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如意小郎君 > 历史军事 > 如意小郎君 > 第九百二十四章 联盟遭拒
    乌贪訾国城墙内外,此刻正在发生的事情,让人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乌贪訾国的全部战力,惊愕的站在城墙上,看着城墙之下的马贼鸡飞狗跳,惨呼哀嚎,十倍于乌贪訾兵力的马贼,根本顾不上攻城,就被数不尽的毒物围攻,哭爹喊娘,境遇凄惨。

    “魔鬼之地,这里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魔鬼之地!”

    “乌贪訾有魔鬼庇护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跑啊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道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谁喊出了第一声,然后便翻身上了马,向着远处奔逃而去,第一个人的逃跑,终于击溃了一众马贼的心理防线,纷纷丢下手中的兵器,开始四散溃逃,就连几位马贼首领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城墙之上,眼见刚刚来势汹汹的马贼,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逃跑,乌贪訾国百姓看着站在最前方的国主,目光崇敬而狂热,像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在看着神明。

    唐宁看向身后的八长老,说道:“让这些毒虫散去吧。”

    八长老叹息一声,搭弓射箭,一只点燃了的火箭射向那只羊尸,熊熊的大火即刻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不到一刻钟的功夫,那只羊尸就被烧成了焦炭,城墙之下,密密麻麻的毒虫大军,终于开始消散。

    老郑也叹了口气,望着已经逃得很远的马贼,将手中的杀猪刀又插回了腰间。

    没有想象中的惨烈大战,乌贪訾以零伤亡的代价,杀死了两百多名马贼,使得近两千名马贼溃散而逃,只有城墙之外的马贼尸体,证明了这里曾经发生了极为惨烈的事情。

    萨迪克带人将城墙之外的尸体堆在一起,一把火烧了个干净,大漠上空浓烟滚滚,相隔十里也能看到。

    不少隐藏在暗中的身影,看着乌贪訾的方向,面露震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狐胡国。

    狐胡国主得知这个让人惊愕的消息,猛地站起身,连膝盖磕到桌角也不在意,大惊道:“你说什么,两千名马贼,连乌贪訾的城门都没有进去,就被打的溃不成军,四散而逃?”

    下方之人的脸上依旧带着浓浓的震惊,却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坚定的开口道:“千真万确,属下亲眼所见,乌贪訾国只用了一刻钟的时间,就打败了那些马贼,他们焚烧了马贼的尸体,现在应该正在举行庆功大会呢……”

    狐胡国主脸上的表情又惊又疑,乌贪訾国以两百对两千,居然能不用伤亡,就让那些马贼留下几百具尸体之后四散而逃,他们到底强大到了什么样的地步?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【如意小郎君】,马贼这次在乌贪訾国没有讨到好处,怕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以后再也不敢有动乌贪訾的念头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他们的目标又会放在哪里?

    除了经过西域的商队,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们这些小国了。

    狐胡国主对自己国家的实力很清楚,他们可没有乌贪訾的实力,别说两千,一百名马贼,就能将狐胡国上下屠个干净。

    如此继续坐以待毙,狐胡的灭国之祸,就在眼前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车师尉都,车师后城,劫国等国,也都得到了消息,他们的反应和狐胡国也都差不多。

    乌贪訾国的实力大大出乎了他们的预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回事,马贼们在乌贪訾国碰壁,一定会将目标放在他们身上,稍有闪失,以后的西域,就没有车师和劫国这样的国家了。

    车师尉都国,车师尉都国主面色肃然的看着下方,说道:“速速派使臣前往乌贪訾……”

    车师后城,车师后城国主在房内踱着步子,忽而看向殿内的一人,说道:“宰相,你亲自去一趟乌贪訾国……”

    劫国,劫国国主走出皇宫,沉声道:“备马,我要亲自去乌贪訾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乌贪訾国劫后余生,而且经此一事之后,那些马贼应该不敢再来了,自然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要庆祝的。

    萨迪克让人烤了几十头羊,全国人围在一起吃全羊宴,说起来,与其说这次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乌贪訾国百姓的劫难,倒不如说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这些羊的劫难。

    宴会开到一半,便有侍卫快步走进来,告诉唐宁,狐胡,车师尉都,车师后城使者,以及劫国国主求见,商议结盟一事。

    他身边的乌贪訾国百姓闻言,脸上皆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浮现出不忿之色。

    前两日乌贪訾国遭逢大难,向他们寻求救兵之时,这些国家一个也没有搭理他们,如今他们得知乌贪訾国实力强横,立刻便起了结盟寻求庇护的心思,可谓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无耻至极。

    “他们的消息倒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灵通。”唐宁看了萨迪克一眼,说道:“让他们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狐胡,车师尉都等国知道乌贪訾刚刚换了国主,但也没有想到,他们新的国主居然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个汉人,而且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如此的年轻。

    “见过国主……”几人走进来,纷纷躬身行礼,就连劫国国主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包括劫国国主在内,几人说的竟然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汉话,汉语在西域,可谓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第二母语,单以懂得汉话的人数来说,说其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西域第一语言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这倒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为唐宁省了翻译,他请人为几人赐座之后,淡然问道:“几位来我乌贪訾国,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几人之中,以劫国国主身份最为尊贵,他站起身,笑道:“实不相瞒,我们这次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为结盟而来。”

    唐宁疑惑道:“结盟,结什么盟?”

    看到这位年轻的国主明知故问,一副装傻到底的样子,几人的心立刻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很显然,他还在计较他们之前不肯援助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,他们也要抱上乌贪訾这颗大树,要不然,几国亡国就在这几天了。

    劫国国主看着他,硬着头皮说道:“今西域大乱,马贼横行,大国之间互相吞并,我等这些小国,想要在西域生存,只有联合在一起,才能延续国祚,避免被大国吞并,被马贼灭国,希望国主认真考虑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笑了笑,问道:“既然如此,两天之前,我乌贪訾向你们借兵的时候,贵国缘何不借?”

    几人脸上皆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露出尴尬之色,唐宁摆了摆手,说道:“结盟的事情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算了吧,我乌贪訾不惧马贼,也不惧那些大国,要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们敢来,我们会让他们有来无回的。”

    劫国国主等人心中发苦,乌贪訾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怕,但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们怕啊,他们可没有乌贪訾的实力,随便几百个马贼,就能将他们全灭了,今日与乌贪訾的结盟与否,关乎他们的国家存亡。

    劫国国主道:“贵国可千万不能逞一时之勇,多联合一国,便能多一分实力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想了想,忽而点头道:“你说的有道理,西域诸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家,结盟也有结盟的好……”

    几人脸上露出喜色,连连道:“对对对,西域诸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家,大家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家人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脸色一沉,问道:“既然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家人,你们这次为何见死不救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几人面面相觑,被唐宁一句话噎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难道要他们说,如果乌贪訾国和马贼两败俱伤,他们就解除危机了,所以他们才拒绝增援,谁想到你们乌贪訾这么厉害,两千名马贼也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你们的对手,求求你们也保护保护我们吧……

    几人也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有身份有地位的人,说不出这么不要脸的话。

    “要联盟也可以。”唐宁顿了顿,看着众人,说道:“但我有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几人异口同声的开口:“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他们来之前,就做好了乌贪訾国狮子大开口的准备,钱财,女人,男人,只要不触及到各国的底线,他们都可能满足乌贪訾国。就当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交了一笔高昂的庇护费用了。

    唐宁看着他们,缓缓道:“交出兵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气氛有一瞬间的凝固,随后几人便断然开口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“这绝对不行!”

    兵权都握在各国国主的手里,将兵权交给乌贪訾,岂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说明他们臣服了乌贪訾国?

    这和被灭国又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“那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没得谈了。”唐宁看了他们一眼,站起身,说道:“巴哈尔,送客!”

    说罢,他便再也不看几人一眼,径直走向了后殿。

    几人也没想到这乌贪訾的国主居然如此的果断,记仇,而且小心眼。

    因为前两天他们拒绝援助的事情,他居然放弃了这个对所有人都有利的提议,宁愿让乌贪訾独立去面对大漠上即将掀起的风浪……

    巴哈尔走上前,看着他们,说道:“几位,请回吧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脊梁挺得很直,什么时候,他巴哈尔居然能站在这些西域国家的大臣,宰相和国主面前,以这种语气说话,以后就算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离开了大漠,他也有的吹嘘了。

    几人对视一眼,皆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叹了口气,缓缓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乌贪訾国国主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小气,但他们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万万帮助交出兵权的,看来此事要从长计议了。

    车师和劫国等人离开乌贪訾国之后,萨迪克站在唐宁身后,脸上露出快意之色,说道:“这些人,想看着我们和马贼两败俱伤,如今见我们强大,又主动的贴上来,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好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“和命相比,脸算什么?”唐宁摇了摇头,问道:“让你打听的事情,打听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萨迪克神色一正,说道:“回国主,萨热他之前在一股马贼中卧底,知道附近许多马贼的窝点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了唐宁一眼,问道:“国主,我们真的要对那些马贼动手吗?”

    唐宁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说道:“来而不往非礼也,怎么,就允许他们抢我们,不允许我们抢他们?”

    萨迪克脸上露出一丝杀意,说道:“那属下立刻召集兵马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唐宁挥了挥手,说道:“你只要把那些马贼的窝点在哪里告诉我就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经过乌贪訾国的事情之后,唐宁才深刻的意识到,大漠上的马贼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股庞大的势力。

    难怪小宛当年在积累了足够的资本之后,第一件事情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收编马贼,等到势力进一步扩大,才打上了其余国家的主意。

    乌贪訾的起步和小宛差不多,这种套路很值得学习,人要学会从历史中汲取经验,尤其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成功的经验。

    唐宁看向萨迪克,说道:“你去告诉那几位老人家,就说我找他们有事相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虎寨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大漠中的一个马贼山寨,加上三位当家的,寨中共有百来人,算的上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中等的马贼势力。

    一百多名马贼,可以轻易的屠灭像单桓和狐胡这样的小国,对付实力稍强的乌贪訾国,却还差上一些。

    黑虎寨的债主名叫刘黑虎,原先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陈国人,因为杀了人,被官府通缉,召集了一帮兄弟跑到西域当了马贼,十几年下来,也在大漠打出了自己的一片天。

    这一次联合屠灭乌贪訾的提议,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黑虎寨债主刘黑虎提议的。

    乌贪訾的人数再少,那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个小国,抢了他们,他们两三年都不用再开张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的是【如意小郎君】,他们连乌贪訾国的城墙都没摸到,就被那些毒虫给赶了回来,大当家的刘黑虎更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被毒蝎子蛰到,大半条命都丢了,只能躺在寨子里休养。

    黑虎寨,债主的房间之内,刘黑虎趴在床上,一名马贼看着他,问道:“当家的,这下怎么办,我们还要不要去乌贪訾了?”

    “去个屁!”提起乌贪訾,刘黑虎心中便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颤,又想起了那恐怖的景象,拿起了桌上的茶杯,直接扔向那哪壶不开提哪壶的马贼,大怒道:“以后别再老子面前提乌贪訾,那地方太他娘的邪门了,老子以后再也不去了!”

    那马贼躲过了茶杯,想到当时的场面,心中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颤,这一次,他们不仅连乌贪訾百姓的面都没见着,还折损了十几个兄弟,想到那些毒虫他就头皮发麻,发誓再也不去那个恐怖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想到了一件事情,那马贼心中一颤,忽然问道:“当家的,那些毒虫不会追来吧?”

    刘黑虎勃然大怒,指着他骂道:“他娘的,老子叫你别提这个了!”

    这时,那马贼惊恐的声音再次传来。

    “当,当家的,你看地上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刘黑虎目光望向地面,面色立刻就苍白下来。

    只见一只只蝎子,蜘蛛,蜈蚣,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爬出来,向着房间之内的某处汇聚。

    毒虫汇聚的尽头,一名白头发老妪坐在椅子上,正用一种看死人的眼神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,你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谁……”饶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刘黑虎手上有几十条人命,看到这似曾相识的诡异一幕,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忍不住头皮发麻,颤声问道。

    老妪看着他,问道:“你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刘黑虎?”

    刘黑虎心中一颤,随后便猛地摇头,连声道:“你找我们大当家的,我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,他在隔壁房间……”

    老妪看了他一眼,站起身,说道:“既然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,那你可以死了。”

    刘黑虎怔了怔,立刻从床上跳下来,大声道:“我是【如意小郎君】,我是【如意小郎君】,我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刘黑虎……”

    老妪道:“你刚才还说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。”

    刘黑虎立刻从怀里掏出一枚腰牌,递过去,说道:“我是【如意小郎君】,我是【如意小郎君】,我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刘黑虎,你看,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我的腰牌,这腰牌大当家的才有……”

    老妪接过腰牌看了看,目光再次望向他,问道:“你就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专抢汉人商队,从来不留活口的刘黑虎?”

    刘黑虎看着那老妪,心中涌起一种不妙的预感,还未开口,房间之内那马贼便拔出了刀,大声道:“老东西,你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怎么进来的,找我们大当家的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大当家的……,看来你真的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刘黑虎了。”老妪看着刘黑虎,说道:“既然如此,你可以去死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之后,伸出枯瘦的手掌,轻易的便扭断了这位手上染血无数的凶悍马贼的脖子。

    她松开手,刘黑虎的尸体软绵绵的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看向房间里面的那名马贼,问道:“其他几位当家的在哪里?”

    那马贼将手里的刀扔在地上,一边向外面走,一边说道:“老人家,我带您去,这里我熟……”

    
友情链接:开天录  最强狂兵  大魏宫廷  笔下文学  大魏宫廷  美食供应商  大学生必备网  南方财富网  步步生莲  民国谍影  都市之归去修仙  武道孤圣  极品最强大少  大争之世  全职法师  超级无上神帝  五行天  都市之神级宗师  全职武神  全民领主  中华康网  理财知识  扶蜀  论文大全网  全球灵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