐惠妃弑君一案,影响到的不仅仅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端王和唐家,朝中一切和端王有联系的官员权贵,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波及。

    至于十六卫将领,自然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清查的重中之重,但凡和唐家沾亲带故的,都被一撸到底,这位左银琦卫中郎将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唐家八竿子才能打得着亲戚,却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在那次的事件中,遭了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萧珏点了点头,说道:“因为端王的事情,他从中郎将被贬为了都尉,这中郎将的位置不就空出来了,陆腾不管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能力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资历,都能胜任这个位置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总算明白萧珏的意思了,看着他,问道:“你想让陆腾去做银琦卫中郎将?”

    萧珏看着他,叹了口气,说道:“你也知道,我就这么一个小舅子,总不能看着他在军中这么一直混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诧异道:“你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西门卫大将军,将他调到西门卫,岂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很简单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大将军了,要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再把陆腾调过去当中郎将,百官会怎么看,陛下会怎么看?”萧珏瞥了他一眼,说道:“这到底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陛下的西门卫,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我家的西门卫?”

    萧珏说的也有道理,朝廷向来很避讳禁军中一家独大,会有意的分化,怀王之所以将凌云调出羽林卫,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出于这样的考虑。

    唐宁想了想,说道:“既然陆腾资历够了,这件事情走兵部就行了,你又何必多此一举?”

    “兵部?”萧珏摇了摇头,说道:“走兵部倒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可以,但岂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给了别人嚼舌根子的机会,就算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我答应,岳父大人也不会答应啊。”

    唐宁这才意识到,要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兵部尚书陆鼎提拔自己的儿子陆腾做银琦卫中郎将,看在别人的眼里,的确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怎么说陆腾也曾跟过他一段时间,唐宁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明天去一趟尚书省吧。”

    萧珏立刻道:“那你顺便帮我把其他几件事情也办了吧,除了陆腾之外,刘俊,穆羽,黄昱龙他们,你也帮着提拔提拔……”

    帮一个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帮,帮三个四个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帮,唐宁倒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无所谓,问道:“也把他们安排在左银琦卫吗?”

    “这样不好。”萧珏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东门卫,北门卫,南门卫,你分散着安排,免得他们在军中拉帮结派,被朝廷不喜……”

    成婚之后,萧珏的脑子显然也比以前好多了,居然会主动考虑到这些,唐宁挥了挥手,说道:“我知道了,我会看着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他站起身,说道:“时候不早了,我还要去武烈侯那里坐坐,你告诉萧老公爷,我回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萧珏站起身,说道:“一起吧,我也好久没有见过韩大哥了。”

    武烈侯如今已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金羽卫将军,负责京师两个城门的安防,唐宁在韩家又坐了小半个时辰,便一个人离开。

    萧珏和武烈侯相识多年,两人之间的交情更深,还有些旧事要叙。

    唐宁没有和他一起留下来,在走之前,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。

    店铺已经拜托给了安阳郡主,最放心不下的事情,大概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岳父岳母了。

    京兆尹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京师的父母官,自然不能和他们一样去游山玩水,唐宁一家出京,还可以解释为游玩,但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连岳父岳母也一起出去,怕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连陈皇都会起疑,担心他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要跑路。

    府内,钟明礼看着他,笑道:“你们放心的走吧,等你们把一切都安排好了,我和你岳母再过去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陈玉贤瞥了他一眼,说道:“一个月前还说京兆尹当腻了,想要用余生好好陪我,你们男人的嘴,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骗人的鬼……”

    钟明礼脸上露出一丝尴尬之色,说道:“这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为了打消陛下的怀疑吗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从岳父大人的眼中看到了不舍,他对此倒也并没有多少意外。

    十数年寒窗,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为了有朝一日能金榜题名,他在官场熬了这么多年,如今已经做到了京兆尹的位置,又怎么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说放弃就能甘心放弃的?

    好在京中形势已经今非昔比,大半个朝堂,已经被方家掌控,像上次他被人设计陷害的事情,以后应该不会再发生了。

    他回到书房,晴儿将一封信交给他。

    这封信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早上刚刚收到的,日期却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个月前。

    从唐宁去黔地开始,家中每个月都会收到一封来自于西域的信,信上的内容无非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她们二人在西域的见闻,写这封信的目的,也不过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为了报一报平安。

    当初她们前往西域的时候,京畿的丐帮精锐全出,两千人的护卫队伍,装备也十分精良,足以剿灭西域大部分的中小国家。

    要知道,西域虽然号称三十六国,但其中的大多数国家,算上国君和大臣,也不过数百上千人。

    她们在信上说,再过一个月,就准备启程回京了,唐宁原本打算近日就启程前往黔地,但从这封信的时间推算,她们此刻已经在回程的路上,他只要在京在等一个多月,就能带着她们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这本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件好事,然而唐宁却有些头疼,唐家除了唐靖夫妇和不知去向的唐昭,已经没有一个活口,这件事情,他应该如何开口告诉她们?

    唐宁揉了揉眉心,因此事头疼不已的时候,遥远的西域深处,风沙散去,几名丐帮长老望着前方不远处显现的数万兵马,以及最前方的旗帜,面色同时大变。

    “不好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小宛大军!”

    即便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知道小宛大军和西域的流寇不同,不会盯上他们这样的商队,但众人看着前方的一片肃杀景象,脸色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逐渐苍白……

    
友情链接:中国会计网  最强逆袭  中国玉米网  逆剑狂神  女性健康  广东高考网  明朝败家子  无敌超神奶爸  房贷计算器  铸天之景  春野小神医  绝世邪神  重生之财源滚滚  我闺女是天师  从全球高武开始  神道丹尊  电视指南  神道丹尊  汉乡  春野小神医  步步生莲  社保查询网  战神狂飙  玄界之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