吱!

    车轮与地面摩擦,发出刺耳的尖叫声,黑色的奥迪车冲过防护栏,在空中翻滚了几圈之后,重重的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小妤,宁宁……”

    鲜血从额头不断涌出,模糊了视线,全身的骨头犹如散架,唐鼎解开安全带,费力的向车外爬去。

    强烈的眩晕一阵阵的袭来,他残留的最后意识,便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从远处传来的脚步声,以及行人焦急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喂,120吗,这里发生了车祸……”

    “华清路立交,伤者两大一小,大人已经晕过去了,孩子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京医院,急诊手术室。

    “CPR!”

    “所有人离手!”

    “加除颤仪!”

    “再来一次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手术室中,医生护士忙的满头大汗,然而床头的心电监控仪在一阵波动之后,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变成了一条直线,发出“滴”的一声长音。

    主刀医生抬头看了看电子显示屏,摇头说道:“病人抢救无效死亡,死亡时间,2018年9月21日22:48。”

    医生和护士推开手术室的门走出去,另一座手术室的门同时打开,两名主刀医生对视一眼,皆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西京快报21日讯,9月21日晚十点左右,华清路立交发生了一起车祸,车主夫妻二人皆抢救无效死亡,西京快报在此提醒大家,开车需谨慎,珍爱生命,切勿酒驾和疲劳驾驶……”

    第二日,西京市部分市民在看早间新闻的时候,看到了这一则消息,却也只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在心里感叹一句,又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个家庭的破碎,便继续自己的生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国,京师。

    正月初的天气还有些冷冽,几名青衫仕子站在船头,一人裹了裹身上的衣衫,不由叹道:“京师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天下仕子的神往之地,又哪里比得上江南的四季如春,这次科举要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中了,我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希望能回江南任职……”

    另一人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要回你回去,我可不想内衬整天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湿漉漉的,每天和拳头大的蜚蠊打交道,京师冷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冷了点,但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温书也能提神……”

    他从怀里取出一本书,坐在船头看了起来,距离省试只有一个月,温书的时间对他们来说,已经非常紧迫了。

    虽说他们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江南仕子中的翘楚,近乎不存在科举落榜的可能,但有谁不希望百尺竿头更进一步,够一够最前面的那三个位置。

    那名感叹京师气候寒冷的年轻人,无奈的下了船头,来到船舱中,正要继续温书,目光瞥见坐在角落里的一道身影,有些担忧道:“唐鼎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那身影沉默了许久,才沙哑着嗓子说道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看了看他,见他没有什么大事的样子,便自顾自的看书了。

    虽然几人都来自江南,但唐鼎向来沉默寡言,不喜欢与人交谈,前两日不慎跌下楼来,昏迷了整整两天,连大夫都说他再也醒不过来了,可今日却忽然醒转,身体似乎没有什么异常,整个人却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了。

    几名好友见状,担心他闷出病来,生拉硬拽的带他出来游湖,他倒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跟着他们,但从早上到现在,也只说了一句“没事”。

    船外船内,都传来朗朗的读书声,并未有人注意到,游船的角落里,一道身影面露迷茫,不住的低声喃喃道:“小妤,宁儿,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船外风声呜咽,像这样的小船并不少,再严寒的天气,也阻挡不住学子们的热情,相反,他们反倒将这湖上的寒冷,当成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了提神的助力。

    朗朗的读书声之间,间或夹杂着学子们的闲谈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今年的策论会考什么,陛下刚刚登基,据说很看重策论一科。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没有人能摸透那些考官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“倒也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无迹可寻,今年发生的大事屈指可数,只要将那几件大事能够引申出来的考题都列出来背熟了,总能撞上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,据说梁国刚刚发生了叛乱,叛军已经攻占皇城,黔地与江南接壤,朝廷一定不会不防,你们说考官们会不会在这上面出题?”

    “听说今年的主考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张大学士啊,他出的题向来不简单,这一届的学子要小心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倒霉,我们怎么会遇到张大学士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足吧,不管考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谁,至少同考中没有出现什么厉害人物,方家那少年天才你们知道吗,以他的年纪,三年后就能参加科举,谁要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和他同一年科考,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方家那方哲,连国子监博士都承认学识不如他的天才?”

    “除了他,还能有谁?”

    “万幸,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和我们一同科考,那可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所有考生的灾难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学子们读书累了,便开始闲聊些八卦逸闻,某一刻,众人耳边忽然传来“噗通”的落水声,随后便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有人大声呼喊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有人落水了!”

    “救命,救命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湖心一处船上传来的大声呼救声音,立刻便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,众人目光望过去,只见湖心某处有一层层的涟漪扩散开来,却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人命关天,江南学子少有不会水的,游船之上,当即便跳下去几道身影,不顾湖水的冰寒刺骨,向湖心处游去,不多时,就将一名溺水者拖到了岸上。

    几名救人的江南学子在寒风中冻的瑟瑟发抖,躺在地上的年轻人却已经面无血色,双眼紧闭,连呼吸和脉搏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不时的有游船靠岸,从船上下来的人们,看着那溺水而亡的年轻人,皆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住的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看他的样子,应该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考生无疑,他本该有着似锦的前程,却将性命葬送在了这冰冷的湖水里。

    众人都哀叹之时,一道身影拨开人群挤进来,跪在那溺水之人的身前,一边叠起双手,按压那人的胸腹之处,一边捏着他的下巴,向他的嘴里吹气。

    围观众人见此,顿时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“他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救人吗?”

    “有这样救人的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救人,光天化日,竟然做出如此伤风败俗之事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面对众人的议论,那年轻人面色不变,周而复始,平静的继续他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按压,某一刻,躺在地上的溺水学子,身体忽然一颤,从口中呕出大口的清水,虽然看起来有些狼狈,但却比刚才一动不动的样子好多了。

    “居然真的救活了?”

    “不可思议,简直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可思议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哪,我今天竟然见识到了起死回生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的议论比刚才更加热烈,然而当他们想要问问那位救人的年轻人时,才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。

    京师主街,街边的面摊上。

    整整一日没有吃饭,早已饥肠辘辘的年轻人坐在长凳上,说道:“老板,一碗面。”

    面摊老板很快就端来了热气腾腾的一碗素面,唐鼎吃了两口,一人从街上走过来,走到他的身旁,躬身行了一礼,说道:“刚才多谢兄台搭救。”

    唐鼎抬头看了看,见刚才落水那人虽然脸色还有些苍白,但显然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,便不再理会他,继续低头吃饭。

    那年轻人有些尴尬的站在一边,用不太标准的汉话说道:“我叫阿瓦罕,来自西域,不知兄台尊姓大名?”

    唐鼎只顾低头吃饭,像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身旁之人不存在一样。

    阿瓦罕表情更加尴尬,却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露出和善的笑容,说道:“兄台救了我一命,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,尽管开口……”

    唐鼎道:“现在就有。”

    阿瓦罕脸上露出喜色,问道:“不知兄台要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离我远点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鼎吃完了面,站起身,看着那摊主,说道:“结账。”

    摊主笑呵呵的看着他,说道:“五文钱,谢谢公子。”

    唐鼎下意识的摸向衣襟下摆,没有摸到熟悉的口袋,他又在腰间和袖口摸了摸,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摊主虽然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笑呵呵的看着他,但目光已经带着些许警惕了,身体也向外移动了一些,隐隐的拦住了唐鼎的去路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从旁走过来,在桌上放下几枚铜钱,说道:“兄台的这碗面,我请了。”

    摊主收下了铜钱,又变的喜笑颜开,阿瓦罕看着唐鼎,笑道:“一碗面而已,还请兄台不要拒绝。”

    唐鼎看了他一眼,重新在凳子上坐下,看着那摊主,说道:“再来一碗。”

    阿瓦罕笑着坐在了他的身边,看向摊主道:“两碗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来自西域小宛,兄台来自哪里?”

    “兄台来京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来参加今年的科举吗?”

    “兄台住在哪里,不知可否相告,明日我好带上谢礼,登门拜谢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面摊之上,阿瓦罕滔滔不绝的说着,唐鼎始终一言不发,阿瓦罕正要转移话题,却见唐鼎手中的筷子掉在了地上,目光怔怔的望着某个方向。

    他沿着唐鼎的视线望过去,看到前方不远处,几位年轻女子从胭脂铺中走出来,正在说笑着什么。

    下一刻,唐鼎便猛地站起身,近乎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狂奔过去,抱住了其中一名清丽女子,颤声道:“小妤,你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忽然被人抱住,清丽女子吓了一跳,猛地推开他,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,羞恼道:“登徒子!”

    被非礼之后的清丽女子,和女伴匆匆的跑开,徒留唐鼎一个人站在原地,望着她们离开的方向,仿佛失了灵魂。

    阿瓦罕看着他,佩服道:“高,实在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高,唐兄此举虽然有些不齿,但也很划算,京师喜欢唐小姐的人不少,你绝对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第一个抱得美人的……”

    唐鼎的视线从远处收回来,问道:“她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什么人?”

    阿瓦罕瞥了他一眼,说道:“看不出来,唐兄居然隐藏的这么深,不过你以为我会信你不认识唐家二小姐?”

    “唐家二小姐……”唐鼎点了点头,说道:“说说她的事情吧……”

    阿瓦罕晃了晃脑袋,说道:“说起这唐家二小姐,就不得不说起唐家,而唐家,可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当初支持陛下,有着从龙之功的大家族……”

    唐鼎脸上浮现出一丝悲痛之色,喃喃道:“她不认识我,她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小妤……”

    阿瓦罕看着他,诧异道:“到底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怎么回事,你真的认错人了,唐兄,唐兄,哎唐兄你别走啊……”

    唐府。

    今日险些被一个登徒子轻薄,唐妤也没有了游玩的兴致,与同行的姐妹告了声罪,便一个人提早回家了。

    想起那位登徒子,她的心中虽然有些愤怒,但也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刚刚匆匆逃离的时候,她莫名的回头看了一眼,却见那登徒子茫然的站在原地,脸上没有淫邪之色,有的只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种让人望之心惊的悲痛------那种仿佛失去了一切的悲痛,让她的心猛地一紧,到现在还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她就哑然失笑,暗道自己怎么会关心一个轻薄她的登徒子,转眼间就将此事抛到了脑后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唐府之内,一名中年男子走进书房,对站在窗前的一人说道:“这些日子,太子和肃王的余党又活跃了起来,张家的张恒,今日一早被他们暗杀了。”

    唐淮转过身,目光望向唐琦,说道:“看来,陛下虽然上位了,但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根基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稳,还不能震服那一群乱党……”

    唐琦看着他,说道:“我们已经打探到了他们的藏匿之地,何不将他们一举剿灭,在陛下那里,岂不又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大功一件?”

    唐淮冷冷的一笑,问道:“这样做,我们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唐琦目光微眯,说道:“大哥的意思是【如意小郎君】?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帮陛下剿灭那些乱党,但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有一个条件。”唐淮摩挲着右手食指和拇指,说道:“我要惠妃做后宫之主……”

    唐琦眉头皱起,说道:“可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萧皇后还在……”

    唐淮压低声音,说道:“这就要看陛下的诚意了……”

    唐琦道:“那我们现在?”

    唐淮低声道:“先按兵不动,加强身边的护卫力量,若无必要,不要踏出唐府半步,我倒要看看,那群乱党有没有本事攻进唐家……”

    京师,某处客栈,几名江南学子看着唐鼎,惊诧道:“唐兄,你不考了?”

    唐鼎并未言语,只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唐兄,你可要三思啊!”

    “我们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你的学识,必定能够高中的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闻言,纷纷相劝,他们从江南来到京师,一路披荆斩棘,不知道击败了多少对手,才走到今天这一步,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白白放弃,岂不可惜?

    然而唐鼎似乎打定了主意,众人轮番劝说之后,也只能无奈放弃。

    诸位江南学子退出房间之后,唐鼎一个人坐在房中,目中闪过一丝丝追忆,阿瓦罕从外面走进来,惊讶的看着他,问道:“唐兄,你不参加科考了?”

    唐鼎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没什么事情的话,不要来烦我。”

    阿瓦罕笑了笑,说道:“我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来问问唐兄,过几天的游园会去不去,据说到时候各地的才子都会参加……”

    唐鼎淡漠道:“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阿瓦罕道:“如果唐家二小姐也去呢?”

    唐鼎看着他,问道:“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每年早春时节的游园会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京师多年不变的节目,而每逢科举之年,各地才子齐聚,京中的千金小姐,也大都会放下身段,来这里露露面,万一有相中的青年才俊,或许也能传出一段佳话。

    早些时候,京中的才子俊彦就已经到了,至于那些千金小姐,则要顾及一下身段,会稍稍晚到片刻。

    园中的某处角落,阿瓦罕看着唐鼎,认真说道:“唐兄,你别怪我多嘴,你只要参加科举,榜上高中,和唐家二小姐也才只有那么一丝丝的可能,如果你连科举都放弃,真的连那一丝可能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唐鼎沉默不言,向来话多的阿瓦罕叹了口气,也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某一刻,本就喧闹的园中,再次起了一些骚动。

    众人的视线不受的控制望向入园的方向,就在刚才,前面传来消息,唐家二小姐到了。

    唐家在京师如日中天,当年在陛下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秦王之时,唐家没有帮助权力最大的太子,也没有帮助肃王等人,而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选择了陛下,一步一步的扶持陛下上位,拥有着从龙之功的唐家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这京师绝对的霸主。

    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有人能俘获唐家二小姐的芳心,即便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科举失利,也能有一个连状元都羡慕的光明前程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傍上唐家,绝对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仕途之上的无上捷径。

    然而唐家乃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豪门巨族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可能看上在场这些人的,能和唐家结亲的,也必定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豪阀,场中众人对此,也只能想想而已。

    几名女子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缓缓走来,其中一人看了看唐妤,疑惑问道:“小妤你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说今日不能出来吗,怎么又忽然过来了?”

    唐妤摇了摇头,说道:“大哥不让我出门,可整日待在家里,没病也要待出病来,正好趁着这个机会,出来透透气……”

    那女子笑了笑,指了指一处亭子,说道:“我们去那里吧,那里安静些……”

    虽说几人找了一处安静的亭子,但也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有些自诩为才子的,不时的上前打招呼,试图获得美人青睐,却无一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铩羽而归。

    不远处,阿瓦罕看了看那处凉亭,回头道:“唐兄,你要动手可得抓紧了,你的对手可不少啊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唐鼎站起身,向那处凉亭走去,他又慌忙补充一句,说道:“这次可不要再冲动了,大庭广众的,注意影响……”

    唐妤坐在亭中,脸上的表情有些苦闷。

    今日出门,本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想透透气的,然而没想到那些才子一波又一波的上前问候,让她有些疲于应对。

    “见过唐姑娘。”又有一名年轻人走出来,微笑着对她行了一礼,唐妤微笑回礼,却又有着明显的疏离。

    只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这位年轻人,却并不像其他人那样,见她没有交谈的意思,便告辞离去,而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微笑的看着她,说道:“有人让我向唐姑娘讨要一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唐妤微微一愣,疑惑道: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年轻人上前一步,一边伸手向袖中摸去,一边说道:“要你的命……”

    当唐妤看清他手中握着的匕首时,显然已经晚了,身边的女伴惊叫一声之后,飞快的逃离,唐妤眼睁睁的看着那匕首向她的胸口刺过来,俏脸一片灰白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她的身前就出现了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那匕首终究没有刺进她的胸口,而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被那人一把抓住。

    鲜血如同细小的溪流,从他的指缝不断留下来,那人一脚将行凶之人踢下凉亭,转头看着她,关切问道: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登徒……”唐妤下意识的说了一句,然后又立刻改口,看着他的手,惊慌道:“你,你的手……”

    阿瓦罕从地上捡了一块青砖,将从地上爬起来的年轻人拍倒在地,飞快的冲上凉亭,拽着唐鼎的胳膊,大声道:“你不要命了,快去看大夫!”

    唐妤看着那人被拽着离开,正想再问些什么,园内的护卫已经匆匆过来,几名女子也团团围在了她的身边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府。

    唐妤坐在小小的院子里,抬头只能看到院落之上的方正天空。

    官府已经查到了那天刺杀她之人的底细,对方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前太子余党的死士,前太子和肃王已死,但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们的势力还没有彻底消亡,他们视陛下和新朝为死敌,唐家自然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们的敌人。

    她不关心那名刺客的结局,她关心的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那天救了她的登徒子。

    这几天里,她的脑海中总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由的会浮现出当那刺客的匕首刺来,他挡在她的前面,用手掌握住锋利的匕首,还回头关切的问她有没有事情的情形……

    那时候,她才意识到,他上一次应该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有意要轻薄她,却被她甩了一巴掌,她本想找到他,一来为了感谢他的救命之恩,二来为了道歉,可那日的刺杀案件发生之后,她就被禁足在了家里,不能踏出去半步。

    她有些无聊的坐在院子里,某一刻,听到墙外有动静,目光望过去时,才发现一颗脑袋从墙外探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,怎么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你……”

    她正要呼喊护卫,却在最后一刻看清了那人,不由的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她走到院墙之下,抬头问道:“你的伤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唐鼎挥了挥缠着纱布的手,摇头道:“小伤,不碍事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救了我。”唐妤声音里充满了感激,随后又道:“你快些走吧,要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被护卫发现了,你会被当成刺客抓起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唐鼎回头看了看,说道:“我的人在前面放风。”

    阿瓦罕蹲在墙角,回头看了一眼趴在墙头的唐鼎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唐妤站在墙下,疑惑的问道:“你为什么要救我?”

    唐鼎笑了笑,说道:“总不能看着他伤你。”

    唐妤正要再问,墙外忽然传来了两声狗叫,唐鼎回头看了看,说道:“有人来了,我要走了,明天再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跳下墙头,唐妤正想让他明天明天不要来了,话到嘴边,却变成了“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唐鼎。”墙外传来了一道回应,随后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渐行渐远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唐妤重新走回亭子,只觉得似乎没有那么无聊了,心中开始隐隐的期盼起明天来。

    后来,名叫唐鼎的登徒子果然日日都来。

    唐妤不再觉得无聊,因为每天都有人趴在墙头,和她讲京师之外的故事,唐鼎果然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江南才子,学识渊博,他说出来的那些事情,她简直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当然,从未走出过京师的她,对于他口中四季如春,风景宜人的江南,也产生了几分神往。

    唐鼎趴在墙头,看着她,说道:“有机会我带你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唐妤心中轻笑,唐家怎么可能允许她和一个穷酸才子去江南那么远的地方,虽然知道这不可能,但鬼使神差的,她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回了一句,“好啊,你说话算话……”

    抬起头时,围墙上已经没有了人影,她知道他应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已经走了,对着墙外喊道:“明天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我的生辰,你能早点过来吗?”

    墙外没有人回应,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唐妤走回房间,坐在床头,眉眼间不由的漾起了笑意。

    第二日,唐妤站在院子里,看着唐鼎用绳子将一个小箱子从墙头放下来,疑惑道:“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什么?”

    唐鼎道:“你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唐妤打开箱子,看到箱中放着一堆镯子,她出身高门大户,一眼就看出来,箱子中的每一只玉镯都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凡品,她也只在姐姐的手上见到过,那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西域某国进宫的宝物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陛下赐给她的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着唐鼎,疑惑又震惊的问道:“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镯子?”

    唐鼎道:“朋友送的。”

    墙角放风的一人闻言,嘴角抽了抽。

    唐妤哭笑不得,说道:“我一个人也戴不了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唐鼎道:“你以前的生辰我都不在,这次就当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补上之前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,谁让你补了……”这句话中透着难明的暧昧,唐妤脸色一红,跺了跺脚,向房间跑去,跑到一半又折返回来,抱起了那只箱子,转过头继续跑……

    见院子对面的房门禁闭,唐鼎从墙上跳下来,目光看向阿瓦罕,阿瓦罕连连摇头,说道:“那些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给皇帝的贡品,都被你拿去了,我那里一个也不剩了……”

    唐鼎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道:“谢了……”

    阿瓦罕呵呵一笑,说道:“你要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真的想谢我,就帮我写几首诗吧,雪儿非要我给她写诗,我汉话都说不好,哪里会写诗……”

    唐鼎点了点头,问道:“要几首?”

    阿瓦罕道:“一只镯子一首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府,闺房之内,唐妤手里把玩着一只镯子,有些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从外面走进来,她立刻收起镯子,起身说道:“大哥。”

    唐淮点了点头,说道:“今天家里收了很多礼物,你要不要出去看看?”

    唐妤道:“我晚些时候出去。”

    唐淮想了想,说道:“蔡相家的公子也到了,你出去见见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见。”唐妤摇了摇头,说道:“蔡齐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什么好人,大哥让我见他干什么?”

    唐淮沉默了片刻,说道:“蔡相昨日让人上门提亲,我已经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唐妤身体一震,猛地抬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唐淮移开视线,说道:“你也知道,唐家和蔡家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当今朝堂上最强大的两个家族,如今陛下刚刚登基,太子和肃王的余党未清,只有唐家和蔡家联手,才能帮助陛下彻底稳固朝局,这也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陛下希望看到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顾唐妤越发苍白的脸色,说道:“这件事情已经定下来了,你准备准备吧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他便没有再看唐妤一眼,缓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府的墙头上再次出现人影的时候,院中的石桌旁,一道身影已经等待许久了。

    唐鼎看着脸色苍白的唐妤,关切问道:“怎么了,身体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唐妤转过头,目光怔怔的望着他,说道:“你带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音刚刚落下,对面便传来了没有任何犹豫的声音。

    唐妤表情一愣,反倒破涕为笑,问道:“我都没说发生了什么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唐鼎笑了笑,说道:“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,只要你想,我都愿意。”

    唐妤白了他一眼,问道:“你科举不考了吗?”

    唐鼎摇了摇头,说道:“科举哪有你重要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家和蔡家即将联姻,这件事情很快就在京师掀起了滔天巨浪。

    唐家和蔡家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朝堂当之无愧的巨擘,两家的裙带之多,党羽之强,可以轻易的左右半个朝堂。

    按理说,作为天子,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两个家族联姻的,但当今朝堂的形势不同,刚刚登基的陛下,根本无法掌控整个朝堂,他需要借助唐家和蔡家的力量,打压朝堂之上的某些残余势力,因此,就连陛下也很赞同这门婚事。

    “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强强联合,唐家和蔡相结亲,朝堂上还有谁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他们的对手?”

    “很明显,陛下终于要对太子和肃王的残部下手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了蔡相的相助,那些人的死期要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京中众人对此议论纷纷时,湖心的某处小船上,手持书卷的年轻仕子冷哼一声,说道:“什么蔡相,不过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一个彻头彻尾的奸臣而已,早晚有一天,我韩明要诛灭此獠,还京师一个朗朗恰救缫庑±删苦天!”

    唐家和蔡家消息传的沸沸扬扬,唐家之内,唐淮和唐琦兄弟却是【如意小郎君】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唐琦面色阴沉,怒道:“小姐到底去哪里了!”

    几名丫鬟下人跪在地上,颤声道:“不,不知道,昨天晚上小姐说要早些休息,便关了院门……”

    唐淮面色肃然,冷冷道:“找,就算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把整个陈国都翻一遍,也要把她给我找回来!”

    皇宫。

    刚刚继位的年轻帝王舒了口气,说道:“唐家若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能和蔡家联手,朕的把握就大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青年宦官站在他的身后,面带微笑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陈皇又摇了摇头,说道:“可惜啊,唐妤居然和人私奔了,唐家和蔡家不能结亲,想要肃清那些乱党,便要难了许多,魏间,你说朕要不要帮他们一把?”

    那宦官回过神,诧异道:“啊,帮什么?”

    “狗奴才,人还没老,耳朵倒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不好使了。”陈皇笑骂了他一句,说道:“传令下去,让各州府的密谍注意,一旦发现唐妤的行踪,立刻传信给唐家……”

    唐家和蔡家的联姻,终究因为唐家二小姐的逃婚,成了京师最大的笑话。

    唐家二小姐逃了一年,唐家找了一年,唐家和蔡家也因为此事反目成仇,这一年间摩擦不断,倒是【如意小郎君】陛下,在这一年里,用重压手段,彻底肃清了朝堂上前太子和肃王的党羽,对于整个朝堂,拥有了绝对的把控。

    唐府。

    唐琦手中拿着一封密信,走进书房,看着唐淮,说道:“找到他们了,一年时间,他们居然藏在小宛使臣中,一路逃到了灵州,怕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再晚几个月,就被他们逃到西域了!”

    唐淮接过密信,看了看之后,将之揉成团,看向身后的一名老者,说道:“把她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灵州,郊外。

    大雪漫天,雪地之上,正在发生着一场鏖战。

    唐妤怀里抱着一名婴儿,被一名老者握住了手腕,她看着前方的几道身影,声嘶力竭的喊道:“走,走啊!”

    雪地之上,几名小宛护卫正在和十余名灰衣人殊死搏斗,逐渐的落入下风。

    阿瓦罕挥刀逼退了一人,嘴角溢出鲜血,回头看着唐鼎,笑道:“唐兄,抱歉,西域的美景,要你自己去看了。”

    唐鼎死死的盯着他,咬牙道:“别做傻事!”

    “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我欠你的那条命,现在,我要去陪我的雪儿了……”阿瓦罕脸上露出笑容,从怀里掏出一枚方正的印鉴,随手扔向了唐鼎,大声道:“唐兄,小宛交给你了,别让我失望!”

    说罢,他便握紧了手中的长刀,看向最后的几名护卫,厉声道:“保护国主撤退!”

    一名护卫用刀柄敲在唐鼎的后颈,将他扔在了马上,干脆利落的翻身上马,两名灰衣人想要追过去,却被一人逼了回来。

    阿瓦罕看着他们,嘶声道:“杂碎们,冲我来!”

    一刻钟之后。

    洁白的雪地被鲜血染红,一名灰衣人看着为首的老者,问道:“管家,要追吗?”

    老者看了唐妤一眼,摇头道:“小姐已经找到,不用追了。”

    他缓步走向唐妤,说道:“小姐,老爷应该不会希望,你带着一个孩子回去。”

    唐妤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婴儿,说道:“不要伤害我的孩子,不要伤害我的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一记手刀砍在她的颈间,接过他怀里的婴儿,递给身边一名灰衣青年,说道:“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那青年接过婴儿,翻身上马,向远处的山坳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一人怀里抱着一个女婴,走到老者身旁,说道:“管家,还有一个孩子,要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看着那女婴,摇头道:“算了吧,她不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小姐的孩子,时间对不上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将女婴放回马车,目光望向远处的山坳,疑惑道:“他去那么远干什么?”

    老者看了看一地的尸体,翻身上马,说道:“此地不宜久留,去城里等……”

    一行人离去之后,鹅毛大雪很快便掩盖住了尸体,山脚下的一处农田边,青年抱着婴儿,翻身下马,他低头看了看,见婴儿的脸色已经冻的有些发紫,急忙将襁褓向上拉了拉。

    “三爷让我跟来,果然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对的……”青年长叹一声,望着不远处的村落,将婴儿轻轻的放在田垄上,随后便翻身上马,策马奔向了下方的田地,在被积雪覆盖的田地上来回践踏。

    不多时,便有一道身影从村子中冲出来,气恼的大骂道:“狗日的,不要糟蹋俺家的庄稼!”

    青年大笑两声,策马离开,那汉子双手叉腰,站在田埂上破口大骂,骂着骂着,耳边似乎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听到了什么声音,表情疑惑的向前数十步,目光望向田垄上的雪地时,脸色一变,不由的惊道:“这,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谁家的崽儿……”

    【ps:唐父番外的呼声最高,所以我就先写了这一篇,交代了唐宁父母的相遇,唐宁的身世,唐水的身世等等,唐父在西域的作为,正文中虽然没有详细写,但也有所提及,我就不再继续写下去了,毕竟这篇番外写到这里已经一万字,再写就太长了,也没有必要。

    番外单章的留言我看了下,唐父之后,魏间的呼声最高,我会在稍晚些时候安排,下一篇我想写苏如和唐宁的童年,以及幼年时候的钟意和唐夭夭等,篇幅不会很长,但我觉得有写的必要。写小书生和小郎君的时候,我采取的都是【如意小郎君】开局送老婆的设定,但可能因为没有结婚,我并不擅长写妻子的角色,导致无论是【如意小郎君】上一本的如仪,还是【如意小郎君】这一本的钟意和苏如,存在感和其他女主相比,都少的可怜,这是【如意小郎君】我不得不承认的事实,有读者无数次的提过,我也都看到了,但这个属于能力问题,我只有在以后的作品里,抛弃这个设定,一个作者不可能擅长所有方面,我能做的只有扬长避短,而且同样的套路我也不想重复第三次……

    最后一点,番外比想象的更难写,有时候一个角色的故事,不能撑起一个番外,所以后面我可能会采取合并的方式,在一个时间线里写完好几个角色,这样一来,可以减少番外的篇数,写起来也更容易,毕竟新书也需要大量时间准备。

    时间很晚了,就不多说什么了,还有什么想法想要和读者交流的,等到下一篇番外再说。】

    
友情链接:全民领主  寸芒  就爱读小说  锦衣夜行  吞噬星空  棉花糖小说网  笔下文学  电脑爱好者之家  重生修仙我为王  最强特种兵王  修真聊天群  努努书坊  好名字  神道丹尊  飞剑问道  无敌超神奶爸  作文大全  就爱读小说  大明元辅  寒门崛起  励志故事  天天美食  修真聊天群  经典语录  最强逆袭